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实践报告 >> 正文

来自黑山寨的声音

时间:2007/1/25栏目:实践报告

今天是2002年8月29日,为期十五天的黑山寨社会实践活动已近尾声。望着农家大院后葱郁的青山,听着由远及近的驴车声,还有朝夕相处半月的同学们,觉得十分亲切美好。
我们住在北京市昌平区黑山寨望宝川村,村庄依山而建,空气清新,风景优美,绵延于此的系燕山山脉。黑山寨名称缘由很有意思:过去这里有一个小山关,大家约定俗成地称其为“黑山”,后来在黑山下聚居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山寨。而文革期间,由于“黑”一字让某些人觉得“不好听”,于是黑山寨被迫更名为“红山寨”。但这多年来亲切的名称又岂是可以轻易被修改的?文革后,大家又亲切而自豪地称其为“黑山寨”。黑山寨有着自己的历史,镇上年纪稍大的人都记得抗战期间,这里是重要的作战地,田中角荣就曾居住于此。而文革期间,黑山寨的武斗在北京很有影响,在武斗中死了许多将军及将军的后代。这段苦难的历史真的是不堪回想。现今的黑山寨已于1997年建镇。黑山寨镇包括八个自然村,占地43平方公里,五六千口人,人口以汉族为主,有少数的满族,沿有特殊的民俗。镇上除黑山寨中学和供电站两家单位是国营性质单位外,其余都是集体性质或私营性质单位,而粮店也由原先的国营性质转变为今日的个体经济性质。黑山寨的手工业、工业、物业和商业都比较萧条,这里最主要的自然经济来源是林业,板栗树是这里最重要的经济林。这里的板栗生长季长,甜份好。每年九月至十月是板栗成熟期,村民们都忙于收栗子。而黑山寨的板栗主要是针对外贸出口,尤其是出口日本,板栗的收购价格浮动较大,基本是随价值规律的供求关系而改变。目前板栗的平均收购价是人民币7~8元/斤,最高甚至达到10元/斤(1994年)。但也有人为压价的,一位长期种植栗子树的村民说,2001年全寨板栗的收购价是人民币4~5元/斤。据称黑山寨的板栗在日本市场的平均售价折合人民币24元/斤。黑山寨矿产资源丰富,盛产金矿,大理石,麦饭石,灰岩等。“沙岭”矿泉水便是储于黑山寨西南边界地区,地下深300多米硅矿条带灰岩白云岩。山里的矿泉水是由于麦饭石的离子交换作用,吸附水中污染所致的对人体有害成份和多种细菌群,把水变成了洁净的活性矿泉水。此外黑山寨镇也有不少劳动力在城里打工。黑山寨中学的王校长对我们说,有一些在城里打工的人平均月收入6000~7000元,这对于淳朴的村民们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社会实践期间,我们参观了镇上唯一的一所中学——黑山寨中学。黑山寨中学建于1958年,位于黑山寨西部,占地一万一千多平方米,是昌平三十八个中学中最偏远的,也是三个纯山区学校中的一个。起初大家只是在一间庙里上课,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今天的黑山寨中学已经过了市级化的验收,目前学校有教师46人,31人是本科或本科以上学历。教师收入比较稳定,平均1500元/月,学校从不拖欠教师工资。但由于黑山寨中学没有校办工厂,而且赞助太少,办公行政经费比较紧张。黑山寨中学的王校长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经历:王校长生于1954年,1973年高中毕业后留校任教。但随着教学工作的深入,王校长的学历也渐显不足。后来王校长去北京城里半脱产学习,大专两年,本科三年,研究生三年,现在王校长是全镇学历最高的一人。但由于校长年轻时代英语教学的限制,王校长的英语一直不过关,因此始终未评上高级职称。王校长自豪地说:“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学生。”黑山寨中学的基础设施较好,有语音室、微机房、画室、音乐教室等。微机房里一律配置了486电脑,已足够完成基本教学任务。黑山寨中学比较爱护学生,学生犯了错误后,学校会给其处分,毕业前尽力为其销掉处分,尽可能不开除学生,这样让尽可能多的人接受中学教育。一位名叫刘酷雪的学生在学期间患了红斑狼疮,学校为其捐钱,保证了酷雪的学业,现在她已基本康复。看的出来,镇上确有许多为教育事业奉献的人,但村民的整体文化素质依然比城市要差不少。目前镇上的教育状况是,严格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任务,初中毕业后基本保证升入高中、中专或技校,确保“初中不落地”。
社会实践还有一项重要的内容,那便是“入户调查”。我们就近在望宝川村进行了入户调查。望宝川村位于昌平北部,长陵镇北五公里处。村域面积十八平方公里,全村270户,889口人。村口与昌九路相连,山地广阔,植被茂盛,林果以板栗为主。村域范围内有水量10万立方米的水库一座,一年四季空气质量高达一级,人均寿命86.8岁。我走访了两户人家。第一家姓关,关爷爷已经去世,只有关奶奶一人在家。关奶奶生于1938年,现在已64岁,关奶奶有三个儿子,都在北京城里打工挣钱。有一个孙女在青年政治学院上大学,有一个小孙子在四环上小学。关奶奶额上皱纹很深,一双苍老的大手更是写满了生活的经历。她一边洗菜一边和我们说话。我问起了她的“红喜事”。关奶奶二十岁结婚,结婚前她并不认识关爷爷,家长和媒人为她操办了一切。她觉得这样的婚事也没啥不好,两个人快乐地过了大半辈子。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不再让父母太多过问谈恋爱和婚事,但这种方式在关奶奶看来也未必好。可见关奶奶对婚姻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相信她的这种想法一定很具代表性吧!此外关奶奶和我们说起了选村长的经历。选村长的时候,村里符合条件的人都领取了一张名单表,上面列有几位候选人的名单,同意划“○”不同意划“×”,也可以弃权。但当我问关奶奶选村长的依据时,她说“对于村民是谁无所谓,具体选谁相差不远”。从中看出,村里的选举制度比较民主,但村民的政治素质不够高,不能够充分行使公民的权利。关奶奶家里有一份田,是1982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关爷爷抽签抽到的,每年家里向国家交一定数量的承包费和地税,其余收入都属于自己。关奶奶家有一亩栗子树,平均每年有两千多元收入,除此之外,关奶奶的几个儿子每月固定给家寄生活费,所以关奶奶的生活比较宽裕和惬意。
我还走访了一户人家,主人是潘大叔和潘阿姨。两个原来住北京城里,但由于种种原因,只能放弃城里的生活,“守拙归园田”。但来到农村,二人却觉得这里空气清新,生活自给自足,也十分满意。他们租下了一个院子,十年两千元人民币。在院子里种黄瓜、薄荷、葫芦、苹果等,还养了几只鸡。他们一方面认为农村的生活支出较少,比在城里更节约钱;但另一方面认为农村人整体素质差,从言辞中可以听出他们对农民的轻视。我可以理解他们所处的这种状态,但对他们的采访确实让我一直很心酸很压抑。尽管没说他们在城里的生活状况,但很明显,他们双双下岗而且自己的经济能力也不允许再在城市生活下去,他们确实是被城市生活所淘汰的人。于是他们选择来到农村,却又念念不忘作为一个城市人的卑微的自尊。但我更愿意认为他们是明智的,与其在城市苟且活着,不如在农村,也许更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事实上我们作为大学生,同样需要寻找自己的位置,在成长的道路上也同样需要做出许多选择,也许一不小心也会被一些东西所淘汰。这天的采访让我压抑了许久,让我想到了许多,只是这份总结报告上难以尽诉。
这次社会实践也有一些遗憾。首先,我个人认为并未完全投入这里的生活。对于黑山寨,对于中国农民的了解始终是浮在表面的。我们在宽敞的农家大院里看书下棋打球,抱着“度假”、“旅行者”的心态走山路、进农家。其次,从这次实践可以看出我们这批大学生身上的许多很弱势的地方,我们的身体素质不强,心理素质也不好。而且普遍

怕苦怕累,我觉得实现理想的一个重要条件便是“不怕吃苦”。但独生子女的我们却往往缺少这种品质。
实践即将结束,整理了一下十五天的活动,有一些收获,更有一些遗憾,大学生活的这段插曲将陪伴我们走过以后的路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