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实践报告 >> 正文

五一赴郑州社会实践报告

时间:2007/1/25栏目:实践报告

作者: 钟水
日期: 2002-05-31 21:10


倾听•震撼•反思
--------五•一赴郑州社会实践报告

一、二七塔上初识郑州

经过十四个小时的颠簸,五月一日上午9点,我们一行五人终于踏上了郑州的土地。劳动节
的郑州阳光明媚、气候宜人,商家的促销活动在喧闹地进行着,街上有很多残疾行乞。刚
下火车,我们首先参观了离火车站不远的二七纪念塔。登上二七塔,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的史料历历在目,那一幅幅图片、一行行文字和一件件实物无声地陈列着,向人们描述那
段历史。和我们一同参观的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和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小姑娘,小姑娘在母亲
的引导下朗读墙上刊登在一份当年刊物的诗:"军阀手上的铁,工人颈上的,头可断,肢可
裂,革命的精神不可灭!••••••"不知道小姑娘是
否读懂了其中的含y,从那一件件历史文物中,我们感受到了当年的惊心动魄。
二、感受工人文化宫里的突变

放下包裹后,没有来得及拂去旅途的疲惫,我们便直赴河南省工人劳动文化宫。呈现在我
们眼前的是这样一种景象:这里人很多,一群群老人正围在一起打牌、下棋,还有在听唱
戏的,一派祥和的节日气氛。因自己以前对工人及其生活所知甚少,当展现在面前的是一
摊一摊的对弈者、喧闹的打牌人、以及簇拥于戏摊子前的人群时,我们几乎惊愕了,无法
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也许这派欣欣向荣与自己脑海中那尖锐的矛盾实在难以连接在一起
吧。
我们五个年轻人的闯入似乎让人觉得有些不协调,虽然我们有意彼此拉开距离,但一眼就
能看出是一起的。本以为在这样休闲的场景自己该不属于另类,可当我们想融入其中的任
何一小群人,听听他们在聊什么时,却遭到了意外的排挤。我们的一个组员这样描述她当
时的感受(几乎我们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当我在一个牌局外加入观众中时,旁边的
一个中年人先是一回头,然后用打量的眼光从头到脚扫一遍,最后扭过头,再将讯息传递
给下一个人。就这样,直到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时不时地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你,反复几次
,我有点受不了了 ,有一种被灼灼的目光穿透的感觉。我开始后悔自己的白衣服在灰蓝色
中的显眼,后悔自己的牛仔裤这样的异样,甚至于怪罪自己为何长了这样一张年轻的脸,
一种无法融入人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地压抑着我,无所适从地徘徊于人群中,看到那众多
工人朴实的面孔亲切地交谈,我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可悲。
我们在里边转了几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的同志甚至提出走了,或者到工厂去看一看
。于是我们组长大胆地去和一个老人攀谈了起来,我们终于有机会去接近工人们。听说我
们是大学生,大家都纷纷离开牌桌和棋盘围过来,人越来越多,他们仿佛找到了倾诉的对
象,争先恐后地向我们讲述自己的心声,最后竟形成了我们每个人都分别被团团工人围成
了一个圈子的局势。一片安详的态势在顷刻之间激起千层浪,形势的变化如此之快让我们
感到吃惊。在晚上的小组讨论中,有个同志用“犹如在汽油库里点一个火星似一触即发”
来形容当时的形势变换。这反映了事情的严重性与矛盾的激化程度。
在每一个圈子里,都有一两个老人在给我们讲,其他人便很信任地也都静下来听,到精辟
之处便鼓掌或连声叫好。通过交谈我们了解到这里大多数老人都是下岗或退休的老工人,
也有一些离退休干部。他们来这里下棋打牌、休闲娱乐,更多的是谈论国家大事和大政方
针,谈论他们对现实的批判,谈论郑州市国有企业改革和工人的境况与斗争,通报自己厂
子的近况,排解对社会现状的不满。这里的年轻人和中年人很少,老人告诉我们,因为年
轻人为了生计还得四处奔波,所以来这里的机会相对比较少。老人告诉我们,这里每天的
讨论都和今天一样热烈,有时也有很激烈的辩论。
工人和我们的交谈很融洽。我们谈到了郑州市工人失业问题和国企改革中的私营企业主勾
结当地政府对国营企业进行欺诈兼并的问题。他们将这些问题的根源归因于李鹏总理所提
出的 “双轨制”,国家进行国企改革使得一部分工人下岗,也使不少的工人丧失了基本的
生活保障。老工人们反对国有企业改革中把工厂的国有资产变卖或者拱手送给私人老板的
做法,他们不能接受自己为之奉献了一辈子的工厂被分解。这里的工人有一个共同点,普
遍怀念毛泽东时代,怀念计划经济体制,推崇毛泽东思想。他们认为在计划经济时代工人
是国家的主人而现在却成了弱势群体。他们认为国家让农民工自由流动形成了盲流,带来
了很多社会问题,有很多人到了城里也根本找不到工作,国家应该有计划地宏观调控。他
们还向我们讲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风气和道德的败坏,他们怀疑现在的法制,用他们
的经历来说明现在的法制没有主持公道,没有为他们做主。人群中不时传来呼应声,说到
高潮之处,有的工人竟从人群中走出拉着我们详述情形,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能为他们说
句公道话的人。
不知不觉中下起了雨,可人群没有动。大家仿佛都忽视了天气的变化,站在雨中非常投入
地谈论着这一切,场面极其热烈。下面是我们一个组员的经历和感受:看到雨水顺着那位
师傅的额头流下,我才忽然发现自己的头上多了一把伞。一回头才知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
太太在远远地为我擎着伞。在那一刻,我几乎有点呆了,我何德何能值得这样一位老人为
我撑伞,我才是最应该被雨浇的人。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俨然关心社会、关心工人的学生
、干部太少了,以致于他们会拿出自己最真的最好的东西来对待你,可这原本就是天经地
义的事竟成了稀罕之举,这当是社会的悲哀呀!
当听说我们是大学生时,一位三十五岁的工人就慷慨激昂地说:“当年六四,我们承认是
我们工人的错,当时你们跪在天安门前,可我们从你们身边绕过去去工厂上班,那时是我
们觉悟低,你们有先见之明啊。现在不一样了,现我们都明白了,只要你们叫我们起来,
只要有你们带头儿,我们一定起来!••••••”无
论这话里是否包含了夸张与片面,无论这话对与错,但它都反应出一个度,一个工人们所
不能忍受的底线。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偶尔提提问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倾听。老工人们的话语告诉了我们
:他们不相信市场经济,他们不相信“高薪”能“养廉”,他们不信任现在的法制,他们
不相信“江大哥、••••••”,他们只相信自己。
工人们的理论分析能力和讲解能力之高是我们以前没有想到的。他们的话和他们所描述的

>经历与现实让以前一直处在一片歌舞升平环境中的我们感到震惊。我们以前在重庆、北京
这些大直辖市时看到的都是一片国泰民安、欣欣向荣的景象,身在大学校园里接触到的主
流媒体所报道和宣传的也都是一派繁荣和一片光明,每个人都在做着比尔•盖茨式的
成功梦,没能想象在河南郑州众多的国企居然面临着严酷的形势,这里工人的生活保障到
了如何低下的程度,这里的社会矛盾达到了如此激烈的地步。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