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烟台大学生消费调查报告

时间:2007/1/27栏目:调查报告

一方面尚未自立,*父母资助完成学业,另一方面,特殊的年龄段赋予他们极强的消费欲望。面对这一矛盾,烟台的大学生是怎么做的?他们每年花多少钱?钱都花在了哪里?本期聚焦烟台大学生消费。

 

富孩子:名牌在身玫瑰示爱
烟台大学生高消费个案
李晓飞
     校园也是一个小社会,由于有些人有穷爸爸,有些人有富爸爸,同一教室的大学生,消费水平也就有了天壤之别。
    记者在驻烟高校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在校大学生的消费行为不乏“大手笔”,敢花、舍得花的魄力让许多工薪族难以望其项背。
    
    A一束花:999朵玫瑰
    2002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天的傍晚,山东工商学院大学生李某在同学的帮助下,将花600元钱买来的999朵玫瑰送到学校一餐厅内。当正在吃饭的女友崔某接过这一浪漫礼物时,早已激动得泪飞如雨,正在餐厅吃饭的数百名同学目睹了这一“神圣”时刻。此事件在全校引起较大轰动。
     李某与崔某偶然在一次聚会中相遇,崔某对李某一见钟情,为了得到李某的青睐,崔某开始近似“疯狂”地追求李某。在强烈攻势下崔某终于如愿以偿,与李某成为大学生情侣。见身边同学经常会收到男友送的鲜花,便常“不经意”间向李某说“某某又收到了一束鲜花”、“某某送给某某的玫瑰真漂亮”……在崔某的暗示下,多情的李某决心让倾心于自己的女友也好好地浪漫一次。
     李某与自己的同学好友商量,要送就送出个“特色”,最终李某接受了“送999朵玫瑰”的建议,并且他特意将送花的地点选在了人流如织的餐厅里。
    
    B一双鞋:1400元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每所高校体育专业大学生是绝对的校园时尚一族,他们吃营养食品,穿名牌服装,大有引领高校时尚之势。
     某高校体育专业大学生白某向记者列出了自己一天的营养餐单:早饭,一杯牛奶、一个水果(苹果)、一个酥饼;午饭,炒鸡蛋一份,青菜一份,米饭两碗;晚饭,红烧肉、牛肉、鸡肉任选一份,青菜一份,米饭两碗,一天仅饭钱就要花15-20元。
     小白说,他的同学基本上都是这么个消费水平,而且几乎所有的体育专业大学生对穿衣都很讲究,一般都选择耐克、阿迪达斯、李宁等名牌服装。小白指着自己脚上的鞋说:“你看,我这双鞋不起眼吧,还600多呢!”小白告诉记者,在他们班有个同学每一身服装都要几千元,他陪这位同学就买过一双1400多元的耐克运动鞋。
    
    C一部手机:3400元
    
    “手机、电脑、MP3”是目前在高校大学生中较为流行的“三大件”。目前驻烟高校中50%的大学生拥有手机,并且有的持有两部或者两部以上手机。
     在市内一通讯商城,卖手机的姜小姐告诉记者,前来买手机的很多大学生“不屑”于她推荐的比较实用而且价位较低的手机,而更多地钟情于彩屏、和弦、彩信、可以上网、还要带摄像头的手机。陈小姐说:“其实大学生是纯消费者,有个手机能打电话,能发短信就够用了,不必非要追求太多花哨的功能。”
     山东工商学院大三学生陈某拥有两部手机,一部是移动的,一部是联通的。他解释说是为了“统筹使用,节省话费”。烟台大学外语系的李某告诉记者,他们班一位男生为了紧跟时尚,从大一到现在已经换了六部手机了,从蓝屏换成彩屏,又从彩屏换成带摄像功能的,最近他刚又换了一部手机,价值3400元。
    
    D一套美容:2500元
    
    记者采访中没有听说有驻烟高校大学生为美丽而整形的,但却了解到许多女大学生热衷于美容,并且将美容看作是一种“时尚”。据烟台大学附近一美容院从业人员介绍,由于美容与整形不同,无需皮肉痛苦便可使自己的身体得到各种护肤品的悉心呵护,所以受到相当一部分大学生的青睐。
     烟台大学一大四女生说,她的同学中就有4人常年到美容院进行护肤美容,她们所做的美容套餐花费都在1000—2500元之间,而这仅仅是“做脸”的费用,如果还需要进行美发、减肥等项目,要另外加钱。据这位女生介绍,她的一个同学每个月置办各种化妆品的花费大概在300-400元左右,从洗面奶到面膜,再到各种眼影、唇彩应有尽有,并且每一样都是品牌。
     记者还了解到,到美容院消费的在校大学生,除了护肤外,还有的是为了除斑、祛痘,也有个别是来丰胸的。
     这些高消费的大学生大多家境比较富裕,父母一般都是高收入阶层,有的还是私营业主。当然也有个别校园“能人”,*自己打工、创业,能挣能花,不过这样的学生在烟台高校只是极个别现象。

聚焦烟台贫困大学生状况
贫困生:穿衣吃饭一天两元
     时下的大学校园里,在一些大学生随心所欲地享受高消费生活的同时,也有另外一个群体,在校园里他们是大学生,走出校园他们是打工一族,他们仅能维持最低的生活标准。
    ●刘洪兰:希望学校别把我赶回家!
    刘洪兰是烟台大学人文学院大三的一名学生,听她的同学讲,刘洪兰生活非常艰苦,每天只有2元钱的生活费,清一色的馒头、馅饼之类的饭食。当我见到刘洪兰时,一点也看不出她是一个贫困生,一身朴素的衣服非常干净,扎着一个羊角辫,显得很精神,与我谈话时也极其开朗。
     为筹学费父亲卖耕牛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刘洪兰生长在聊城高唐县一个落后的小山村里,当2002年秋天她顺利通过高考被烟台大学录取时,家里已是愁云惨淡了:姐姐因交不上学费已被迫辍学;患癌症两年多的奶奶撒手人寰,给他们一家留下一大堆债务;爷爷已经70多岁了,虽然身体还算健康,但已不能太多劳作;妈妈身体一直有病,只能做点家务;妹

妹和弟弟同读高二;一家人的负担全落在父亲刘良忠肩上,他经营着11亩土地,为了让孩子能读上书,刘良忠利用农闲的时候还外出打工或者做点小生意。
     为了给刘洪兰凑学费,刘良忠不仅借遍了家里的亲戚朋友,而且将家里的一头耕牛卖了。刘洪兰说:“2002年我紧攥着家里为我东拼西揍的学费,带着些许苦涩来到烟台,在跨进大学校门的一刹那,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必须得长大,一切要*自己了!’”
     生活费,一天两元钱
     当别人满怀兴奋地准备过一段无忧无虑的生活时,刘洪兰却为四年的高额学费和生活费发愁,生活的压力让她总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