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工作总结 >> 正文

三向培养工程情况总结

时间:2007/10/24栏目:工作总结

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指导下的“三向培养”工程   我市的“三向培养”工程实施两年来,在农村引起强烈反响,深受农民群众欢迎,取得了明显成效,它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指导下开展的,是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生动实践。一、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是做好“三向培养”工作的前提辩证唯物论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认识是对客观实际的正确反映。注重实际是辩证唯物论的基本要求,也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我们基层组织建设工作,要取得成效、达到预想的结果,就必须使思路和措施符合客观实际,否则就会失败。一切从实际出发,就要求我们在实施“三向培养”工程之前,必须对全市农村情况进行深入的调查和思考。要透过纷繁复杂的现象,抓住困扰农村发展的实质问题,也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表象上看,农村问题较多,比如,村“两委”关系不协调,党员队伍老化,带头富、带领富的能力差,村班子战斗力不强,村级组织换届时选人难等等。但引起这些现象发生的实质性问题是农村缺少人才。如果这种状态不改变,党的先进性难以体现,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也难以巩固。了解情况、分析矛盾、研究对策,是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方法。我们在摸清了情况,抓住了主要矛盾的基础上,决定实施“三向培养”工程,把农村党员“双带”能力培养和吸收农村致富的先进分子入党作为重点,同时选择政治素质高、致富能力强,在村民中有威信的人培养成村组干部,为基层政权建设提供组织保证。2004年初,市委正式下发《关于在全市农村实施“三向培养”工程的意见》。这个文件是从抚顺农村实际出发的产物,也是各级党组织把调查研究纳入决策过程的结晶,更是坚持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的典范。我们体会到,抓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出台文件、制定政策,都必须从农村的实际出发,紧密联系农业生产,充分尊重农民意愿,这样才能被群众所接受。二、在实践中完善“三向培养”工程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显著特征。实践是认识的源泉,是检验认识的唯一标准,更是认识发展的动力和最终目的。一个好的文件、好的方针政策,只有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真正变为广大干部群众的实际行动,才能取得好的效果。“三向培养”工程,是全市各级党组织埋头苦干,认真实践的工程。一是力戒形式主义。过去我们抓工作,看表面、重形式,忽视内容、过程和结果,布置一项工作,发个文件,打电话检查、督办,要数字搞总结,工作蜻蜓点水,身子浮在上面,汇报也多用“大概”、“差不多”之类的说法,工作抓得不紧、不细、不具体。而这次“三向培养”工程叫真、靠实。比如,我们要求“三向培养”对象必须要有稳定的致富项目,为此,乡、村党组织经常查看培养对象的项目选择和发展变化情况,并及时提供相关服务。我们为了把工作落实、作细,先后二次对全市开展“三向培养”工作中存在的28个问题进行归纳,编写了“三向培养”工作问答,下发基层,指导工作。各乡镇党委组织委员对“三向培养”对象每个月走访一次,并将培养对象发展情况及时填入档案,一个季度向镇党委汇报一次工作进展情况。现在,他们对“三向培养”对象的基本情况都能了如指掌,烂熟于心,不仅能说清事,而且能找到家,确保了培养对象的健康成长。2004年7月,省委“三级联创”考核小组来抚顺检查工作时,带队的副厅级巡视员曲宝丽随机抽查了几个村,并与“三向培养”对象进行了交谈,感到十分满意。我们拿着全市的“三向培养”名册说,名册上的1039名培养对象可以任意抽查,看他们的培训情况、结对子帮扶情况以及发展变化情况。我们为什么敢这么说,就是因为从市、县到乡、村党组织工作认真了,工作做细了,心里有底气。在“三向培养”工作中,各级党组织和各级干部不摆花架子、走过场,凭着较真的精神,把工作做实、做细。由此可见,抛弃形式主义的东西,干什么工作,就有成效,就出成果,抓基层党组织建设尤其如此。二是工作具体抓,抓具体,一抓到底。过去我们也提出过好的思路、政策和措施,但不少是只热闹了一阵子,并没有真正落实,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我们抓“三向培养”工作时,每到一个乡镇,都要看培训情况、看结对子情况,进村就入户,入户就看项目,农家院落、田间地头都有我们组工干部的身影。同时,对办班培训、结对子帮扶、协调贷款等具体环节都要研究应当怎么办,谁去办,办到什么程度,一件一件地落实。“三向培养”工程不仅培养了一批农村人才,也造就和锻炼了我们的干部。新宾县委组织部原副部长郭长河,在各县区副部长中年龄最大,但苦干、实干精神最强。他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了抓“三向培养”工作上,全县15个乡镇每个季度走一回,100名党员向致富能手方向培养的对象家中他都到过,每到一处他就讲“三向培养”工作,嗓子都讲哑了。2004年9月10日,我们组织“三向培养”拉练检查到新宾,他用沙哑的声音向大家作了全县工作汇报。闲谈时他说:“我已是50多岁的人了,没有什么可求的,通过‘三向培养’能为农民实实在在的干点事,心里就充实了。”在“三向培养”工作中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