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XX县农业税免征后农村新情况、新问题调查报告

时间:2007/11/3栏目:调查报告

全面免征农业税,是党中央、国务院落实1号文件精神,减轻农民负担,增加农民收入的一项重大举措。从征粮、收税、费改税,直到全面取消农民各种税费,标志着农业和农村工作开始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伴随国务院、重庆市新政策的出台和贯彻落实,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同样面临着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为切实了解农村工作,通过召开村社干部、党员、村民代表和乡镇干部等不同层次座谈会,下发调查问卷等形式,对XX县的上磺、文峰、凤凰等10个乡镇30个村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农业税免征对促进我县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带来的重大影响
调查表明:免征农业税,不仅从根本上减轻了农民负担,使乡镇及村组干部从过去向农民收税的矛盾焦点中解脱出来,全身心地发展地方经济和服务一方百姓,而且对于进一步理顺政府、集体与农民的利益分配关系,调动和保护农民发展经济的积极性、改善党群干群关系、确保农村社会稳定、促进农村经济和社会事业持续、健康、全面发展具有深远意义,深受广大农民群众的拥护。2004年我县粮食播种面积达到96万亩,粮食总产量达到19.88万吨。全县农业总产值8.45亿元,占全县国民生产总值12.76的66%,农民人均收入达到1703元,比2003年多218元,增长14.7%,农民人均纯收入创直辖以来增幅最大的一年。实践证明,免征农业税,扶持农业这个弱质产业与国与民都有益。但由于农村工作的复杂性和社会诸多原因,取消农业税后一些新的问题逐渐显露出来,需要全社会引起高度关注,并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决。
二、广大干群对全部免征农业税后的看法和意见
一是希望照顾好农村弱势群体。过去有农业税征收就有农业税减免,农业税减免款可用于农村烈军属、五保户和老弱病残户的困难照顾,这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取消农业税后,农民盼望这部分弱势群体的生活一定要照顾好,建议纳入社会保障体系,或由上级财政实行专项补助。
二是盼望土地承包30年不变的政策不动摇。取消农业税后,农民实现种田“零税赋”。农民盼望30年不变的政策要继续下去,坚决不要重新调整土地。一些农民最担心的就是少数地方利用免征农业税的名义,随意圈占农民耕地,使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
三是希望乡村干部转变职能。过去为征收农业税,乡村干部用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强制征收和暴力征收也时有发生,直接导致了农村基层非稳定因素的增加。取消农业税后,乡村干部繁重的收款事务已大大减轻,农民盼望乡村干部的精力要转变到为农民增收服务上来。
四盼增收的渠道更加通畅。农业税免征仅是“少取”,农民盼望政府在“增收”和“多予”上对农民给予更多关注,办好农村职业教育,输出合格外出务工人员,创办产业协会,增强农民抵抗市场经济风险的能力,提供技术和政策上的支持,让农民更有信心发展农业经济。
五是乡村干部垫付农业税任务情况较普遍。税改前,由于各地将农业税任务直接分解到了乡镇,如果乡镇完不成税收任务,其税收分成和返还就不能兑现。为了完成税收任务,各乡镇政府将任务又转移给了其辖下的乡镇干部和村干部,并采取了一定的奖惩措施,而乡村干部为了按时完成任务,往往自己掏钱或借贷款垫付那些难收的“困难户”、“钉子户”、“失踪户”的农业税。调查表明,有部分乡村干部垫付过农业税,一年垫付的金额少则几十元,多则上千元。
六是缓收农民往年尾欠税费有负面影响。税改后,特别是今年对种粮实行补贴政策后,政策规定粮食补贴一律以现金形式发放到农户手中,各级不准以任何方式抵交农户历年尾欠的税费任务,基层不少干部群众对此有意见:一是原来积极完成税费任务的农民认为老实人吃亏;二是部分农民学有榜样,认为以往的老欠税户到现在都没有交,基层干部也拿他没法,因此抱着观望的态度;三是部分有历年尾欠的农户不主动偿还债务,而发放的粮食补贴资金政策规定又不能抵扣,往年乡村干部私人垫付税费任务的资金不能收回,政府对有历年尾欠的农户没有约束机制,基层干部对此有怨言。
三、取消农业税后农村工作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
1、农村土地矛盾纠纷急剧增多。在去今两年中央一系列惠农政策的激励下,我县各乡镇都掀起了一轮“要地热”,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人地矛盾纠纷。这些要地的农户有的是二轮土地承包时因嫌税费过高没有要地的,有的是新增劳力或出生子女的,有的是原来已放弃承包耕种的村组将闲置的机动地或抛荒多年的承包地集中租赁给种田大户或外来户经营而现在又要求收回发或提高租赁费的,有的是按照二轮承包时的政策不应分地的等,尤其是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返乡要地的现象最为普遍。由于原来许多人不要地,导致我县1996年前后各地都出现了数量不小的抛荒地,而当时的村干部为了保证国家税费,不得不想方设法把这些抛荒地处理给一些人耕种。现在面对大量要地的农户,村里基本上没有耕地可给。由于要不到耕地,无地农民与村干部的矛盾日益突出。同时农村二轮土地承包的遗留问题日渐显露,农户之间经常为四至不清、面积不实、权属不明等问题发生争执,以致层层上访,甚至大动干戈,酿成恶性案件,严重影响了农村稳定。
2、乡镇及村级组织正常运转更加困难。农业税取消后,财政收入渠道更加变窄,刚性支出又必须保证,加剧了乡镇收支矛盾。据调查,我县村级财政转移支付以合村并组后的村组个数为依据,每村按主要干部人年2000―2500元、其他干部人年1500―2000元、村民小组长人年700―1000元的标准列入支出基数;村办公经费、离任干部生活补贴及村防疫保健人员经费,按每村年2200―3300元列入支出基数;五保户补助按人年均800元列入支出基数,以上三项支出从农业税附加中解决,不足部分由县专项转移支付补贴。从实际运行情况看,各村明显偏紧,一些正常支出难以确保。随着农业税免征,致使有的村唯一的农业税附加这一集体收入来源也被卡断,村级收支矛盾愈显突出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