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专访廉政公署专员XXX绝不容忍贪污

时间:2007/11/3栏目:调研报告

XXX:1974年,据我所知,XX并不是第一个有廉政机构的,但当时我们采取“三管齐下”的策略去打击贪污是非常独特而有效的。经过30年,我们自己发展了一套反贪的策略,成效有目共睹。   但就反贪问题而言,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因为不同国情而有不同的反贪策略,比较多的国家和地区,反贪机构主要对付政府和公共机构的贪污,而XX廉政公署既负责处理政府部门、公共机构的贪污,也应付处理私营机构的贪污问题。我们采取的是一种比较全面的反贪措施,过去10年我们做出了一些成绩,现在很多地方都采用了我们的模式,每一年来廉署取经的国家或者地区的反贪机构很多,亚洲、非洲、欧洲国家都有。   人物周刊:按照权力来源于谁就对谁负责这一基本的法理原则,你由特区行政长官任命,并只对其负责。而如果特首涉嫌贪污受贿,你有权力查处他吗?   XXX:有。XX是一个法治的社会,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机构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特首也不可以。他同其他普通人一样,如果特首犯了法,也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在《基本法》里有明确规定,特首要廉洁奉公,这是对他的要求。《基本法》同样规定,如果有不法的行为,有一个程序去处理他。《基本法》第47条规定,XX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必须廉洁奉公、尽忠职守。行政长官就任时应向XX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申报财产,记录在案。《基本法》第73条规定,如立法会全体议员的四分之一联合动议,指控行政长官有严重违法或渎职行为而不辞职,经立法会通过进行调查,立法会可委托终审法院首席法官负责组成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并担任主席。调查委员会负责进行调查,并向立法会提出报告。如该调查委员会认为有足够证据构成上述指控,立法会以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可提出弹劾案,报请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基本法》定下了一个程序,如果有其他的违法的行为,我们作为执法机关,也是依据XX的法律处理。   人物周刊:这个关系就微妙了,按照我们一般的理解,你是受行政长官领导和指挥的,同时又对他有制约,那你们平时是什么样一种工作状态?   XXX :很简单,根据《基本法》,我是向行政长官负责的,我只对他一个人负责。平常我当然有责任定期向他汇报我们的工作,但是他从来不过问我们具体的事务,我们是非常独立的。   把廉洁的价值观种下   人物周刊:XX是一个廉洁之都,XX公务员队伍能保持廉洁主要是因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有了ICAC吗”?   XXX:(笑)我想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方面,我觉得是政府有一个健全的制度,这很重要。贪污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如果我们实现了合法的程序,制度是透明的,是有问责性的,这些制度性的腐败可以降低到最少。   第二方面,我们的政府对贪污采取的态度是“零度容忍”,即是说如果有贪污的行为,我们绝对打击贪污。   第三方面,也离不开我们过去30年对公务员不停地教育、推广廉洁问责文化等一些教育活动。有了一个好的制度,还要有一个诚信的文化,有一个有效的执法,三方面的配合,想贪污也得考虑一下机会成本,值不值得。只有高薪是不足够的,当然薪酬如果与外面距离太远,贪污的可能会大一些。   人物周刊:以德养廉和高薪养廉是XX公务员制度的一个特点,但多大程度上能实现公务员们普遍的廉洁奉公?   XXX:仅靠高薪和公务员的道德自觉远远不够。每一年我们防止贪污处的同事大概做95个到100个制度性的审查,看政府部门的行政程序和制度,给一些意见,怎样防止和堵塞可能贪污的漏洞,从程序方面去改善,将制度性的贪污腐败减到最小。   另外,我们非常重视公务员廉洁文化的培养,每一年我们跟公务员事务局都要举办很多的讲座和交流,培养廉洁文化。   人物周刊:这是公务员队伍的防贪,如果私营机构想请廉署对自己的防贪制度作一些设计的话,是义务的吗?   XXX:我们防止贪污处之下有个“私营机构顾问组”,我们应私营机构的要求也给一些防贪的意见,每年我们大概应付300多个这样的要求。   另外,我们非常注重在商界推广诚信文化,每一年我们跟XX一些大的商会合办一些活动,通过讲座等形式作一些指引。我们前一个星期刚举办了一个诚信论坛,通过6大商会支持,有差不多1000人参加,通过政府和商界的领袖共同探讨推广诚信的话题,我们每年都做大量的工作,效果很好。   此外,我们也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措施,比如建筑业,我们会同商会或者专业团体合办讲座和课程,其实这样的培养廉洁文化的教育我们已经推广到了大专院校,大学生在专业的培训过程中,也应该把廉洁的价值观打下。   人物周刊:实际效果如何?   XXX: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尤其是培养一个人(廉洁)的价值观。关键在于我们不懈地在做,回头看过去30年我们的努力(在各阶层推广廉洁文化),今天看来,应该算是成功的。简单地比较,31年前廉署还没有成立的时候,看看贪污腐败是多么的普遍,贪污甚至是生活的一部分,去救火要收红包,上医院看病也要给红包,那时我年纪还小,但仍能清晰地记得那个社会的现状。但今天的XX社会,已经看不到直接的贪污受贿现象。   30年前我们不能说有一个廉洁的政府,但今天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有一个廉洁的社会,这是没有疑问的。这不光是我们自我标榜,很多时候跟在XX经商的一些外商提起,他们都这样说,这是没有争议的。   我手头有一些具体的数据,廉署成立时,我们收到对政府部门的投诉,占我们收到的全部投诉的86%,警察的贪污占45%;去年有关政府部门的贪污举报占总数的34%,涉及举报警察下降到11%~12%。非常大的幅度,可以说我们非常成功地控制了政府部门的贪污问题。每年我们都委托独立的机构作相关调查,调查显示,过去十多年XX人对贪污的态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