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支持新疆锦棉棉业股份有限公司产业扩张所面临的信贷监管难点及对策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近年来,随着棉花流通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市场机制在棉花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和主导性作用愈来愈强,传统体制下的国营及集体所有制的棉麻企业正在改制成包括股份制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以及民营企业在内的各种性质的棉花企业。2002年12月27日,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棉麻公司作为主发起人,联合农七师所属的9家农业及科研单位共同发起设立了新疆锦棉棉业股份有限公司。锦棉公司的成立旨在把农七师"锦"牌棉花做大、做强、做优的同时,积极稳妥地、有步骤地拓宽师外的棉花市场,快速促进产业升级,提高自身在新疆乃至全国棉花行业的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为了进一步拓展师外棉花市场,尽快实现由商贸型向工贸型转变的经营战略,自2003年以来,锦棉公司加快了师外市场的开拓步伐,已陆续通过新建、收购和控股等方式将南、北疆的6个棉花加工厂和收购点以分公司的形式集结在麾下,2004年计划收购籽棉84000吨,计划使用资金4.5亿元,加上师内经营的11万吨皮棉,预计今年锦棉公司约需收购资金20亿元左右。面对锦棉公司如此迅速的产业扩张和资金需求膨胀,笔者以为农发行在信贷监管上将存在以下难点:

  难点之一:收购资金的供应由现在单一的皮棉供应转为皮棉和籽棉混合供应的格局,加之遍布南北疆分散的收购点,信贷人员力量不足以及籽棉收购业务知识的匮乏,将严重制约着信贷监管工作的顺利开展。 新疆锦棉棉业股份有限公司纳入的六个棉花加工厂,除销售经营权归总公司以外,是集籽棉收购、皮棉加工为一体的独立核算经营实体。众所周知,兵团体制下棉麻企业棉花收购资金的供应一直是按皮棉收购资金方式运作的,其特点是易操作、安全、周转快。长期以来,作为锦棉公司的开户行——农发行奎屯市支行来讲,其信贷服务无论是从工作业务量,还是从信贷监管的难易程度都已经适应了这种信贷资金供应方式。现在一下将六个棉花加工厂纳入农发行的信贷监管及服务领域,奎屯市支行将面临一系列困难需要加以克服。

  一是信贷人员力量不足。六个轧花厂的分布是:位于库尔勒西南38公里处的库尔勒锦普棉业有限公司,位于阿克苏市西312国道1115公里处的阿克苏锦阿棉业有限公司,位于呼克公路42公里处的克拉玛依市锦田棉业有限公司,位于乌尔河217国道大下坡处的乌尔河锦宏棉业有限公司,位于呼图壁县北戈壁二道沟的呼图壁锦源棉业有限公司,位于呼图壁县20里店东滩村的呼图壁宏盛棉业有限公司。目前奎屯市支行有专职信贷员4人,要想监管好相距上千公里的棉花加工厂显然是有点力不从心。 二是信贷人员业务素质和业务技能不全面。长期以来奎屯市支行的信贷人员接触的大多是皮棉收购业务,对籽棉收购的相关知识了解甚少,若不进行这方面的知识充电,一旦籽棉开秤收购将不利于信贷监管工作的开展。

  难点之二:收购资金贷款由原来本地一家农发行供应转向异地多家农发行共同参与,资金的封闭管理和全程监管将难以实现。 锦棉公司的收购资金贷款一直是由农发行奎屯市支行供应的,组建六家分公司以后,这一格局将彻底改变。按照原定计划,各分公司应在当地的农发行开立帐户并申请收购资金贷款以及办理结算业务,但由于各分公司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其他一些特殊原因,当地农发行难以完全承担此项重任。因此,绝大多数分公司只能就近在当地的农业银行开立基本帐户和办理结算业务。这样一来,分公司的收购资金贷款来源有可能是多渠道的。一是由总公司向农发行奎屯市支行承贷并下转使用;二是分公司的当地农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有可能投放流动资金贷款"资助"他们的棉花收购。以上两种方式或独立存在、或混合存在,但无论存在哪一种形式,都会从根本上改变奎屯市支行监管收购资金,不仅信贷资金的全程监管难以实现,而且信贷监管的工作难度将大大增加。

  难点之三:分公司的籽棉收购、皮棉销售与农发行的信贷监管将会因时间差异而不同步,直接影响着农发行信贷台帐和管理月报表的生成。 各分公司仅有籽棉收购和皮棉加工权,皮棉销售和棉副产品处理权则集中在总公司。因此,从籽棉收购、皮棉加工、皮棉销售再到销货款回笼需要有一个时间过程,而这个过程与农发行"钱随棉走,购贷销还"、"收多少棉花,贷多少款;销售多少棉花,收回多少贷款本息"全程监管的基本信贷原则多少有点背离甚至难以同步实现。一是籽棉收购期间,由于信贷监管距离较远,一至三天的铺底资金根本满足不了需要,实际情况可能需要发放相当数量长期的收购贷款作为收购启动资金,大大超出了一至三天的时间限制,资金的投放和籽棉收购库存台帐难以同步运作;二是每个分公司均是总公司成包皮棉库存地,销售期间将直接调出皮棉,农发行在现行库存销售监管的相关规定下,不仅要落实"销售多少棉花,收回多少贷款本息"基本原则,而且还要遵循三至五天一查库的具体规定。以上两项信贷监管工作如不能在当期完成,不仅信贷台帐无法及时登记,而且棉花的管理月报表尤其是库存旬报表也不可能如实填报。 难点之四:目前农发行的金融服务手段、服务意识以及贷款管理方式与贷款企业对信贷服务的客观需求仍存在一定的矛盾,尚不能完全适应棉麻企业快速扩张的发展进程。 新疆锦棉棉业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家资产优良的拟上市公司,计划到2006年在南北疆新建、收购或控股50个轧花厂,经营皮棉总量达到50万吨。面对棉麻企业快速扩张的发展趋势,农发行的服务手段和服务意识明显慢半拍,同时贷款的管理方式也相对滞后于企业的发展要求。 一是孤立的强调信贷政策性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忽略了金融服务手段和金融服务意识在市场经济中应有的灵活性,片面地把政策性功能与金融服务手段隔离开来,期望用行政手段来左右市场的经济行为。例如在去年棉花收购大战中收购资金的"双限控制",不但没有抑制住籽棉收购价格的大幅上涨,反而造成棉花经营主渠道企业因收购资金匮乏错失了一次盈利的大好时机,其最终结果只能弱化甚至是泯灭了的农发行的政策性金融服务意识。

  二是信贷管理方式过分地强调信贷的过程管理,忽略了信贷监管最终结果的实现。相应的工作质量考核及规范化管理,细化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