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严刹“六合彩”赌博活动的建议和对策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严刹“六合彩”赌博活动的建议和对策  “六合彩”已经成为肆虐我国广大乡村的一个毒瘤,我市不少地方也深受其害。 一、“六合彩”赌博的危害不容忽视 1、“六合彩”赌博活动的蔓延,使当地资金大量流失,摧毁农村经济基础。“六合彩”的蔓延造成全省经济损失惨重,据不完全统计,全省用于购买“六合彩”的民间资金流失就高达数十亿元。一些“六合彩”泛滥严重的乡镇资金流失都在500万元以上,制约地方经济发展。不少“六合彩”的“庄家”私吞赌资举家外逃,引起矛盾激发,有人因此倾家荡产,不少村民不惜倾其所有购买“六合彩”,导致无钱供子女上学,无钱购买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影响农业生产,有的甚至连生活费也用于购买“六合彩”,造成三餐不保。 2、“六合彩”赌博活动的蔓延,不仅有其赌博本身带来的危害,同时还诱发刑事、治安案件不断发生,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在“六合彩”赌博中,绝大多数彩民处于亏损状态,为了能维持长久的赌博,在倾家荡产后就不惜铤而走险,走上了犯罪道路。有的彩民经不起严重亏损、负债累累的打击,竟跳楼、服毒自杀。 3、非法“六合彩”的蔓延,还严重影响了国家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的发行,不利于国家福利事业、体育事业的开展。近年来由于受到六合彩等私彩的影响,全省体育彩票销售形势急转直下。一些边远山区体彩站点更加难以为继,近来这些地方退机撤点时有发生,严重冲击了国家体彩的发行。 二、遏制“六合彩”赌博犯罪的建议  1、加大宣传力度。人们对“六合彩”的危害性认识不够。他们不理解“六合彩”的危害性,不知“六合彩”实质上是“害人彩”,而往往被眼前的高额赔率等各种假象所迷惑,认为这是一条“快速致富”的路子,不理解政府为何要取缔它,对打击“六合彩”不支持。因此要充分利用报纸、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体进行宣传。针对“六合彩”赌博多发生在乡村的特点,可以组织宣传队下乡,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如小品、戏曲等揭示“六合彩”的欺骗本质,用大量生动、丰富的事实寓教于乐地引导群众,使他们认清“六合彩”赌博的祸害。并以公判大会等群众易于了解等直观切实的形式,宣传“六合彩”非法性及政府打击“六合彩”违法犯罪活动的决心。组织“六合彩”赌博受害者现身说法,通过拒赌、禁赌演讲会、倡议会、签名会等方式,构筑群众拒赌、禁赌防线,提高人民群众参与禁赌活动的意识和积极性,积极提供涉赌案件线索,对赌博违法犯罪分子起到威慑作用,不敢顶风作案或悬崖勒马。 2、帮助农民拓宽就业致富渠道。目前农村中参赌人员大部分是无业人员,没有其他的就业渠道,生活来源不稳定,积蓄很少,很多人寄希望于通过赌博一夜致富,另外一种情况是市场经济的发展使各种产业、行业的竞争加剧,从事小农业、小生产的普通农民越来越难以通过正当的竞争方式发家致富,只好寄希望于投机手段。因此在通过深入宣传,使群众认识到“六合彩”的危害性的基础上,还必须拓宽农村富余劳动人员的就业渠道,帮助他们提高脱贫致富的能力,才能从根本上打击“六合彩”赌博活动。现在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都出现“工荒”,大都寻求外省工源,而对本地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却很少关注。笔者认为各基层组织应当针对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对农村无业人员开展相应的劳动技能培训,进行“山海之间”的劳动力输送,这样既可以解决我市部分企业出现的“工荒”问题,给农村无业人员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就业渠道,尽早帮助他们通过合法途径脱贫致富。 3、强化打击措施。要有效打击各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必须落实各种措施,加大涉赌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针对“六合彩”大庄家跨省、跨地区组织赌博活动的特点,公检法三部门要加强联系,密切配合,互相支持,全盘统筹打击行动,深挖犯罪根源,形成强大的打击合力,使犯罪分子无处藏身。 4、完善彩票管理的法律法规及相关刑事立法。“六合彩”之所以难以铲除,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彩票的发行与销售尚没有法律、法规明文规定。在打击非法发行、销售“六合彩”方面显得无所适从。如何做到打击“六合彩”方面有法可依,这是当务之急需要研究的一个新课题。我国目前对“六合彩”销售者的处罚及量刑依据只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理》中适用赌博的条款,一般处以3000元以下的罚款或15天以下的治安拘留,根本不能对私彩活动起到震慑作用。不少“六合彩”销售人员交完罚款(一般由幕后大庄家出钱),或者从拘留所出来后很快又重操旧业。一轮打击过后,“六合彩”又出现反弹。对赌博罪的量刑,最终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而按照刑法规定的赌博罪来说,不仅定罪条件较高,而且量刑幅度较窄,处罚偏轻,最高刑只有三年,这对一部分暴富心切、心存侥幸心理的赌徒而言,几乎没有震慑力。不利于打击和震慑犯罪分子,也不利于维护社会安定。 从现实来看,在法不责众的观念下,赌博要得以根除确实难以奏效。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构成赌博罪的关键是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即行为人不仅要实施法定的赌博行为,而且还要产生法定的以营利为目的,具体列举了三种人,即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但是,刑法对以营利为目的没有作出具体的界定,到底哪种情形属于以营利为目的呢?同时,对赌博犯罪活动中新出现的情况,比如赌场看护人员、车辆接送人员等,没有作出具体的规定。为了稳、准、狠地打击赌博犯罪,很有必要对刑法第三百零三条及时、准确地予以界定。 笔者认为:一是尽快出台《彩票法》,让彩票业有个正式的法律身份;二尽快出台适应各地实际需要的地方性法规,为打击取缔“六合彩”提供坚强有力的法制保障;三尽快补充刑法,尤其设立彩票领域的系列犯罪条款,完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