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关于**市城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现状调查与建议

时间:2007/11/4栏目:调查报告

关于**市城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 现状调查与建议   **市城区共有18岁以下未成年人126727人,占总人口的24.9%,其中14岁以下的少儿85704人,14至18岁的青少年41023人。为真实了解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状况,我们先后到5个街道办的10个社区居委会、11所中小学和职业学校进行了调查,并到区法院、教育局、团区委、区妇联组织了5场有少年法庭法官、学校校长、少先队大队辅导员、乡街工青妇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还对211名未成年人进行面对面问卷调查,掌握了大量翔实的第一手材料。调查结果显示,在成绩背后同样存在着许多无法回避的问题,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既是长远的战略任务,又是一项紧迫的现实任务。 一、近年来所做的主要工作 在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我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有很大的加强,很多方面走在全市前面: 1、纳入了党委、政府工作重要议事日程。区委、区政府和乡镇、街道党委及政府,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及时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意见》精神。区委8月5日召开常委会议,专题研究部署这一工作,“一把手”亲自部署、亲自动员、亲自抓;“两办”联合印发《武陵区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任务分工意见》,明确了区委宣传部、文明办、教育局、文化局等15个部门的具体工作职责;区文明委建立联系会议制度,由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任联席会议正副主任,制定了例会、专题会议和述职制度;区委9月8日召开了乡街、区直部门、社区主要负责人参加的动员会,主要领导讲话,进行周密部署。目前全区初步形成“党委统一领导,党政群齐抓共管,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积极参与”的领导机制和工作机制。 2、形成了立体交互的教育管理网络。学校发挥主渠道、主阵地、主课堂作用,强化德育工作,创建文明校园。育英小学的校园文化、南坪中学的课程改革、金丹学校的德育工作“四线归一”等为全区乃至全市做出了样板。文化部门清理整顿“三室一厅”、工青妇开展依法维权和青年志愿者进社区接力行动。紫桥社区20多位“三老”组成的关心下一代协会,组织动员肯得基、百江公司等企业出资,建楼栋阅览室,培训音乐、台球,利用节假日开展“智能大赛”和游艺活动,内容丰富多彩,教育效果好,工作走在了全区的前面。 3、初显了工作成效。全区未成年人综合素质不断提高,热爱祖国、积极向上、团结友爱、文明礼貌成为未成年人精神世界的主流。光明巷社区建台帐、定制度、强队伍,对未成年人分类施教、特长辅导、重点帮教、义务监督、行为处罚、综合评议,203个未成年人多年来做到了“六无”:即无打架斗殴、无赌博、无吸贩毒、无刑事犯罪、无色情活动、无辍学失学,他们的作法被市文明办在全市推介。紫桥社区15岁少年欧阳龙,暑期在穿紫河游泳,连续救起2名滑入深水生命危在旦夕的女童,他的事迹在市区广泛传颂,常德日报、常德电视台连续报道,市三中大张旗鼓给予表彰,开展了向英雄少年欧阳龙学习的活动。 二、面临的重要问题 尽管目前市、区积极努力,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已有好的起步,但就总体情况看,氛围尚未全面形成:一些领导认识不足、重视不够;一些家长教育子女观念和方法存在误区;学校重智育、轻德育的问题较突出;环境污染没有根治、“精神鸭片”还有存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在体制机制、思想观念、内容形式、方法手段、人才队伍、经费投入、设施配套、政策措施等方面还有许多与形势发展、任务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 第一、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趋势。据区法院5个法官统计,元至10月审判的刑事案件判刑416人,其中未成年人88人,占21%,比上年同期增长81%,且有10个女性未成年人。未成年人犯法不知法、犯罪不知罪,呈现4个特点:(1)犯罪主体低龄化。88人中29人在16岁以下,有的未满14岁,16至18岁的59人,判刑长的12年,有10人是在校生,其余均是辍学未成年人。(2)犯罪形式团伙化。95%的案件都是结伙作案,3至8人不等,有的一晚结伙作案3次,以物欲型即两抢、盗窃财物犯罪为突出。9月27日,区检察院提起诉讼的“两抢”团伙案,22名团伙中有唐某、王某等8名14至17岁的未成年人。(3)犯罪手段暴力化。团伙暴力、持刀抢劫、飞车抢夺犯罪占86%,对受害人人身财产造成严重侵害。(4)犯罪方式智能化。模仿影视作品中的医学专用抢劫,利用未成年少女以色相引诱钓线套笼子。吴某得知一男青年有款新手机,便用少女以色相接近该青年。他们分工合作,协同作案,麻倒该青年,劫取其手机,销赃得款,共同挥霍。李某以读书为掩护潜伏某职中学校,以介绍工作为幌子,与校外犯罪分子勾结,拐卖同班女生,幸被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想象。法官们痛心地说:“监狱更是大染缸,放出来后危害会更大”,于是法院只好据实缓刑67人。 第二、管教责任相互推卸。调查了解到,对未成年人的管教,存在家庭、学校、社会相互脱节,配合不力的问题。学校埋怨家长“养不教,父之过”,家长指责学校“教不严,师之惰”,家长和学校都怪责政府“没把环境治理好,花花世界诱坏了人”。调查了解到,有些学校确实存在“重智轻德”现象,认为思想教育是“软”任务,搞得再好也费力不讨好,分数是“硬”指标,搞好了可以“一俊遮百丑”,导致在“分数”教学的轨道上畸形发展。据反映,城区有两所学校允许学生“放水”,就是考试搞舞弊,还用发短信方式舞弊。“双差生”在校受歧视,或被迫辍学,或被学校劝其退学。这些“双差生”或有劣迹的后进生,心理上极易产生认同感而纠合在一起,辍学、退学后混迹于社会“另辟天地”。如16岁的薛某被城区某中学劝退后,与几位“志趣相投”的同学纠合在一起,多次抢劫某高校学生而被判刑。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