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明星村的危机--对向阳花村的调查

时间:2007/11/4栏目:调查报告

“明星村”的危机—对灰山港镇向阳花村的调查  长期以来,灰山港镇向阳花村是我县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一面旗帜,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明星村”。该村位于灰山港镇城区,有17个村民小组,总人口3860人,其中非农业人口1369人,耕地面积200亩,2004年人均纯收入3188元。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集体经济由几部板车组成的运输队起家,通过村党支部、村委班子成员和全村群众的不懈努力,规模不断发展壮大,鼎盛时期全村发展村组集体企业30余家。2002年—2004年,工农业总产值过了亿元,每年向国家交纳税金500余万元。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为群众带来了较好的福利待遇,从 1985年开始,村民男满60岁、女满55岁,可享受每人每月分别为35元和30元的退休金;退职的村干部和企业干部可享受120—220元不等的退休金;连续16年村民上缴国家的统筹款都由村上负担。然而由于市场形势的变化,近年来集体企业渐呈萎缩之势,到今年年初,全村村集体企业仅剩3家,其中两家为水泥企业,即向阳水泥一厂、二厂,另一家为玻璃厂,目前已停产。由于村集体企业发展停滞不前,向阳花村集体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全村近4000群众享受的福利到底还能维持多久、怎么维持?几千万元的集体经济能否保值、怎么增值?这些已成了向阳花村现任班子和全村党员群众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 “缩了水”的企业资产   向阳花村的两个骨干企业——向阳水泥一、二厂2000年通过市有关部门的审计评估后,企业的净资产为5400万元、村办公楼及商店门面折价1400万元,加上几处停产小企业的不动产,全村集体资产共计为7000万元左右;负债是两个水泥厂欠县农业银行贷款2350万元。2004年,据村干部估计,两个水泥厂的净资产不会超过3000万元,3年减少2000多万元,欠银行的贷款仍有2100多万元。目前企业仍没有升值的迹象,还在继续贬值“缩水”。企业资产大幅“缩水”的原因主要是两个:一是企业机械折旧。两个水泥企业建成投产都有了一定的年限,一厂是1984年投产,二厂是1996年投产,设备已显陈旧,每年都需上百万元资金用于设备的更新、维修。二是水泥行业竞争激烈。近两年来,灰山港及周边地区的水泥行业掀起了新的一轮创业高潮,其规模、工艺设备都远远超过原来的水泥企业。向阳花村的两个8.8万吨水泥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在新一轮的产业发展竞争中处于下风。从去年至今,灰山港镇就新上了一条年产量30万吨的立窑生产线和一条年产量45万吨的旋窑生产线,并且其规模还在呈扩张之势;周边的宁乡、益阳等地去年以来由灰山港人投资兴建了产量达80万吨的粉磨站(直接从湘乡等地进水泥熟料后,经过打磨就可制成水泥成品向市场销售)。激烈的竞争使向阳水泥一、二厂原来的优势逐步失去,无论是产品质量的提升,还是产品成本的控制,都无法与新上的企业一较长短。再加上水泥行业生产成本上升,市场和投资者不再看好年产8.8万吨的水泥生产线,使年产8.8万吨的水泥生产企业由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靓女”变成了“丑小鸭”,向阳花村的支柱——两个水泥厂的资产大幅“缩水”也就不足为奇。 日益凸现的收支矛盾   去年向阳花村的收入(企业上缴和门面租金)接近400万元,其中两个水泥企业的承包金为382万元、门面租金10万元左右。但由于企业设备陈旧导致经常发生机械故障影响生产,企业承包主便找村支部、村委会要求调减承包金,承担维修费用,2004年用于两个水泥企业的设备维修费用达110万元,村上实际收取的承包金只有272万元,收入明显减少。而与此同时,村上的刚性支出却无法压缩下来,一是银行利息每年160余万元,二是村民和退职村干部、企业干部的退休金及现任村干部工资需支出40万元左右(该村目前有400余人在村上拿退休金,并且每月都有变化,每年的支出接近30万元,8名村干部工资在10万元左右),三是替村民交纳的税收8万元(含部分赞助),四是救灾扶贫、学校、水利等福利和公益事业支出20万元左右,五是办公、会议、招待等其他日常开支。据村干部介绍,除去银行利息外,每年村上的开支至少要80万元。近5年来,还出现了寅吃卯粮的现象,即通过拿下年的企业承包金抵上年的支出,来维持村上的正常运转。由于资金紧张,今年银行利息还只清偿10万元,其余的要待2006年承包金到位后方能清偿。 艰难的改革进程   面对危机,灰山港镇党委、政府和向阳花村的党总支、村委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试图摆脱面临的困境。镇党委政府多次动员村上对骨干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并下决心调整了村党总支和村委会班子,村上也严格制度管理,压缩非生产性开支,特别是对两个水泥骨干企业动了不少脑筋,采取了一定的改革措施,走过了一个由厂长负责制到议标承包再到举牌竞标承包的过程。但由于改革未触及集体企业改制的核心——产权,再加上改革的过程中遇到了估计不到的阻力,改革的措施不到位,效果不明显,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为加强管理,提高效率,1999年对两个水泥企业进行减员,精退职工100多人,当时村上的负责人、党总支书记高宗德遭到精退人员围攻,最后让步补偿了10余万元才得以平息。也是这一年,当时的镇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建议村上对两个水泥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但遭到了大部分群众和部分党员组长的反对,最后流产。2004年,村党总支、村委会采取举牌竞租的方式将两个水泥企业向本村群众公开拍租,新的承包主接手后要求村上裁减企业富余人员,被裁减的300余人不能接受村上的决定,组织起来围攻村委会办公楼,将村党总支书记黄南桂堵在村委会办公室,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矛盾十分尖锐,最后治安拘留4人,劳教1人才平息这场风波。同时,由于村党总支、村委会在公开招标承包时的指导思想是希望本村的人员承包这两个企业,减少企业与当地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