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银行行机构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县支行机构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随着央行监管职能的部分分拆,处于改革最末稍的县级支行也面临着职能调整和重新定位的挑战,新情况和新问题也随之而来。总体上讲,县支行作为总行的派出机构,处于履行央行各项职能的最基层,无论是以前的金融监管也好,还是为金融机构和地方政府提供金融服务及货币政策传导也好,都做了大量而卓有成效的工作。但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目前,随着职能的重新定位,县支行或多或少存地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有些是阶段性的,有些则是自县支行成立以来都没有理顺的。
     =、机构属性不明确。县支行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机构?这是一个长期困扰基层员工且十分敏感的问题,同时,这个问题也是由于基层员工对自己组织依附关系不明而提出的。总行是国务院组成部门,分行及其以下按目前总行的定性是实行行员制,行员制到底是什么制度?是行政、事业或是企业?新旧《人民银行法》对此都未作出明确的界定。而从行业特点和业务运作来看,也存在着很多矛盾:从职能定位来看,基层行行使一定的管理权,所作出的行为也是具体的行政行为,但由于实行垂直领导,在地方上也就不是政府组成部门;从财务制度来看,基层行也是执行行政预算,而每年召开一次的职工代表大会却又是事业或企业的组织管理形式,可算是“一行三制”。
     =、内部管理机制不科学。主要表现在:一是人员年龄结构严重老化。目前,县支行大部分员工年龄都在四十左右,青年员工十分有限,团员青年更是寥寥无几。二是知识结构断层.长期以来,由于业务方面的原因,算帐记帐和拿枪守库也不需要很高的学识水平,不用提升素质就可以年复一年地胜任自己的工作。三是用人机制僵化.人事劳动制度死水一潭,人浮于事,职工缺乏进取心、责任感和危机感,没有制定科学的激励机制,职工政治成就感空间狭窄,载体不多,致使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难以发挥,职工素质也由于缺乏源动力而难以提高。四是工作重心不明。县支行作为央行的最基层,应本着精简高效的原则,主要以从事业务工作为主,而目前的现状是来自各个部门的调研和信息任务考核、党建量化考核、半年和年度工作计划与总结,有些甚至成了按季报或按月报,使得只有两三人的办公室全力以赴还是忙不过来,实在有些“头重脚轻”的感觉。五是内外职责分离。由于有帐有库,安全问题成为县支行的头等大事,作为管理者也深感责任重大,在安全问题上万不可掉以轻心,而对外所从事的一切活动,是面上的东西,做得好坏不影响领导的仕途,也不影响职工的福利,所以,“一心一意保安全,一年四季搞调研”成了县支行的行为取向。六是内设机构不合理。上级各个部门都强调自身业务的重要性,使得县支行无所适从,刚性的人员配置,保卫八人、发行四人、会计五人,国库四人,这种设计本身对一个只有三十几人的县支行是个很大的难题,同时客观上弱化了其他岗位职能的有效发挥,进而对货币政策的传导、调查研究的质量、金融稳定关系的协调、加强与地方政府部门的沟通也产生了影响。
     =、履行职责的能力跟不上。面对职能转换的新形势和新要求,一是观念上的不适应,要从原有的工作思路、工作内容、工作方法和工作要求,一下子转变到“一个强化、一个转换和两个增加”上来,的确还有一个新的实践过程。二是知识上的不适应,如何承担反洗钱的资金监测职责,怎样推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维护金融稳定从何入手等,这些问题迫切需要我们开展有针对性地学习和培训,更新知识,强化能力。三是能力上的不适应。一方面是由于央行职责的宏观性、社会性和基础性的要求,干部职工的素质面临挑战;另一方面,要提高县支行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公信力,就必须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态势和金融运行作出恰当的分析和判断,能够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足以影响地方当局对经济发展的决策,使之在地方政府有一席之地,没有周小川提出的“五型”人才是难以办得到的。
     =、改革时期员工的心理反映。具体表现在:一是部分员工存在失落感。原有监管职能的分离,给履行监管职责数十年的县支行带来了少有的失落,特别以前是直接从事监管部门的干部职工,心理上的调整期较长,作为领导者也或多或少有这个方面的顾虑,担心将来的“行头”地位受到动摇。二是员工普遍存在忧虑感,对今后县级央行的存在与否心存疑惑,特别是对年轻员工,将何去何从?而对于把青春和年华都奉献给央行事业的中年人,更是有种说不出的体验,难道“我们的结局是无言的吗?”三是极少数职工还存在与己无关的思想,反正面包会有的,管你怎样分,“过一天算一天,到时再说吧”。
     =、县支行福利待遇问题。自县支行恢复以来,都是处在改革的最末端,无论是从福利待遇来说,还是从工作环境和条件来看,都与上级行员工存在一定的差距,加之与监管部门的横向对比,县支行员工可谓央行体系中的弱势群体。但是,在履行各项职能过程中,同样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为服务地方政府、服务金融机构和支持县域经济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认可。因此,上级行应该下放一定的政治和福利待遇空间。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