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关于县柞蚕产业的调研报告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发挥柞蚕基地优势  壮大特色支柱产业—关于**县柞蚕产业的调研
      **境内柞坡资源丰富,是全国19个柞蚕生产基地县之一和唯一的一化优质柞蚕茧出口基地县。近年来,**立足柞蚕基地优势,膨胀、完善、提高柞蚕产业,走出了一条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协调发展的路子,促进了县域经济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一、条件有利,得天独厚
   特色明显。**属北亚热带季风性大陆性气候,是南北气候交汇带,自然条件非常优越,土质疏松,光照充足,气候温和,无霜期长,特别适宜一化性柞蚕放养。**柞蚕业始于汉,盛于明清,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蚕茧产量占全省的50­—60%,有“召半省”之称。目前,全县蚕坡发展到105万亩,占全国利用面积1200万亩的10%,占全省200万亩的53%,全县有14个乡镇262个行政村78%的农户从事柞蚕生产,每年柞蚕种卵放养量高达1.6万公斤,产鲜茧350万公斤,实现效益3500万元。
   市场广阔。**柞蚕产业,初步形成了种养加系列化、贸工农一体化、产供销一条龙的雏形。从蚕坡发展、良种繁育、茧丝加工、市场销售到挽手、落绵加工、丝棉、丝毯制作、栎叶、槲叶加工出口都基本配套。县有县办缫丝厂、麻绢厂、纺织厂各一座,手工缫丝户及丝绵加工户两万多户,年产柞丝95吨,柞绸8万米,绢纱190吨,落绵230吨,丝织品120万米,丝绵、挽手近百吨。丝毯加工骨干企业23个,机梁4万多付,从业人员66000人,年生产400多万平方英尺,年产值近10亿元,农民收入达6亿元。2000年6月,**被国家命名为“中国柞蚕之乡”,2003年2月,**一化柞蚕茧、丝(绵)、绸又获世界原产地标记注册成功,在国内、国际上打响了**一化柞蚕品牌,进一步提高了**柞蚕的知名度。**蚕丝的色泽和解舒优于全国各地,始终保持“皇冠地位”,被誉为“纤维皇后”,在市场上称之为柞丝“王牌”。这将是我们占领市场的品牌优势,是了不起的无形资产。
   效益显著。**柞蚕业,是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都好的产业。全县100多万亩柞坡,覆盖率为88%。柞树(墩)的光合作用,能净化空气,增加降水量,起到调节小气候的作用。同时,柞树根系发达,又能防风固沙,减少土壤冲刷,保持水土。柞蚕业除了茧、丝、绸 、毯取得较好效益外,它的挖潜增效综合利用的效益也是可观的。如“九五”期间,13个叶类加工企业,栎叶、槲叶类采摘80多万吨,完成槲叶出口22万箱,完成交货值6200万元,实现利税2100多万元。蚕坡养蚕轮伐,提供栎柴(种香菇原料)90万吨,收入5400多万元。蚕砂(蚕屎)提取叶绿素、蚕蛹做罐头已小有规模,年产蛋白蚕蛹3200吨,高级补肾壮阳雄蛾15吨,销往国内二十几个省市。
   前景可观。我国入世后,蚕丝业发展潜力大,出口形势好。世界组织和协会,从人类生态需要出发,提出“重返大自然”,纺织用品和衣着服饰用天然纤维原料。这无疑迎合了现在人们的消费心态,因而国际市场尤为重视天然纤维制品,其需求量正以10%的速度增长。我县的丝制产品具有柔软、透气、无静电、吸湿性好、光泽优美,倍受世人青睐,入世后国际上需求量大增,出口量有望不断扩大。丝绸内销也在逐年增长,真丝制品每年也正以8%的消费速度递增。
   二、培育特色,促进发展
   政策催动。县委、县政府相继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采取租赁、承包、拍卖等形式把荒山和柞坡交给群众来经营,鼓励他们放胆放手发展柞蚕养殖。使柞蚕业逐渐由随意、粗放经营向有组织、集约化、产业化经营发展。
   科技推动。加大科技兴蚕力度。坚持科学制种,坚持常年开展送技术、送科技下乡活动,组织6名高级农艺师带领有关专业技术人员,编写教材,发放资料,把柞蚕饲养技术送到田间地头。并组织县、乡、村、组四级技术覆盖网络,使全县75%以上的养蚕户成为养蚕技术明白人。
   龙头带动。围绕柞蚕的茧、丝、蛹、绢、绸等,先后吸引各种社会闲置资金5000多万元,组建了**豫丰蚕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经纬纺织有限公司等一批龙头企业,采用“公司+协会+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开发出“经纬丝绸”、“丹霞丝毯”、“五香蚕蛹”等一大批名牌产品,产品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宣传促动。一是上网宣传。开通中国**柞蚕网,在国际互联网上发布信息。与中央电视台联合录制“远山在召唤”等专题片,在《中国特产报》上刊登**柞蚕专版。二是借会传媒。组织参加豫洽会、市“两节一会”等节会,宣传推介,提升**柞蚕在国内外市场的知名度。
   三、问题突出,面临挑战
   蚕业法制不健全。乱制种、乱毁坡现象时有发生,无执法依据,更无执法队伍,无力解决。扒“木花”,滥砍乱伐栎圪塔现象屡禁不止,案件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造成蚕坡毁坏严重。
   蚕种质量不优。一是质差、量少、太贵。年需种两万多斤,只能生产一万多斤,缺50%。老场设备陈旧,包袱太重,处于维持状态,个体制种更难保证质量,因而病毒率高达8%以上(行业国家标准是2%以下)。每斤蚕种200多元,蚕农难易承受。二是蚕业科技人员青黄不接。蚕业大专生转行,老科技人员下岗,老蚕倌已不能上山养蚕,年轻人不会养、不愿养。三是投入非常难。育种定补取消,制种资金没着落,科研经费、科技人员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