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XX白下区在国内率先进行社区民主自治的探索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没有街道办事处的城市基层社会该如何管理?去年3月30日,我市XXX开全国之先河,撤销淮海路街道办事处,进行城市基层社会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将涉及行政执法、行政管理的工作归位给区政府职能部门,把原来区政府管理的社会化职能归位给社区。     这一管理体制新模式一出台,民政部有关负责人便称其意义“不亚于当年凤阳小岗村的改革”。     本月5日,国家民政部部长李学举来到XXX专题考察调研,对这项改革成果给予充分肯定和鼓励,并希望积极推进,为今后我国政府行政管理层级的改革探索路子、积累经验。     区政府职能部门直接走到前台为百姓服务,阻断将自身职能流向社区居委会的“漏斗”     对街道办事处的现状,XXX委书记马和欣有个形象的说法:“城市基层大量的行政事务和社会事务沿着政府层级‘漏斗’,落在了区政府派出机构——街道办事处身上,最终又‘漏斗’到了社区居委会身上。街道办事处扮演着一级‘准政府’的角色,样样都要管,社区自治不到位。”     原淮海路街道办事处,仅其社会事务科就对应区民政等11个职能部门,有些事办起来困难较大,老百姓真正要办一些事,最终还得到区政府职能部门。街道办事处往往又把主要工作精力放在经济创收和各项迎查活动上。而社区居委会由于其经费、人员配备、工作部署与考核,很大程度上依赖办事处,就得承担区、街道各部门交办的名目繁多的任务,整天忙于应付,社区自治有不到位的现象。     2002年3月,在民政部和省、市民政部门的具体指导下,XXX选择了地处新街口地区、经济较为发达、人口整体素质较高、面积较小的淮海路街道作为体制改革试点。撤销淮海路街道办事处,将涉及行政执法、行政管理的57项职能交给区政府13个职能部门,原来由政府管理的社会化职能归位给社区,一些社会公益性服务工作交给专业化社会工作者承担。为方便老百姓办事,建立淮海路社区行政事务受理中心,内设劳动保障、民政事务、计生服务等6个政务窗口,区政府职能部门直接走到前台为老百姓服务。为加强党在城市基层的执政地位和核心作用,作为区委的派出机构,淮海路社区党工委同时建立,加强对社区基层党组织的领导和指导,支持和保障行政部门依法行政、社区依法自治,维护社会稳定。     从下达命令到协商办理,政府职能发生根本性转变,行政成本大幅降低     7月21日,淮海路社区行政事务受理中心。一位低保户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证。他告诉记者:“以往办理低保证明,得先向社区申请,由社区交到街道初审后再报区民政局,手续繁杂。现在只要社区将申请直接交到中心,审过以后就可以办理了。”     街道撤销后,社区居委会的同志也切实感到了政府职能的转变。淮海路社区居委会主任仇学兵告诉记者:“以前搞卫生,都是由街道布置下来,社区居委会主任拿着扫把扫马路再正常不过了。现在社区环境卫生由区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直接负责,我们只起一个协助的作用。举个例子,社区里有卫生死角,我们打电话反映,他们派人来清理,如果搞得不好,我们还会打电话举报。”     市民政局副局长张大金说,街道管理体制改革后,除了人头费,政府的行政成本也大幅降低了。现在,社区的计划生育专职干事就是区计生局派的人,用的是计生局的钱,这也逼得政府部门在做一些事情前要计算行政成本。     “过去政府有关部门对社区居委会布置任务都是行政命令式的,现在改成了协商式的。”延龄巷社区居委会主任周蓉告诉记者:“以往,每到年底,政府各个口子都向我们要总结材料,有些数据甚至要根据他们的意愿来编。现在不管哪个部门来布置不属社区居委会职责范围的事情,我们都可以说‘不’。如果确实需要社区居委会做也可以,但有一个原则——‘费随事转’。有一次统计部门要我们对辖区内的事业单位进行统计,付费后,我们才协助把任务完成。”     “人、财、事”全由自己管,社区居民自治意识和能力空前提高     近日,淮海路社区居委会召开全体会议,12名委员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决定不聘用一个在非典期间擅离职守的社区工作者。消息传到淮海路街道工委书记章杰芹耳中,他说:“以前决定用哪个社区工作者,往往是街道说了算,现在这种权力交到了社区手中。有些事,往往是社区做了以后我们才知道。”     无论是管人、管钱还是管事,如今很多方面都由社区说了算。周蓉介绍,以前,社区居委会的费用由区政府先拨到街道,社区居委会主任买个扫帚都要街道主任批。现在,费用由区政府直接拨到社区居委会的账户上。社区居委会还成立了专门的理财小组,200元以下的费用由社区居委会主任直接批,200元—500元的费用由理财小组开会讨论决定,500元以上的费用报社区居委会成员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