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现象在江上根子在岸上 长江非法采砂为何屡禁不止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提起长江非法采砂者、安徽农民xxx,南京市江宁区水政监察大队的执法人员既头疼又无奈。从去年3月至5月间,xxx仅在长江江浦七坝江段就因非法采砂被查扣三次,罚款29万元。每次被查处,xxx都信誓旦旦地保证再不参加非法采砂,但每次查处一过就重操旧业。   xxx仅是众多非法采砂者的一个。长江非法采砂为何屡禁不止?新华社记者就此进行了一番追踪调查。   30万元罚款挡不住偷采者   今年1月,记者接到有人非法采挖江砂的举报后,来到了南京市长江第一号险工险段——大胜关江堤。在这里记者看到,有的地方裸露在外的泥土河床不堪江水的冲刷,一些泥土已经下陷,逼近堤岸的护坡。   今年2月中旬,水利部、公安部、交通部也对长江鄂赣边界、皖赣边界江段的非法采砂实施了联合执法行动。行动共查获了7艘大型非法采砂船,其中湖北境内2艘、江西境内4艘、安徽境内1艘。然而,就在这次联合执法行动后,江面上又出现了许多非法采砂船。水利部有关人员通过暗查发现,2月24日晚上,仅安徽境内就出现了10多条非法采砂船。   是什么使非法采砂屡禁不止?“利润,巨大的利润驱使。”南京市江宁区水政执法大队的一位执法人员说道。据了解,在长江河道里大量采砂,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盛行于90年代,尤以长江中下游为甚。采砂利润丰厚。据保守测算,一艘1000马力的“吸砂王”,每小时可采砂上千吨,按每吨平均价14元(质量好的18元每吨,质量差点的10元每吨)算,就是1万多元的收入。难怪有的非法采砂者称,采砂船好比印钞机。   千船竞发采江砂,不仅阻塞航道、扰乱正常通航秩序,而且对长江大堤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一度猖獗的采砂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某些河段的结构和水流走势,以致冲淤失衡、崩窝、塌江等险情加剧,局部河床恶化。在1998年的长江大洪水中,江西九江大堤发生崩岸,就与滥采江砂密切相关。   有些执法部门充当“保护伞”   在大的采砂船上,领头的人往往被称为“带泵的”,他们对水政执法人员自称是船主或股东,其实他们是职业偷采者,在偷采前他们与真正的船主约定好,采砂船一旦被查到,由他们负责“摆平”,既使受到罚款处理,也由带泵的人交付。但偷采成功的话,带泵人可以获得三到四成的采砂利润。   据南京一些水政执法人员透露,为了获取高额利润,这些“带泵者”雇佣车辆、渔船、线人,24小时“盯梢”水政监察人员及水政监察执法船只。他们的吸砂船上还装备有卫星定位系统、夜视仪等一大批先进的仪器。有时水政部门开展执法行动,他们都能事先得到消息。即使被查到,他们也能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减轻处罚,然后继续偷采江砂。   “带泵者”之所以“神通广大”,主要原因在岸上。黄砂开采的巨大利益,使沿江许多地方政府把这一行当看成了一本万利的“无烟产业”,进而以收费代替管理,放任自流。有的地方部门或地方企业干脆与非法采砂船签订协议,“你给我多少钱,我负责帮你在24小时之内摆平一切。”   在日前召开的长江河道采砂管理工作会议上,水利部门的一位负责人介绍,在一次暗查行动中,他们发现有很多港监船就在非法采砂船的旁边,也不知这些船是打击非法采砂者还是保护非法采砂者。令他疑惑的是,“若是打击,为什么一见到水政执法船,这些港监船就跑了?”   南京市水政执法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现在许多管水上的民警对我们的意见很大,原因是我们水政部门对非法采砂打击力度很大,使得南京江面的采砂船少了许多,少了采砂船,他们难以完成罚款任务。”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水上民警对待采砂船,一般是找个理由罚点款,至于这些采砂船究竟在干些什么,他们管不了那么多。   “现象在江上,根子在岸上。”谈起非法采砂,水利部副部长张基尧说,一些地方禁采管理流于形式,对打击非法采砂敷衍了事,地方保护主义严重。一些地方禁采管理制度不落实,对非法采砂睁一眼闭一眼;一些地方为了局部利益,不顾全局,暗中纵容非法采砂;一些地方以罚代管,对抓获的非法采砂船罚款了事,不按禁采要求严厉查办;一些地方个别执法部门与非法采砂者相互勾结,甚至充当“保护伞”,干扰执法工作,加大了水行政执法难度。   从源头上制止非法采砂   尽管国家和江苏省、安徽省都出台了禁止在长江非法采砂的有关规定,但在两省交界处,仍有船厂在制造采砂船,这些船只在两省水域来回游动,躲避打击。一位执法人员向记者透露,去年有一个造船厂就接到了10艘采砂船的订单。   “一边是水政执法部门严厉打击非法采砂船,一边是不断有新的采砂船进入长江,这样下去,哪天才能做到江砂的有序开采。”南京市水政执法监察支队第二大队佘队长说,“国家必须从源头上保证不让新的采砂船进入长江。”他建议,国家可以在宏观产业政策对采砂船的生产进行调控,对新进入长江采砂船不再发放船舶登记证。   据了解,一艘大型吸砂船市场价在200万至1000万元之间,很多人是倾其所有购买的。对于经营小型采砂船的非法采砂者来说,非法采砂是其生活的基本来源。他们大部分是江边的渔民,由于长江鱼类资源减少再加上禁渔期,这些人没了生活来源,于是他们把渔船改装成采砂船,一家老小的生活来源全部寄托在非法采砂上面。帮助采砂者寻找新的出路,是从根本上解决非法采砂的一项重要内容。   “打个比方,我们水政执法部门就如同医院的外科医生,所采取的措施仅仅治标,不能治本,要想标本兼治,必须到内科寻求出路。”南京市江宁区水利局周正洋副局长说。他认为,对于“采砂王”和小型采砂船的船主,政府必须解决好他们的出路问题,让他们不采砂也照样有饭吃。   另一方面,600多艘“采砂王”,按每艘200万元的价格算,就是10多亿元资产,这还不包括小型采砂船。如果都弃置不用,是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