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XXX州番禺区委书记XXX调查

时间:2007/11/4栏目:调查报告

    不久前,一篇由XXX基金会顾问何铭思撰写的长篇文章细述了XXX在1993年到2003年投资南沙过程中,受尽“地头蛇”XXX敲诈勒索、盘剥刁难的全过程。XXX与XXX的恩怨初爆出来,舆论一片哗然: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霍XXX竟也会有这么多委屈!有评论沉痛而呼:连XXX都敢欺负,这样的地方官还怕什么人?     当我们把目光从XXX个人的腐败移开,重新考量XXX基金会与南沙开发区管委会 的合作,发现在梁并不主政南沙的时间里,双方的合作仍充满了龃龉。到底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一个腐败分子影响了XXX的计划,还是地方的官场场习气拖了南沙开发的后腿,抑或是投资者与政府管理者基于不同立场而对南沙开发的方向产生了分歧?     现在的事实是,南沙开发区管委会已行将淡出,南沙开发建设指挥部统领南沙开发,XXX基金会的小南沙计划势必融入“再造一个新广州”的大南沙开发浪潮中。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与政府之间可能仍需要充分的磨合和沟通。记者探听到的消息是:双方合作顺畅,种种不快都已成为过去。    今年8月,香港媒体刊载XXX基金会顾问何铭思撰写的有关全国政协副主席XXX在开发南沙过程中受到“地头蛇”XXX刁难的长篇文章,受到广泛关注。XXX曾任南沙开发区第一任党委书记、番禺区委书记、区政协主席等职,2003年因涉嫌受贿案发被捕。     何铭思回忆,XXX开发南沙,一直得到中央和省市领导的关心和支持,这是南沙得有今日的重要条件。只是在跟地方具体主管工作的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XXX遇到的困难、遭受的打击和挫折,实在难以为人道。出于无奈,XXX第二年在北京“两会”上讲了一段话:“我参与内地改革开放事业是义无反顾的,也是‘不走回头路’的。我已年近80,还有何求?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再次提醒一句:市场运作靠法律保障,法律靠信誉支持。”     何铭思对记者说,如果不是XXX东窗事发,受到拘审,XXX恐怕还要忍。     “海边上你所看到的,都是XXX的‘地盘’。”一位从深圳来南沙玩的男子对他的朋友说。     这是在天后宫内45米高的南岭塔上的视野。居高俯视,12月11日中午的珠江口外、伶仃洋上烟雾氤氲。在面前这条西北-东南走向的海岸上,由近而远,依次可见:天后宫、浦洲花园、蒲洲高新技术开发园、南沙大酒店、中华总商会大厦、世贸中心大厦、东发码头、南沙客运港、虎门渡轮码头。     恰如外界评说:7.1公里长的黄金海岸线!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香港著名实业家、全国政协副主席XXX买下了南沙东部的22平方公里土地。     “XXX每次来都有警车护卫。”在摩的司机老李印象里,XXX在南沙是极其威风的。     然而,今年8月间,何铭思撰写的一篇文章却细述了XXX投资南沙过程中受“地头蛇”敲诈勒索、盘剥刁难的遭遇。     何文所指的地头蛇,竟是先后任南沙开发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番禺市委书记、番禺区政协主席的XXX!     而XXX,亦早于去年年底被双规,并于今年8月26日受审,后获刑12年。经查明,在1993年到2003年十年间,他受贿总额折合人民币近180万元。     何铭思笔下的霍梁十年     何的文章先是见诸香港媒体,后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并在更大范围内产生强列反响。     “见面是笑口盈盈,背后却飞脚横踢。”82岁的何铭思在文章中这样描述XXX对XXX的态度。     何铭思说,XXX主持南沙开发工作,正式记录在案的工作例会,到20 04年8月5日是第508次。其中至少有十年中的400多次会是梁氏代表官方直接或间接参与的。非正式碰头会的次数更不计其数。     何铭思披露的XXX对XXX的“敲诈勒索、盘剥刁难”大略如下:XXX在南沙搞个东发码头。他们(指XXX等人-记者注)紧挨着这码头,硬逼XXX白掏两千万给他们搞个同样的南伟码头,并交由现在被称为梁某第一亲信的同案犯陈某管,当地的货物就往自己的码头拉。几乎是公开拆你墙脚。厚黑至此,XXX亦竟能大度宽容,说不要跟他们争这种小利。     XXX在南沙开了个直航香港的高速飞船码头,他们在莲花山港口照搞一个同样的码头。一个县级单位建有两个一级口岸,全国也仅番禺一家。靠的也是中央对XXX的支持。更难忍受的是,地方官派到港口的主管人还利用南沙港口走私;违反外汇管理条例,被处罚的却是XXX。     XXX在南沙搞了个高尔夫球场,他们在北面莲花山照搞一个;XXX搞个天后宫,他们在前面“开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