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当前农村思想政治工作淡化的表现,原因及对策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目前农村的思想政治工作总的情况是热在县市、冷在乡镇、死在村组。不少基层思想政治工作已被束之高阁,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非无产阶级思想泛滥。信鬼神: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不少人相信有神论,在一次问卷调查中收回的570余份问卷中,相信鬼神存在的占87.6%,持怀疑态度的占10.2%,不相信的仅占2.2%。在一个不到50户人家的小街上,几乎家家户户门口挂有一个用来插香的小竹筒。大门门框两旁残留的春联都是诸如“玉兔临世神护佑,神虎回宫降吉安”、“我敬神灵求平安,神佑人间万事祥”之类的带有浓厚神灵气息的对联。信天命:从调查的结果来看,相信天命的人比相信鬼神的人更多,几乎百分之百的人找到算命先生算过“八字”或家人代替算过。不少集贸市场有比较固定的算命摊点。稍微有点“专业”水平的算命先生不再走村串户,配一个叮当叫喊“论生辰看八字,观气象推流年”来招览生意了,而是坐堂待客、足不出户,且生意兴隆。据一名算命先生透露,每逢集日,最少也可以算上10人,最多算过40多人,平日里也有三五人不等。一个书店的老板反映,在农村只有两种书好卖,一种是种养方面的书,另一种就是算命、看相、看风水方面的书。信无政府主义:这种人实质上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在他们看来:“官钱权,紧相连,当官靠后台,赚钱靠乱来”,因而他们削尖脑袋投机钻营,拉帮结派争“村官”,置党和国家的法律、政策、村规民约于不顾,我行我素。信宗族:近年来宗族势力有所抬头,在同姓氏的大湾大户中,或明或暗地有族长,由族长掌权,有事由找族长,由族长说了算。有的甚至将村两委放到一边,族长凌架于村两委之上或者族长、村长一肩担,公事为族事论,族事作公事办。
       二是不关心国家大事,个主义思想严重。在问卷中有近80%的人答不全中央主要领导人,有70%的人将实行近20年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视[找文章到范文先生网-一站在手,写作无忧!大=秘=书=网=站]为在责任田、自留地视为私有财产,突出表现为在责任田、自留地上建房视为合理合法。对民主政治也不关心。目前村两委换届,个别村有近一半的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不参与投票选举。
       三是要求上进的人少,对党的感情不浓厚。调查表明,除一些已担任村干部的非党员有要求向组织靠拢的愿望以外,其他的人为数不多。甚至有些“光头”党员一年未交党费,未参加过一次组织生活会,组织观念不强,政治思想落后,不讲原则,不讲奉献,埋怨情绪特别大。
       四是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发挥不够,部分村支部不讲政治,不做群众的政治思想工作,遇到问题不做耐心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甚至讲一些无组织、无原则的“大道理”。这样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只能间离党与群众的关系,自损党的形象和自己的威信,影响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力。
   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基层党组织对农村政治思想工作认识不高。在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的二十多年实践中,基层党组织不同程度地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即只重经济不要政治,用经济指标衡量一切,替代一切。在乡镇这一层,或多或少地产生这样一种倾向,就是认为思想政治工作是项软指标,上面考核本级不易,我们考核下面也难,所以干脆不抓。具体来讲,在乡镇一级对淡化农村政治思想工作有三种类型,一种是乐观型。认为现在农村的政治思想工作基本上过得去,抓与不抓是一回事,尤其是电视已经普及,党中央的声音可以一喊到底,上级已经为我们做了必要的政治思想工作,无需我们多此一举。二种是悲观型。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目前农村单家独户,人口流动性大,人们接受外界新鲜事物多,思想活跃,我们的政治思想工作已经苍白无力,无人肯信。三种是无所谓型。这种人认为做政治思想工作是“虚功”,做也可,不做也可。看不出多大成效,起不了多大作用。
   二是做农村政治思想工作的氛围不够,气氛不浓。实事求是地讲,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来,我们党对政治思想抓得不如过去紧,造成了时紧时松的局面。作为县区一级对乡镇抓农村的政治思想也没有列入一项重要的考核内容,乡镇在经济工作任务繁重的同时,也不想过多地去自寻烦恼,自找事干,采取应付态度,上面喊一下,下面动一下,动与不动也无关大局。
   三是当今农村的政治思想工作难度太大。自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农民群众与乡村的联系不如过去那么密切,农民的自主性大,流动性大,召集一个会议都难以开拢,更谈不上组织学习,灌输党的方针政策和理论知识。在新的形势下,传统的方法无法显示出作用,新的工作方法又探讨不够,所以农村的政治思想工作无法展开。
   四是队伍不齐,阵地不多,方法不活,适应不了农村的新形势。虽然在乡镇设有宣传委员主管意识形态和政治思想工作,但因党委集体淡化政治而淡化。尽管我们经常要求要配强宣传委员,但配上来的仍然是参差不齐,要么是只有行政能力,(本篇文章来源于←大←秘←书←网-百度直接输入“ 大 秘 书”第一个网站便是 )不具备理论水平,要么只有理论功底,却无号召力和感染力。况且乡镇中心工作多,乡镇宣委潜心下来做政治思想工作的时间少,久而久之,宣传委员的功能被异化,实际上只是一名做中心工作的党委成员而已。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