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赴浙江温州挂职锻炼调研报告-解读温州经济

时间:2007/11/4栏目:调研报告

   
    “适度政府”的明智之举
     温州经济是“适度政府”起导向作用的经济。在温州,感受最深的一点是,温州的政府定位比较准,执政为民的本质体现的比较好。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首先考虑的是老百姓的利益,把富民作为强市的基础,实实在在体现了为人民服务,代表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政府作用这个问题上,温州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计划经济条件下, 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政府是“无所不包”的“硬政府”;改革开放初期, 出于放松极左禁锢的考虑,政府是“无为而治”的”软政府”,通过“放任自流”的方式推动民营经济的大发展;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政府本着“对不该管的事要少管不管,对该管的事要认真管好”的思路,积极寻找“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适度政府”定位,多引导少干预,以服务为主。将很多管理职能放给了行业协会。对修桥、铺路等城镇社会事业建设,政府抓规划,民资来操作,形成了一种政府与民间平等合作,“全民”参与社会事业建设的局面。在“有为”方面,率先出台了很多保护民营经济的法规和政策;开展以制止“三乱”(乱收费、乱摊派、乱罚款)和控制“八多”(过多的会议、检查、评比、办班、考试、验收、参观、应酬接待)为主要内容的“纠风治乱”活动;不遗余力地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维护温州商誉;通过总体规划和工业园区建设, 引导民营产业合理布局,全力打造国际轻工城。此外,温州各级政府在健全民主制度、强化民主监督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
   知耻近于勇
     学习经验的根本目的是为我所用。但是,像没有一个地区的资源是全面的一样,没有一个地区的经验是全面的。我们山西、我们大同与温州比,地理环境千差万别, 区域文化各有特色,发展程度各不相同,就是我们一个省内的各个市,一个市内的各个县情况也不尽相同。所以,照抄照搬“温州模式”既学不会,也不可能。说到底,还是要立足自我,放眼全球,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学习温州经验,必须解放思想,更新观念,进一步强化发展意识和创新意识。与温州比,我们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但我认为最大的差距不在经济实力,而是在思想观念上,在思维方式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讲了多少年,道理再浅显易懂不过,但我们没有真正做到。温州能够创造性地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允许干的放手干,拼命干;没规定的大胆干,创造经验;不允许干的想办法试着干。而我们,允许干的,看人家怎么干,我再干;没规定的怎么能干;不允许干的我坚决不干。这就是差距,这就使我们丧失了很多机遇。浪费政策是最大的浪费。在温州,人人在吃苦,人人都想当老板,人人都在找活干。在街头,在社区,很少看到一堆一堆打牌、下棋、聊天的人, 当老板也可以睡地板。但我们山西、我们大同人做不到。小富即安,“我不富,但我不苦”。常常可以看到一堆一堆的人在那里打牌、下棋、拉家常。我们的职工,长期以来对一生一业,一人一岗, 固定不变的就业方式比较习惯,觉得其保险、规范,一旦这种就业方式发生了动摇,就无所适从,动荡不安,不找市场找市长,上访、告状、“等、靠、要”。就没想到,向外走一步海阔天空;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实际上,到市场的风雨中搏一搏,试一试,成功的机遇很大。我们的干部“官本位”思想比较严重,很像个“官”,真拿“官”当给老百姓看,甚至有不少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吃、拿、卡、要”。在他们的思维中,管理、管理,只有管住才有人“理”;要害、要害,先向你“要”,“要”不上就“害”。在温州,这方面的问题不能说不存在,但数量很少。干部的思维方式比较新,他们认为:老百姓的权力最大,只要我们政府没做出规定,老百姓就可以干。干部与老百姓的距离比较近,百姓可以随时进门说事情,365便民服务中心,天天有人办公。面对新生事物,面对改革初期的一些不规范行为,他们不是横加指责,下手扼杀,而是先发展后规范,先繁荣后市容,先流通后变通,先放开后引导。只要有利于老百姓的事,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必要时两只眼都闭上,允许老百姓去闯改革的真空地带。他们说:对党负责与对百姓负责是一致的, 只有这样才代表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真正做到了不唯书、不唯上、不信邪、不怕压、只唯实、只为民。要改变山西、大同的落后局面,缩小差距,我们必须在思想上、观念上进行大的转变,一切妨碍发展的思想观念都要坚决冲破,束缚发展的做法和规定都要改变,影响发展的体制弊端都要坚决革除。把我们山西的改革开放开得再阔一些,放得更大一些,站得更高一些,看得更远一些。
   做大民营经济是大同的必由之路
     学习温州经验,必须加大国有企业的改制力度,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相比,最大的问题是机制不活,产权不明晰。由于机制不活,干部能上不能下,职工能进不能出,工资能升不能降。由于产权不明晰,就容易使一些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发生短期行为甚至化公为私。如果把企业的资产积累比作滚雪球的话,则民营企业是冬天滚雪球,越滚越大;而我们的一些国有企业和乡镇企业,则是春天甚至是夏天滚雪球,越滚越小。所以,我们必须加大对国有企业和乡镇企业的改制力度。清华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魏杰,有个形象比喻,他说:我们一些国有企业的改制,好比一家人有三个姑娘,老大有50多岁,老二也30多岁了,老三20来岁, 当家的千方百计,费了好几年的时间,先把老大嫁出去了,这样老二也接近50来岁了,等再把老二嫁出去,老三也人老珠黄不吃香,没人想要了。在国企改革问题上,我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