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考察报告 >> 正文

南街村考察报告

时间:2008/6/24栏目:考察报告

一、南街村并未改制,王宏斌不是资本家

  《南都报》说,“南街村早在3年前(2004年)就进行改制(由集体所有制改为股份制)”,“共产主义引路人”王宏斌变身“红色资本家”。轰动全国,误导读者。我们带着这个问题在南街村调查访问了许多村民,他们异口同声都说没有改制。有些村民还在我们的笔记本上签了名。

  井洪欣(75岁,中国共产党党员)愤慨地说:“这是造谣,南街村根本没有改制,没有股份化这回事。我敢拿我的党性党籍保证。我最了解南街村,我才敢说这句话。”

 

访问75岁的老党员井洪欣(2008-04-13)

  杨翠荣(50多岁)说:“谁说南街村改制?不真实。我们一直是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的路。王宏斌跟村民一样,不是资本家。”

  王晓茹(30岁左右)说:“王宏斌是好领导,坚持发展集体经济,为村民谋幸福,大家都亲切地叫他‘班长’,信服他,认可他。”

  “我叫王东来,毛泽东的‘东’,周恩来的‘来’。《南报》记者存心不正,他是造谣。我们坚定不移走集体经济道路。‘班长’不是资本家。”

  ……

  南街村民和干部都说没有改制,为什么《南报》一再咬定“南街改制,铁证如山”,王宏斌“私下把村企业转为私有‘归他个人名下’”呢?他们抓到了什么钢鞭作为打击南街村的武器呢?我们深入调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2000年,河南省发了一个文件,要求全省企业公司股份化。工商管理部门要南街村集团法人进行股份化登记。坚持公有制(集体所有制)的村干部认为股份化就是私有化,不愿走回头路,不去办。拖到2004年,受到各方面的压力,银行不贷款,流动资金不足周转不灵,经办人只好以村领导班子十几名干部的名义去办了股份登记,填写了王宏斌有9%的股份,有名无实。这是在与市场经济接轨、在股份化大气候的特殊情况下,迫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登记之后,村内宣布,股权属全体村民所有。2005年,王宏斌答《经济观察报》记者问,又公开说:“我们决不会搞股份制,这不会动摇。”“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太好了。实践证明,只有走这条路才能共同富裕,消除两极分化,消灭剥削。不讲发展集体经济,社会主义新农村就建不起来。”2006年11月9日,17名村干部又签名声明股权属南街村集团所有(见复印件)。2007年,王宏斌又在北京《马克思主义研究》上发表论文《坚持发展集体经济才有社会主义新农村》,重申南街村发展集体经济决不动摇。大家都知道,南街村的一草一木都姓公,土地、工厂、企业等等都属全体村民所有,任何干部无权私占。

 

17名村干部签名声明股权属南街村集团所有

  南街村如果真正是股份化了,从2004年起,就会按股份分红。但铁的事实是:王宏斌等村干部和村民都未分红。全村仍旧实行工资占30%的按劳分配和福利占70%的按需分配制度。村民老杨告诉我们,今年春节,每人分得猪肉7斤(回民分羊肉10斤)、鱼3斤,牛肉、油、蛋、面粉等十几种物品,以及每人130元的福利代金券(可以在超市自由购买自己喜爱的东西)。他们过着丰衣足食、共同富裕的幸福生活,绝大多数人维护公有制,不愿拆散集体经济回到单干去。

  调查结果:一、南街村迄今为止绝对没有改制,绝对没有私有化。王宏斌、雷德全说的是真实的。二、“共产主义引路人”王宏斌没有变成资本家(没有股份,没有存款,没有私车,没有别墅,村民们都住在环境非常优美的花园之中的新楼里,他家仍住在一座平房中,我们看过,还不如村民住的花园区环境好)。

  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说王宏斌不是资本家,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为什么《南报》记者要在众目睽睽下大造假新闻,强行将资本家的“美好桂冠”戴在真正的共产党员王宏斌头上呢?资本家现在叫民营企业家,很合法、很时尚、很光荣啊!许多敬财神的人求之不得,傍大款的记者、文人争相追随巴结、赞美,是天大的好事啊。为什么王宏斌不领情,拒绝戴这顶别人求之不得的光荣、时尚的帽子呢?不真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十足的“二百五”吗?!

  股份化是主流经济学家“厉股份”大力提倡的,也是合法的。股份制好得很,公有制糟得很。为什么南街村民还要“偷偷”坚持集体经济呢?不是一群小傻瓜么?上官记者绞尽脑汁、精心编造的爆炸性新闻,是经过某党员大编审查润色才公开发表的。“南街村悄然改制,王宏斌变身红色资本家”是表扬和赞赏南街村与时俱进呢,还是造谣、诽谤打击走集体经济道路的南街村人和死不悔改的共产党员、“走社派”王宏斌???我们百思而不得其解!问村民,村民说:真的说不假,假的说不真,《南报》记者不老实,乱炒作。村党委办公室副主任雷德全说:《南报》那位记者太没有职业道德了!他没有访问过王宏斌,我也没有见过他,完全是任意瞎编,连广播《东方红》乐曲的时间也写错了。

  许多人都说上官是正路不走,走歪门邪道。凭道听途说,捕风捉影,凭主观臆断,胡编乱造,攻击南街村,诬蔑王宏斌。他说南街村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王宏斌“狡黠”,说的是一套,干的又是一套(这样的假党员的确有,说的社会主义,干的资本主义。可惜《南报》不去如实报道,反而造假新闻诬蔑王宏斌)。南街人说的不算数,小岗村人5年来三进南街村考察,最后,小岗村新任党支部书记沈浩题词:“学习南街村,壮大集体经济,走向共同富裕。”该是客观、真切、中肯、可信的评语吧!

  三个月来,“南诸报”某些人阴阳怪气,造谣何其多,心肠何其黑,笔尖何其毒,他们肆无忌惮攻击南街村的目的何在呢?著名的老革命、正直的老作家魏巍写了一首快板诗:《学习南街村,爱护南街村,保卫南街村》,刊登在《南街村报》上,一针见血揭露其丑恶面目,村民齐声叫好!我们摘录其中一段于后:

  南方有个“放屁报”,专放毒气和臭炮。

  最近更加疯狂了,对准南街开了炮。

  瞎胡编,乱造谣,他说南街股份了,

  干部把南街私分了,还说南街搞独裁,

  “共产主义社区”破灭了。

  这声臭炮不要紧,臭气熏天乱人心,

  我向南街核查了,件件是假不是真,

  “放屁报”心毒手又狠,到底它是啥居心?

  啥居心?啥居心?它要在中国刨了“共产根”。

  毛泽东思想是个大障碍,绊脚石就是南街村,

  只有把一切障碍清除掉,

  “资本万岁”就实现了。

不是吗?请看下一篇:南街村考察报告(之二)

 

“南街村资不抵债,共产主义神话终结”?

——南街村考察报告(之二)

南荣民 谢明康

 

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而努力奋斗!

(谢明康2008年4月13日摄于南街村)

“南街村资不抵债,共产主义神话终结”,是《南报》精心研制、连续放出的一发特大重量级炮弹,臭气熏天,流毒甚广,一再被某些反共文痞重复引用。“南街村资不抵债”、“银行贷款16亿,本金利息至今未还”,是打击南街村的钢鞭。我们调查结果,与事实不符,“南街村资不抵债”是弥天大谎。

(一)南街村向银行贷款不到16亿,就算是16亿吧。该村现有资产毛估是29亿,纯估也有26亿之多。26亿资本贷款16亿,怎能说是“资不抵债”呢?精英记者怎么连小学生懂得的加减乘除都算不清楚?现在的市场经济,贷款超过资本的在全国各地大有人在。有的10万资本,贷款15万,超过50%;有的100万资本,贷款200万,超过100%;还有的玩空手道,贷款几千万的也不算稀奇,据说都是正常的,发展民营经济的需要嘛!南街村的资产大于贷款,比例为61.54%,绝非资不抵债。

(二)《南报》散布“南街村贷款本金利息至今未还”,又是严重失实,天大的谎言。事实是:有借有还。南街村从贷款投资建设啤酒厂、方便面厂、印刷厂……以来,至今总共已还利息11.15亿元(贷了又还,还了又贷,历年付息累计。2004年以前,银行贷款正常还本付息)。《南报》硬说“南街村贷款本金利息至今未还”,纯属造谣,其用心何在?!

(三)王宏斌贷款一没拿去赌博,二没拿去包“二奶”,三没拿去造私人别墅,四没拿去炒股票,五没拿去行贿买土地、搞房地产私人赚大钱。贷款完全用于基本建设和建工厂建学校,不是用于个人发财做资本。更不是象牟其中那样,没有资本空手套羊,贷款6亿多,大吃大喝,大摆排场,花天酒地,用银行的钱象瀑布一样流,先把大量人民币换成美圆,转移美国,然后让二太太和儿子飞到美国,在美国买别墅,过天堂生活,最后是本利泡汤,使国家和人民遭受重大损失。这样的现实例子还少吗?《南报》如果真正仗义执言,有写不完的文章,只要你们这样做了,我们这些老百姓会由衷地崇敬你。然而相反,你们对那些偷税漏税、欠债营私的暴发户却一声不坑,反而对发展集体经济的南街村造谣、诽谤、中伤,爱憎分明,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四)在大集团的工商经营运作中,贷款是正常的事,资金周转,货币流通,金融借贷是大企业必要的一环。大量贷款给民营企业发展私有经济是合法的,正常的,“坚决挺私”是正确的,难道贷款给南街村发展集体经济就不合法、不正常、不正确了么?何必厚彼而薄此呢?老板贷款的目的是发展生产,最终是为个人发财、个人享受,而南街村贷款是为发展集体经济,最终是为全体村民谋幸福,有福大家享。南街村的大量贷款至今还在26个企业中正常流动、运作,并未破产。《南诸报》先造谣说南街村早在三年前转制,又造谣说王宏斌成了资本家,还散布“资不抵债”,甚至诬蔑南街村“制造假种子坑农”,一次又一次“揭秘”、“曝光”,恨不得一手掐死南街村。你们手握话语霸权,借党报的名义来整共产党,在全国蒙蔽未到过南街村的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造成南街村极大损失:① 到南街村旅游观光的人一时减少了;② 银行催还贷款急了;③ 供货商、销售商担心企业倒闭,犹豫观望了。而你们却窃窃冷笑,于是又以胜利者的姿态写了社论《请南街村慢慢倒》,说什么让“死亡期拖得长一点”,让“糊涂人”认识到“从革命到爱国”都是骗子骗人的,还说“时间是骗子的天敌,不妨先冷眼观之”,看什么呢?看“公有制(集体经济)的历史终结”,看村民起来如何造王宏斌的反,看弄虚作假的王宏斌如何下场!

你们笑得太早了!

我们三进南街村,看到的是南街村的天依然是那么明净,彩虹依然那么漂亮,大花园依然春意盎然,南街人依然满面春风带着安详的微笑到工厂企业上班,秩序井然,职工们还是那么积极、勤快,提到《南报》,他们不屑一顾:让他去说吧,我们自己干自己的活,自己走自己的路。村民是文明淳朴的,只用简短的语言:“存心不正”、“居心不良”评论“造谣报”。有个外地来的大学生,在南街村工作了十多年。他在互联网上看了《南诸报》攻击南街村的大量谎言及其跟屁虫的帖子,非常气愤:这完全是假新闻、造谣中伤啊!他下载给王宏斌看,王宏斌一笑置之——无稽之谈!村党委办公室副主任雷德全平静地对我们说:“班长”太忙了!我们集中精力发展集体经济,正事都忙不完,哪有时间、精力去跟他们打口水仗啊!“班长”还说:真的说不假,假的说不真,只要南街村存在、发展,谣言会不攻自破!

 

与王宏斌同志亲切交谈

(谢明康2008年4月14日摄于南街村党委会议室)

王宏斌不是那种心胸狭窄、鼠目寸光、小肚鸡肠的人,他是那种忠诚老实、死不悔改的共产党员。追求真理的共产党人从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也不拒绝别人的批评,他不止一次说:南街村从改革开始以来,就引起了争论,有人赞成,有人反对。有争论是正常的,我们不怕争论,越争论对南街村越有利。对某些争论,我看大部分是误解,一部分是立场问题,是站在哪个立场看南街村的问题。

不怕吹毛求疵,不怕鸡蛋里挑刺,你指出缺点、毛病,王宏斌就消除疵点,改正错误,医治毛病,感谢不尽。只对站在某种立场颠倒黑白、恶意中伤的人,从不低头求饶。十多年前,北京来的一位大款经济学家威胁说:“我们这些经济专家百分之百反对你们南街村的做法。”刚毅倔强的王宏斌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回答:“不要说你百分之百的反对,就是你千分之千的反对,我们南街人愿意走这条路,我们就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你管不着!”面对今年《南诸报》狂风暴雨似的大围攻,王宏斌面不改色,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让他们造谣、充分表演,谣言造得越多,越暴露他们的丑恶面目。

《南报》说“南街村资不抵债,共产主义神话终结”,似乎是他们的神来之笔、得意之作,其实倒象一个神巫的咒语——不合逻辑。

首先,南街村不等于共产主义。所谓“共产主义南街村”、“毛泽东思想的样板村”、“共产主义样板村”都是外国记者不准确的提法,王宏斌从来没有这样提过。南街村的口号是“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而努力奋斗”。多年来,王宏斌一再解说,我们的大目标、最终目标是共产主义,南街村经过发展集体经济(公有制),建设社会主义,逐步走向共产主义,南街村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目前的南街村还不是共产主义,但是在按照毛主席指引的方向一步一步朝共产主义方向走。

 

政治挂帅 壮志凌云 发展集体经济

(谢明康2008年4月14日摄于南街村)

 

迈 向 新 世 纪

(谢明康2008年4月14日摄于南街村)

其次,南街村并非“资不抵债”,并非即将倒闭,2007年的发展势头很好,集团的销售收入达到14.7亿元,盈利0.75亿元(其中:利润0.4亿元,上缴国家税收0.35亿元)。

再说,即使南街村被恶势力整垮,真正资不抵债,也不会是共产主义终结。小小一个村倒了,怎么等于共产主义终结?这是痴人做梦!苏联倒了,东欧原社会主义国家垮了、变天了、换旗了,也不等于共产主义终结。世界上还有古巴、朝鲜、中国共产党存在,美国的后院拉丁美洲多数国家向左转,查韦斯明确宣布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尼泊尔共产党(毛)领导的起义,已占领了70%国土,他们信仰共产主义,信仰毛泽东思想,非常坚定。谁最希望共产主义“终结”呢?只有美帝及其走狗。苏联解体以来,美国一直公开宣传,要翻过社会主义这一页,要彻底埋葬、“终结”共产主义,去年还在美国树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布什说共产主义是恐怖分子,不足为奇。奇就奇在共产党领导下办的党报,某些共产党员编辑、记者,不热心宣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反而欢呼共产主义“终结”,这倒是世界新闻史上的爆炸性新闻!《南诸报》的神咒念了三个多月,国内外不少报刊转载,臭炮不断打向南街村,但小小的南街并未倒下。于是,某大主笔写下了《请南街村慢慢倒》,其实是色厉内荏,下不了台,自找退路。某大家写了杂文,“莫嗔王宏斌假,只怪自己傻”,言下之意是王宏斌造假欺骗了愚民,只怪下民太傻,没有觉悟。这些迷信“上智下愚”的高贵的精英太过高估计自己,太轻视群众了。毛泽东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南诸报》少数能人,捣鬼有术,造谣有方,太聪明又太愚蠢。你们造谣说王宏斌成了资本家,他不领情,不愿戴资本家的桂冠,送个资本家他也不愿当,公开说他要学习毛主席,象毛主席老人家那样思想,那样工作,那样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的奋斗目标是要“让大家富得一分钱存款也没有”(这句话的深意是说,从社会主义按劳取酬到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生产高度发展,物质非常丰富,人们的精神文明觉悟大大提高,不必积钱防饥,用不着存款了——这是共产主义者的理想。这也被《南诸报》冷嘲热讽,真是燕雀焉知鸿鹄志。《南诸报》的思想解放是假解放,王宏斌才是真正的思想解放)。王宏斌一辈子都不当资本家,《南诸报》造谣说他已经成了资本家,历史将把你们的谎言刻在当众扯谎的耻辱架上,毫无疑问。

“谎言重复千遍也不会变成真理”——拣起某公的话还赠某公。再改写警言:

“莫信南街村垮,只怪《南诸报》假。”

“群众心明眼亮不傻,《南诸报》造假惑众太傻。”

不是吗?你们的同伙XXX不小心在《中青在线》上露了底:“‘二百五’的共产主义实践彻底惨败了”,“南街村破灭之后当务之急是:① 瓦解公有制;② 建立董事会;③ 改选或外聘经理;④ 按市场管理办事,亦不是按社会理想办事。”看!立场、观点、目的何等鲜明,西方基金该给《南诸报》发大奖了!

我们暂不深入评论,请网友同志们思索吧!

请看第三篇:《天大冤案——“南街村集团依靠伪造种子获得巨额利润”》

 

天大冤枉——“南街村集团依靠伪造种子获得巨额利润”

——南街村考察报告(之三)

南荣民 谢明康

 

毛 泽 东 思 想 永 放 光 芒

2008年3月,“南报”上官和“财报”记者石玉联手,在《中国新闻网》上发出又一爆炸新闻:“南街村集团依靠伪造种子获得巨额利润”,各地报刊纷纷转载,重庆某报的标题是《南街村伪造航天育种,获利2400万》,肯定的语气,有如法庭的判决书。于是,可怜无辜的南街村遭受到铺天盖地的唾骂,严厉的指责,和“精英”们的鞑伐。“南街村造假种子坑农!”“王宏斌是资本家!”“狡黠!”“所谓‘毛泽东思想样板村’原来是这样的!”“王宏斌还是十七大代表哩,原来是个大骗子……”我们到南街村调查之前,耳朵里充满了难听的骂声!心想:如果王宏斌真正堕落为资本家、假党员,钱迷心窍,丧尽天良,竟干出造假种坑农的卑鄙买卖,该骂!我们不但要斥责他,还要请求政府依法严惩。不过,凡事还是要多想想,不可轻信。“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而努力奋斗”的南街村人真会干这种坑农的事吗?

 

南 街 村 的 麦 田

为了解真相,我们不远千里到了南街村后,先看农业区,只见大片大片的麦苗,郁郁葱葱,长势很好,没见种大豆的地方。调查后才知道轰动全国的假种子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据老马和村干部介绍,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向南街村推荐了经过卫星搭载的航天豆种,要南街村投资合作播种,收获以后交种子销售公司销售。村领导班子觉得推广航天良种是好事,于是决定投资,与航天科技公司签订了合同(雷德全、老马和村民都说有双方签字盖章的合同为证)。南街投资520万元,在东北与法库县政府协商,租了万亩土地,培育航天种子。同时,又与有正式销售资格的销售公司签订了合同,种子由当地销售公司销售。从2004年到现在,南街村只收到销售款100多万元,还有300多万元本钱没有收回。种子销售公司赖着不交,目前正在通过法院打官司催收中。

“南报”断然公布南街村造假种获利2400万元,绝对是条假新闻。因为南街村不但没有赚钱,反而赔了本。这是事实。

 

访 问 老 马

如果真的是假种子骗钱,那么有下面几种可能:

一、中国航天科技公司下属部门供应了假种子(我们想,不大可能)。

二、高级骗子冒航天公司之名,用假公章与南街村签订了合同(有可能)。

三、销售商欺骗南街村,不交销售款,反而倒咬一口,以便自己金蝉脱壳(有可能)。

按法律,南街村没有销售种子的权利。《种子法》明确规定:销售商应严格把关,验收种子,合格后才能出售。否则,销售假种子,应负法律责任。

我们访问王宏斌,他苦笑着说,南街村是受害者,怎么反而说成是受益者了?我们正在打官司呢!如果收不回成本,损失是几百万,说我们获利2400万,完全是无稽之谈!

如果真是南街村造假种子获暴利2400万,公检法早已立案,拘捕嫌疑犯,依法严惩了。历时三年多,法院迄今还没抓到嫌疑犯,还没公布判决书,记者上官、石玉就“大胆假设,无须求证”,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语,不容分辨地“判决”南街村是罪犯,匆匆忙忙向全世界宣布,先声夺人,败坏南街村的名声。这是为什么?

国家有法,新闻有法,记者应遵守职业道德和记者守则。必须遵守新闻五要素和客观、公正、真实的原则,不能随心所欲,胡编乱造,诬陷和损害别人。许多南街村民都说“南诸报”歪记者是“存心不正”、“恶意诬陷”。

“南报”违背记者守则,比“克里空”还“克里空”。第一,记者没有访问过王宏斌;第二,记者偏听偏信销售商一面之词写新闻,没有到南街村核实情况;第三,所谓获利2400万是主观臆测推算出来的(从记者的文字中明显可见);第四,“猫盖屎”盖不住文中纰漏——记者刻意写道:“2005年10月,曾任万亩航天育种基地的‘育种专家’赵相文,因在豆种销售中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通缉。”赵某何地人?没写清楚,含糊其词,很容易被读者误认为是南街人,或南街人也象赵某一样搞诈骗。南街村干部、村民都说是他们受了骗,受了害,受了重大损失;而“南报”反说南街是骗子,伪造种子获暴利。谁是谁非不难判断。要么是南街造了假种子,“南报”写了真新闻;要么是南街没造假种子,“南报”发了假新闻。二者必居其一。如果是别人造假,诈骗获利,“南报”栽诬南街村,造成某些媒体一致谴责南街村,岂不是包庇坏人,嫁祸好人,为真正的诈骗犯开拓罪行,掩护其逃跑吗?

 

访 问 南 街 村 民

 

访问南街村党委办公室副主任雷德全同志

从南街村坚持公有制以来,“南报”某些人一直把他们看成眼中钉、肉中刺,非拔除不可。南街村还在“婴儿”的时期,老爷们就骂他是“怪胎”、活不长,咒他早死。谁知他茁壮成长,现在成了令人羡慕的五官端正的好青年,气得老爷们必欲杀之而后快。

笔尖杀人不见血,文痞杀人不用刀。

在海外反华反共势力支持达赖叛国集团大闹“分裂祖国”,雇佣暴徒在西藏搞打、砸、抢、烧的时候,在许多爱国学生自发起来揭露西方造假新闻、假图片伤害中国的时候,在国内外爱国者游行抗议的时候,“南报”一方面为达赖唱赞歌,“无论这个奖金颁给谁,他都会坚持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守卫和平的道义责任”。宣扬所谓“普世价值”,要求对暴徒和平宽容,同时指责青年们的爱国行动,指桑骂槐说“骗子最擅长使用一切美好的名词,从革命到爱国这些名词,对糊涂人来说有催眠的功能……”另一方面转移视线,利用新闻阵地,狂轰滥炸南街村。对外百般讨好,媚态可掬;对内残酷打击,手段毒辣。在南街村考察归来,几次听到人们对此事件的议论:“这是共产党在打共产党。”我们说:“这是假共产党打真共产党!”

互联网上有些人说:“南报”是“造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