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考察报告 >> 正文

牛栏江沿线考察报告

时间:2008/6/24栏目:考察报告

牛栏江沿线考察报告2008年,6月7。8。9三天,会同“牛栏江沾益段沿线考察专家组”,对七彩谷沾益牛栏江段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穿越,考察活动。活动从沾益“石人村”开始,经过“厅字堂”,:“黄土沟”,穿河洞,终点在德泽。全程约四十公里山路,所有专家组成员皆负重,成功穿越全程;

6月的天气,一如古谚所云:六月天,孩儿脸!四川地震的余威尚未消除,各地的洪水又泛滥开来,不断的黄色暴雨警报,不断的滑坡,淹水,端午的行程一再受挫;原来还准备去昭通攀爬滇东北第一高峰,然后终究英雄难过美人关。不去也罢。

七彩谷

位于我国第三大母亲河———珠江的源头,其准确位置是纵贯乌蒙山南北的牛栏江在沾益境内劈开的一条长达57公里、落差1500米的大峡谷,鲜为人知,鲜于人迹,能徒步穿越全境者更属少数。

谷内自然风景风貌堪称一绝;踩着深红的土地,沿着弯弯曲曲陡峭的山路,攀岩石,两岸绿树成荫,树木郁郁葱葱,树干古藤缠绕,山坡野花烂漫,鸟儿在谷中翻飞,鸣声不绝。人站在沙滩上,只感觉山水交融、天地闭合;看悬崖峭壁上,各种颜色点缀上面,色彩斑斓,堪称一绝,所谓七彩,我想大概缘名于此吧;石壁下面岩溶峰林,怪石嶙峋,有的像飞禽走兽,有的像灵芝仙草,形态各异。乘船而下,江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缓缓流淌;放眼两岸翘望,山峰巍然屹立,彩云缭绕山顶,巨石参天,欲崩欲坠;一条条溪流时而从洞中喷撒而出,时而从高山飞奔直下,有些像是从山顶倾倒,淌过岩石,穿过树林,变成欢蹦乱跳的溪水,一下子串入江内;悬挂在绝壁上的大树和古藤努力地将枝条伸向江面,有些直接吮着江水,微风吹来,轻扬飞舞,增添无限生机。船靠岸后继续向前,跃入双眼的是那形态怪异奇妙的大石,所谓“滴水穿石”,在这里淋漓尽致地得以显现,江水把大到几十吨甚至上百吨重的巨石,冲刷得“百孔千疮”。

能在这样的境地行走,也算得上是人生一大幸事了。当然,天气的原因,雨季的到来,水涨得太高,顺江而走的计划不得不搁浅了。然而这并不能阻挡我们前行的步子,攀上一座非常陡峭的崖壁后,我们顺着谷两边的山脊纵走,滔滔的牛栏江在深深的谷底,两岸是七彩的崖壁,四周绿极了的是草,是新叶,掩映些稀落的村庄,涂抹些袅袅炊烟。

走这一段的时候要注意的是,七彩谷段正在修建水电站,两边几乎都是大工地,行走的时候要非常注意自身的安全。

顺着山脊的羊肠小道,红得发紫的土层,有附近村民在石头间开垦的包谷地,这是典型的山石地,所谓的地里,不光种着庄稼,更象是种着石头,行走其中,恍若置身石林一般。

三个小时左右,到达“厅字堂”村!原定的计划是由专家组的曲靖方面的专家带我们去到村子里,就在村长家搭伙的,然而村子里正在办丧事,出于对当地少数民族风俗的考虑,我们没有进村,就在村子口找了棵大树,下包休息吃干粮,然后再由当地人收集水瓶去村子里补充水;这里有一个渡口,雨季涨水的原因,我们没能去到渡口,不过我们遇上了撑船的老船工,老人清矍的身材,尽管长年的江水浸扰,他的耳杂已经有些失聪,但是当我们向他问路时,老人依然非常热情的找了两个小孩子给我们当向导。

过了厅字堂,开始下了些小雨,防水的装备是准备得非常充分的,雨衣也派上用场。山顶上有明显的小路,不过走的时候要非常注意方向,因为周围有一些分布的小村落,道路也是四通八达的,所以,要走的终点目标一定要搞清楚;还好专家组的成员都是户外高手,辩别方向自然不成问题。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到达今天的目的地,黄土沟村;

一个非常简陋的小学校,是我们宿营地;只有一名老师,九名学生,两个年级;校舍非常破旧,教师也很质朴,初见李老师的时候,她还刚从地里干完农活,怎么看也都只是普通的村妇;

这里明显是没有户外的人来过,这样的结论来自于孩子们激动的眼光,以及纷纷躲避照相机镜头的表情,村民们恍恍不解的眼神,以及惊诧的表情,以及村子里狂吠的狗,鸡。李老师放下了手中的农活,回家去给我们做饭,这个地方的生活条件不算是太好,李老师他们家还在吃包谷饭,他还怕我们吃不了,非要给我们煮一锅白米饭,其实我们可是很难吃得到这种饭呢。包谷饭,里面又加了面粉,包谷的成份很少了,主要是李老师怕我们难于下咽,其实我觉得偶尔吃,还是很不错的。

自然条件的恶劣导致的生活的贫穷,黄土沟村是一个四面环山的清幽之所,村子绿树环绕,鸡鸣狗吠,不过这里是严重缺水的地方。没有河流经过,也没有大的山泉,家家都必须自建一个水窖储水,靠天,靠雨水,平时就把下雨水收集到窖里,再使用,如果老天不给面子,不下雨,那简直无法想象他们的生活会是怎么样了。这里所种植的作物也是包谷,洋芋等。这里的是典型的的喀斯特地貌,四周多是石头山,和昆明的石林比较下来,这里的石林就是幼儿的水平,还远没有那么高,那么大,不过也初具了一定的规模。相信在未来的若干年后,会有一个新的石林出现的。

教室的桌子已经有些破旧了,肯定是承载不了我沉重的身躯了,把课桌椅码在一旁,我们就在打地铺,这当然要比在户外舒服得多了,也不怕风雨了,真好。个别专家组成员还在小学的破旧不平的黑板上当起了临时老师。美术课,音乐课,外语课。最有印象的是专家组夏教授的音乐课里有一首民谣,印象极深:(河南腔)

“1唱多,2唱瑞,34米发,5唱梭,6唱拉,7唱些,上面有点高声叫,下面有点猪哼膘,,,,,,,,,,,,”

快乐的夜宿。

 

6月8日;阴,有小雨

狗吠,鸡叫,沉睡的小山村醒来,疲惫的驴子醒来。早餐,热情的李老师让我们去她家煮面条吃,可是我们还是不忍打扰了,准备的是方便米饭,是那种直接用开水泡了就可以食用的,有点象方便面,第一次吃,感觉还可以,当然吃多了就和方便面的感觉一样了。

李老师的爱人,一个退伍二十多年的老兵,成为我们第二天的向导;

走的时候,我们留了200元钱在李老师的教桌上,昨晚当面给他的时候,她已经严辞拒绝,只好给她留了一个纸条;她没来给我们送行,原因当然是可见的,她已经下地干活去了。

离开群山环抱的小山村,穿越石林阵,我们的方向是穿河洞方向。一路上也有类似黄土沟村的幽静的小山村,微雨,白雾,湿露露的空气,湿露露的行程,还好雨不大,不用雨具,不过总算是见识了一次“超级无敌红泥巴高跟鞋”的滋味,红土的粘性极强,越走,脚步坡沉重,这个沉重当然不是来自于装备的体力的原因,是因为登山鞋上沾上的红土越来越厚,前些年女士们穿的“松糕鞋”相信就是这样的拨高感吧,只是这个泥鞋实在太重了,不得不走上十多米就要找个石头刮刮鞋底。行程路过“马桑河村”、“大龙潭村”、之后就到了穿河洞。

这里正在修建着一个水库,和我们出发的江边一样,也是个大工地,感觉自然不太好。和之前看到的浑浊的河水相比,这里竟然还有点“高峡出平湖”的味道来。下山的路滑极了,沉重的背包压得我姿态变形,看到水库大坝时,心里一松,一脚踏空,实实在在的一大跤,右手着地,体重加包重将近100公斤,全部砸在右手掌上,剧痛,真是驴失前蹄,大意失荆州了。手钻心的疼呀,一会就肿了起来。还好今天的负重行程结束,在穿河洞有车会把我们的背包拉到德泽乡,我们将这里再徒步12公里,沿牛栏江边来个轻松游。

一般的徒步行程到这里以后,会有两种选择,要么直接坐车到德泽,要么再强行12公里,徒步走到德泽转车;不过两岸的风景还是很好的,建议徒步完成。

两岸是高耸的山峰,七彩的崖壁,一侧是滔滔的牛栏江。植被极好,绿油油的果树,途中还会经过四个瀑布,瀑布的水从山间,从云里直冲下来,据曲靖专家介绍,前几年路没修好的时候,路过的时候瀑布是触手可及的,我听着的感觉有点象在徒步虎跳峡的时候遇到的大瀑布,这些年水也小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必然带来自然环境的破坏。江上还有几座吊桥,这就增加了几分行程的乐趣,快乐的行走,美好的风景;

德泽是一个位于江边的小城镇,远远看去,竟然有点水乡的味道;孩子童在水里嬉戏,游游,好一派世外桃源去处。

从德泽回曲靖或者沾益,可以坐班车,微型车,也可以半路搭会泽到曲靖的班车;今天是街子天,这里的街子天是按属相来赶集,真是闻所未闻,长了见识,不过我也不太懂这些知识,只能是姑且听之矣!

上车后,已经很累,马上就昏晕过去了。醒来时见到两旁边的公路上已经积下雨水,估计刚才是下过大雨的,还好还好,如果我们冒雨徒步的话,那将是个非常不爽的行程;

到了沾益,自然要品尝一下全国闻名的“辣子鸡”,据传某年某位全国名人到沾益演出,活动结束吃了该鸡,欣然提笔留下“天下第一鸡”的美益;外地人吃辣子鸡当然要讲战术的,开始吃辣子鸡的时候不能猛吃,否则胃会受不了辣的,最好是准备两份鸡,一份辣的,一份不辣的,先吃点不辣的,间或吃点辣的,然后再吃点蔬菜,然后再吃辣的;最好是煮小苦菜,不放油盐,直接用白水蒸耙;吃着鸡,喝点老白干,再喝碗苦菜汤,再吃点辣鸡。两天来的疲倦,驴行的苦难,身体的劳累,化去了,都不在了。

满身泥泞,回到宾馆一番大洗。也有人不洗的,因为据报第二天还会有雨,第二天我们要去的毒水五尺道依然是山路,依然。。。。不管了,我先洗吧。

欧洲杯开始了看了一场,想着明天还会有行程,不敢多看,睡吧。

6月9日,阴,小雨。

今天的行程:松林古镇,九龙山,五尺道,毒水遗址,九孔桥,大觉寺。

从沾益县城到松林古镇,坐微型车,五块钱一人,不算贵;而总的行程方向大致就是坐车出去,再走回来;当然坐车是曲胜高速,走路是五尺古道;

 

松林古城

松林村位于珠江源头、盘江镇南部、326国道旁,距沾益县城仅17公里,路况良好。全村现有农户2178户、8825人,是全省最大的自然行政村。松林古城历史悠久,享有“千年兵商古驿站”之称。这里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交通发达,村东便是宣威至天生桥的高速公路,村西是贵昆铁路,并在松林设有一站。目前,这里的村民主要以经商和务工为生。

2000多年前,嬴政统一天下后,为了加强对西南地区的统治,从僰道(今四川宜宾)修五尺道至曲靖,凿开了南通的要塞。松林村,正是五尺道进入大西南的咽喉,往来的官吏兵商、行僧旅士都要经过这里。

《沾益州志》有载:“松林驿土城在州(沾益)北二十里,明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巡抚闵洪学檄都司王聘选建,周三百丈,高二丈。”在松林人的代代口传中,修筑松林古城是应朱元璋“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旨意,通过修建城池,显示权力的威慑,以此抵御外敌匪盗的侵扰,维护稳定。

松林古城随处可见寺庙,观音寺供奉的是儒、释、道三教的神佛,也供奉当代英雄,崇尚当地贤士。黑风洞中耗子精的传说与名著《西游记》有着不解之缘;五小庙里,猪、牛、羊、马、虎都称作大王菩萨。在众多的古建筑遗存中,位于古城正中的“魁星阁”算是意义最为深远、保存最为完善的一个。

清乾隆五十一年(公元1786年)松林最具驿城标志的建筑物魁星阁建成,据说,该阁为剑川木匠李光美设计建造。如今,我们身临松林“魁星阁”下,仍对其设计建造叹为观止。该阁设计奇巧,比例协调,工艺精湛,风格独特,街上有阁,阁中有寺。楼阁底部四根大圆柱粗壮笔直,直矗阁顶,在每根支柱的外侧2.5米见方处又各立三根侧柱,整个地面16根柱子形成以中心正文武和四角四个小正方形的单体网状,四角的小正方形用土坯沿柱砌成四间小屋,现已将小屋土坯拆除改为通道。楼阁的柱、梁、檩、榫、壁瓦棱都是精工细作,榫口关键处还打有铁箍铁闩,十分牢固。据说,掌墨师傅是剑川的李光美。由于建筑的结构比较稀奇,松林的好多木匠都对此阁楼结构做过探究,但对其框架榫道都很难弄清楚。在魁星阁三楼的东窗下有一张供桌,供有一尊“魁星菩萨”,菩萨提笔点文、神采飞扬。二、三楼内藏有许多题词名画。如:清道光三十年夏,调署炎松巡,文山俭典吏蒋崇瀚赠的“保我黎民子孙”的大木匾。但几经沧桑,楼内的许多文物有的被毁,有的不翼而飞,其景令人扼腕叹息。魁星阁自建盖至今,不歪不斜,巍然苍劲。

如今,走进松林村,松林的古城墙已成为一个只能追忆的辉煌,它停留在了老人们苍老的传说之中。1949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与国民党89军驻松林部战斗,南北城门及部分城墙被炸毁,现今的松林村只保留着破损的城墙遗址。如今,古城墙虽然消失了,但整齐的街道依然存在,与古城同龄的集市贸易依然天天在进行。

松林古城的繁华,究其根源,皆与那条至今已被荒草埋没了的五尺道密不可分。道路的开通,让天南地北的人进入松林,相聚松林,安身落脚于松林。

走出松林古城,顺着铁路一直走,就进入了九龙村,穿过铁路涵洞,就进入九龙山;龙山山高谷险,曾经是林深兽聚之地。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险要的道路环境决定了过往兵马、行人在翻山越岭之前必须进行休整,而地处九龙山北的松林坝子正是理想的休息整顿之地。久而久之,松林成了古代传递政府文书的一个驿站,过往之人,一歇一宿,不同口音,不同身世的人在这里相遇相会,松林村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了客栈、兵站和驿站,并最终演变成一座商城。这座在上千年的历史中积淀下来的小城因兵商文化和兵商经济的相互碰撞,奠定了松林在五尺道上的重要地位。经过千百年的繁衍,形成了一个人烟稠密的松林村。我们首先登顶了九龙山,再顺着山上长满了荒草和荆棘的林间小路,渐渐的就走入了五尺道。

 

五尺道

从松林往沾益方向往南走,我们一行人,扒开那些无名野草,昔日古道上的青石板以及青石板上的依稀蹄印,尚在诉说着往日繁华。时间犹如荒草,慢慢弥盖了这条泛着历史光辉的古道,而早在铁路和公路尚未开通之前,五尺道上已经人马络绎。走在五尺道上,驼铃声、战马声、厮杀声似乎尚在耳旁。传说中诸葛亮七擒孟获时挥鞭而就的“毒水”二字清晰可见。而五尺古道的历史,却远在三国之前的秦汉时期。嬴政统一天下后,为达到开发西南夷的目的,欲治边,必先开道。秦时派将军常安略通五尺道,在“蜀身毒道”的原路上将五尺道向南修筑延伸,松林段五尺道是进入曲靖的第一站。到了汉代,汉武帝派司马相如“凿石开道,以通南中,迄于建宁,二千余里,山道广丈余”。道路开通以后,秦汉王朝便络绎不绝地派出大量人力进入西南治边,中原文化渐渐向西南渗透。

尘封的历史:曲靖五尺道

“五尺道”是秦代时期修建的一条四川宜宾至曲靖的古道,道宽2至2.5米,被称为南方“丝绸之路”,是云南省连接中原地区的交通要道;

这是一条石子铺就的小路,从四川宜宾开始,一直铺到古滇国的深处,而云南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大致也就从这条石子路开始。而今信步走来,它只是一条淹没在乌蒙山的崇山峻岭中的小路,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的一段记忆。

由于崇山峻岭的阻隔,在漫长的岁月里,云南是一个世外桃源,除了战国时期的庄峤入滇留下短暂的统治记录外,很长时间里云南都与中原纷飞的战火毫不相干。

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也就统一了属于楚国属地的云南,于是才有了一条象样的路从中原连到古滇国,也正式将云南纳入了华夏的版图。秦始皇为什么修这条路已经无从考,最确切的猜测是为了加强当时的统治。

但是这似乎与当时的政策出入,秦朝的路与车都是全国统一的标准,其他地方的路都是一丈,何故这条路就只有五尺呢?而如果以地形来解释似乎也很勉强,因为在许多平坦的地方也是五尺,山梁上的路基也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这条路原来据说有1000多公里,在那样的年代又是在那样的地形上要修那么一条石头路其工程之浩大丝毫不亚于现在在同样的线路上修一条高速公路。秦朝统治的时间很短,它究竟是怎么完成的也是个谜。

但路毕竟是修起来了,于是漫长的历史岁月就从这条路上走来了。诸葛亮南征就是从这条路上走来的,“七擒孟获”的故事也发生在这条路上。而在靠近贵昆铁路的一个距沾益县城七、八公里的山谷里至今还有一眼泉水,旁边立了一块石碑,写着“毒水”两个字,据说当时南征的士兵就是喝了泉里的水中毒身亡的,原因是泉水里有孔雀粪。

现在,五尺道许多地方都已经消失了或者掩藏在杂草之下,就像历史一样被掩埋了。保存比较完好的是从沾益松哨关到县城长约六十公里的一段,从这条路上走过的时候,可不时看见贵昆铁路上飞驰而过的火车,你不能不感叹古人的伟大,一方面是因为那个年月能修这么一条路,另一方面则是现代的铁路也只能沿着古人的路线来修。

来曲靖的人很多,走过五尺道的人很少,就是我也就走了那么不长的一段,但仿佛走过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走五尺道,有两条线路可以走:一是从沾益县城方向往松林方向走;一是从松林方向往沾益县城走;比较下来,当然是前者更轻松容易得多,在五尺道入口处还有几家农家乐,客栈,而如果走松林穿越九龙山走五尺道则是比较艰苦的;山高林密,人迹罕至,我们就曾经在山上多次迷路;以至于后来我们走到了五尺道上都不敢确认,当然如果看到了“毒水”石刻和当地政府立的保护碑之后,就完全是兴奋了。

 

走完五尺道,可以参观“浑水塘生态文明村”,之后就到了当地一个文物保护旅游名胜“九孔桥”!九孔桥建于清代,九孔相连,现在仍然还在使用;

过了九孔桥,顺着铁路线,可以路过珠江源的一个源头小瀑布,这里据说也是珠江漂流的起点;

两个小时的铁路行走,任何人都不再会羡慕以前言情电影里的牵手沿铁道线谈情说爱的镜头,好多人表示,今后再也不走铁路线了;

到了县城边上,有一寺,名大觉寺。规模宏林,气势不凡;据当地人介绍,还要在附近修建一座东南亚最大的佛像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