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影响县直国有企业党建工作障碍因素分析

时间:2008/7/23栏目:调研报告


        


最近,我县对6家县直国有企业党建工作进行了一次全面调查,3家企业实行了改制重组,3家企业实行了依法破产。调查中发现,6家县直国企的党建工作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问题,即企业党组织功能明显弱化、企业党组织设置没有完全理顺、党员的组织关系没有及时接转、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不够、党员发展几乎挂了空档、党组织开展的活动少且大多流于形式。针对这些问题我们进行了认真地剖析:

1、思想认识有偏差。对国有企业的改制,县委、县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清理国有资产、清偿债务、安置职工等方面,对企业党组织的撤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针对3家改制重组企业,党员人数发生了变化,企业性质发生了变化,主管部门发生了变化,而职能部门没有及时指导督促导致企业党组织没有作相应调整,没有及时理顺党组织隶属关系。如原属县委直接管的,应及时调整为县非公有制经济组织联合党委管。3家破产企业,原是县委直接管的,没有及时指示县工业发展局代管。原企业党组织负责人在破产过程中工作岗位有异动,没有及时选派或指派党组织负责人,如县机械厂原党委书记调到了县工业发展局,书记位子一直空缺,原政工负责人刘某,职能部门未对其谈过话,但他仍坚定岗位,只不过他说“工作起来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

2、主管部门管理难。县工业发展局政工负责人说:“业务上这些企业在2002年前我们是主管,党组织的管理我们不存在管,3家改制重组企业党组织原来业务上主管,改制重组后业务上属县民营办管,党组织属县非公有经济组织联合党委管,因此我们不存在管,3家破产企业,破产前,破产后业务上我们是主管,党组织在破产前是县委管,破产后党组织管理我们没有权力管,目前,我们还是履行了代管职能,但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这些破产企业仍然是党委、党总支,就是代管县委也没有明确的指示,代管党务可以,但经济上我们又管不了,也管不得,讲实际的我们真是左右为难。”

3、企业党组织不想管。调查发现,3家改制重组企业的企业主对党组织的设立积极性不是很高,迫于原有体制、原有关系的存在,保持了原党组织的存在,或成立了新的党组织,日银纸业有限责任公司、金大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没有撤销原党组织,也没有及时调整建立新的党组织,基本上沿袭传统模式,原来分管政工的仍然分管政工。锦豪纺织有限责任公司撤销了党委,及时调整建立了党总支,并设立了党总支副书记,由新公司行政主管兼任。党组织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但对下岗党员,重组企业党组织认为改制重组后不是他们的职责,这些下岗党员转不转组织关系,他们管不了,他们也不想管,对重新上岗的党员,重点是对他们经济负责,教育管理他们觉得管与不管并不重要,不管你是不是党员,一切都按新公司的规矩办,完成了生产经营任务就是好员工,不完成就妙你的“鱿鱼”,而破产企业党组织的党员的教育管理更多的是管不了、不敢管。党员下岗已迫于谋生、急于发展,流散四方,企业党组织主动去联系,主动去教育管理,他们认为无法管,对一些留在家里无技能、无资金、生活无着落的,身体不佳,老弱病残的党员,他们根本就害怕管、不想管,因为原企业破产后,因多种原因职工安置未到位,破产前还多少欠一些职工的工资、医疗费等,不管倒安静,管还尽是“麻纱”,加上留守班子成员的待遇本来就低,甚至连仅有的低工资有时还不能到位,从心理上压根儿就不想管。

4、党员有失落感不服管。6家国有企业原有党员847人,现在上岗的只有321人,占党员总数的37.9,而失业待岗的党员有230人,占党员总数的27.2,这部分失业待岗的党员认为入党后为党的事业辛苦工作了多年,为县域企业的发展曾作出过不少贡献,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说买断就买断了,说破产就破产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的对党组织有怨言、有反感情绪,有失望情绪,尤其在看党内的个别腐败分子花天酒地、作威作福时心里更是不平衡,原单位党组织通知他开会他不开、通知他开展党的活动他不参加,督促他交纳党费他不交。调查显示,3家破产企业的部分下岗党员连党费也懒得交。极个别下岗党员还关心党组织,主动咨询是否组织过党组织生活,其他党员都是不闻不问。3家改制重组企业的下岗党员,大部分都对党组织失去了信心,对自己的党员身份漠不关心,组织关系也懒得去转,参加党组织生活,交纳党费只是上岗党员的事。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