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浅谈关于新疆自闭症教师职业满意度调查

时间:2013/8/25栏目:调查报告

  浅谈关于新疆自闭症教师职业满意度调查
  
  --谁来保护这些自闭症教师们
  
  2013年1月初一家机构由于要制定组织战略规划,对园内教师做了一期教师职业满意度调查的问卷,问卷采用独立完成,单位绝密保存形式开展,大部分教师能较为真实的反映内心观点。样本中有刚入园的新教师,也有从事行业工作几年的老教师。
  
  问卷基本反映出以下几类问题:
  
  一、教师本身职业规划
  
  其中绝大多数教师不确定自己的职业规划,只有一位教师对自己有过职业生涯规划。教师职业规划与从事时间的长短无直接关联,教师对自己定位基本不明确,按照机构的分配工作,未能探寻自我发展的方向和积极争取培养机会。同时对于自己的目标设置、工作计划的制定与机构整体战略处于被动局面。机构在协助员工开展职业规划,引导员工规划职业生涯上未能起到有效的、普遍的、积极的作用。
  
  二、教师对自我能力的了解程度
  
  问卷反映出大部分教师对自我能力认识比较清楚。对于从事的职业要掌握的技能60%处于了解、40%不太确定。加强员工对康复知识的了解主要通过两个层面完成:个人层面,员工自身搜取相关学术论文,是获得理论知识最直接、简洁的方式;机构层面,机构需要引导员工学习,提供专业网站下载地址或者论文解读活动,扩宽教师对国内外康复方式的普及。有助于教师对自我能力的正确评估和发展方向的确立。
  
  三、预期五年每月薪酬水平
  
  绝大部分的教师期望五年内自己的薪酬可以在5000-8000.看到这个,估计许多人会开玩笑,说是不是有点高啊。静下心来思考一下,1、未来的五年,物价上涨,这个范围内的薪酬是合理的。2、自闭症教师目前被列入在公益行业里,没有常规教师的福利待遇、社会地位也远不被社会认可。这种现状对于自闭症教师非凡的责任心、耐心和要求严格的康复技能,是成反比的。一个动作几遍、几十遍的教,一个发脾气的孩子又打、又抓、又咬,一个孩子到处乱跑的课堂,一个不仅要给孩子上课还要给家长上课的压力,教师们应该得到这样的薪酬。3、公益的人,也有权利追求高品质的生活。公益人是要把爱传播,如果连自己的基本生活都照顾不好,如果连自己的家庭关系都处理不好,试问如何给需要帮助的人带去的是快乐和幸福,我们要给的无限爱的放大,不是吝啬的爱的施舍。公益人应该健康、快乐,充满活力,将公益传播。作为一个自闭症特殊教师专业教师,5年的薪酬期望值是合理的。
  
  四、压力
  
  自闭症教师的压力分类为:工作本身的压力,薪酬,与同事、上级的关系,工作和生活角色差异太大,工作环境、文化差异和组织制度不认同、恋爱交友,和个别的专业不对口。(本文出自范文先.生网 www.fWsir.com)面对压力教师们的表现是疲惫、情绪不稳定、抑郁、焦虑,对工作有一定程度但是不严重的影响,采取逆来顺受、能忍则忍、K歌、看电影和找借口发现到其他地方缓解压力。但是基本可以在工作时间比较好的控制和调节情绪。认为情绪和压力应该自己调节的同时,希望机构能够设置情绪发泄区以及与服务对象加强沟通,一定程度上帮助教师缓解压力。
  
  五、管理
  
  基本上的员工对于机构管理不满意,集中体现在管理体制、管理者的决策胜任力、上级对待下级的方式、提升机会、工作做好所得的赞扬。管理中都会存在的问题在中国NGO管理中更为明显。员工期望自己在一个管理体制健全、领导管理、执行能力突出的团队工作,是每一个就职员工的理想环境。同时也对NGO提出了一个很高的要求:人才。NGO要吸纳到社会精英管理人员,就要在一定程度上支付基本相对应的薪酬,这个问题不容易解决。机构在运营成本上承担较大的压力,生存成为首要的任务。较好的机构在获得社会认可后,面临发展的阶段时,机构管理成为最主要的过度和改革期间,如果不能合理度过改革成功,机构就会止步不前,就相当于退步,更不用说更高的平台或更高的薪酬。
  
  几个月前,瑞欧公益的负责人问我:要帮助一个他们正在帮扶的培智学校,到底需要什么?她感觉他们的帮助并没能根本解决一些实质问题。当时我告诉她:他么需要的是一名专业的管理者。这不是充要条件,是必要条件,外界能给与的帮助怎能达到无微不至?长久坚持的专业运营管理团队,以及整合资源、运用第三部分吸取政策支持和资金支持,才是机构发展的力量源泉。
  
  面对自闭症教师职业满意度调查部分结果,行业认识以及机构发展困境的问题突显出来,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尤其让我不能安静的是,我们的自闭症教师们,到底是谁在关爱他们。每一张调查结果,每一个老师们划的√√,都让我内心整整酸楚。难道是我也在一线当过自闭症教师,也吃过那些苦:上班压力无限大,刚入职的时候,不等自己实践,就被家长否定或者屡次换孩子,到自己手上的孩子不到一星期就换走了,2个月可以换5、6个孩子。不做任何评价,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想法,我知道这个时候的老师能难过,沮丧和没有信心,这个过程,每一个老师都会走过,有的比较容易,紧张得被赶下台的老师们估计花了很多时间才可以度过的,这种犹如漂游在漫无港湾的感觉随着教师本身的能力决定时间长短;上班收到人生攻击,可能有点严重哦。曾今我也被正在上课的孩子措手不及扇了脸,也在接待新孩子时被抓烂胳膊、被踢、被打,也被留下伤疤,每每看到胳膊上的伤疤,未曾憎恨孩子,而是满满的怜惜和不忍,不忍这孩子这样伤害自己、伤害家人。我们的每一位老师都或多或少的经历着这样的故事,但是所有老师都忍耐都心疼,被孩子弄得满头大汗嘴里还挂念的孩子。我见过170的孩子用重重的拳头砸老师,见过老师们被咬伤,见过流血的胳膊,摔烂的膝盖,可从来都是忍受。这种忍受源自爱、源自对孩子理解、源自责任,同时也包含了压力;家人的理解,我很庆幸自己拥有理解我的父母和朋友,所以我幸福而且快乐,可是在自闭症的教室里,有多少老师可以和我一样呢,家人的不理解,或者反对,成为自己的压力。可是我们的老师们依然在坚持,顶着压力,也许也会抱怨,但是未曾选择放弃,舍不得的是这些孩子,这些不为人父母,却天天说:"这是我儿子、这是我丫头"的老师们,难道不值得我们保护和尊敬吗?
  
  老师的压力,老师的待遇,老师的困境,总总总总,从来没有让这些可爱的自闭症教师们放弃。谁来关爱他们?谁在保护他们?这些一样脆弱的生命,在中国严酷的公益环境中顽强的坚守自己的信念和使命,在不为人知的自闭症孩子中无私的奉献着,充当着更不为人知的角色:自闭症教师。
  
  谁来保护自闭症教师们,如果看到这篇文章的你愿意,就请你关注自闭症,让自闭症孩子好起来,自闭症教师也就好起来了。请你关注自闭症,保护自闭症教师。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