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研报告 >> 正文

农村学校教育下乡调研

时间:2013/9/4栏目:调研报告

  崎岖山路也要行
  
  --乡镇学校调研手记
  
  大话梦语
  
  最近市里发了一个文件,要求各县市区开展农村学校教育方面的相关调研。根据县委领导的指示,县委政研室和县教育局组成调研组,到乡镇学校进行调研。听到这个消息,我也申请跟随调研组下乡,去实地感受一番。
  
  4月24日,我随着政研室、教育局的同志一起,到金子岩侗族苗族乡和洒溪乡中小学作了为期一天的调研。出发时是上午9点,返回县城,已是晚上8点多了。金子岩是离县城最远的一个乡,又多是山路弯道,即便是司机凭借娴熟的车技,仅来回一趟,在路上耗费的时间也在3个小时以上。所以司机们都说宁愿跑怀化,也不愿意去金子岩。至于洒溪,和金子岩是一条线,我们决定先到金子岩,返程时再在洒溪调研。
  
  车到金子岩,便看见乡长胡海平站在集镇路边迎接我们。金子岩中心小学和中学彼此位于狭长集镇道路的斜对面。进入小学,逼仄的校园面积,拥挤不堪的学生寝室,还有学校厕所后面的陡峭山坡,以及厕所前面岩壁上醒目的“警戒区”、“危险区”等标识牌,都无声地告诉我们,这所小学的现状已经不容乐观。
  
  随后我们又驱车十余里,查看了该乡品溪村村小。村小和村级活动中心合在一起,我们看到一间布置为教室的房间里,十多个小孩子正在上课,桌椅是新的,但教室后墙斑驳泛绿的墙面却透露了办学条件的简陋。一个衣着相貌和村民没有什么区别的男子带着怯缩的微笑迎了上来。小学丁校长介绍,这是村小的老师,快60岁了,是从民办教师转成正式教师的。其他年轻的教师,没有人愿意到这样的村小教书。至于女教师,因为考虑到人身安全,中心小学也不会下派到这些村小。所以在村小读书的孩子,几乎没有和女教师“朝夕相处”的机会,给他们教书的,往往就是这些年龄较大、由民办教师转正的男老师。我在想,我们的高中等师范类学校,能不能在课程设置上作一些改动,把“到偏远乡镇学校(村小)支教一学期”作为一门必修课,纳入教学大纲安排中呢?这样,至少可以让很多类似于品溪村小的教学点,每个学年都有年轻的师范生们前来进行教育实践。
  
  再次返回金子岩集镇,我们来到了中学。中学的整体环境比中心小学要强许多,新修了一栋五层的教学办公楼。我们在教师会议室召开了一个座谈会,请中小学的中层以上干部(老师)们各自谈谈学校的现状和困难,同时说说各自对农村学校发展的一些看法。
  
  这些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老师,在短暂的局促后,便纷纷发言,说起了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很快,我发觉大家的发言集中在强调客观现状下学校面临的种种困难:公用经费捉襟见肘、入不敷出,教学设备缺乏,师资力量薄弱,专任教师配备不足,教师待遇低下……小学还面临着安全隐患和需要择地重建的大难题。我在笔记本写下三个字:诉苦会。
  
  是啊,在这些边远乡镇学校,老师们多么希望上级的政策能够“阳光灿烂”、“最大限度”地照射到他们身上,让他们能够在心理上获得一种被真正尊重的感觉。
  
  乡长胡海平在发言中向我们反复强调,金子岩确实是一个偏远乡,但绝对不是那种“偏远小乡”,而是一个“偏远大乡”。回来后我查了一下数据,金子岩现有人口1.2万人,13个村,小学生(含学前班)708人,初中生256人;县里公认的“小河片大镇”团河镇,人口1.4万人,16个村(居委会),小学生(含学前班)929人,初中生394人。从这个数据对比,胡乡长所言不虚。看来,我们有必要纠正以前的“错误”观念了。
  
  无论怎样,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是,金子岩中心小学现在的校园已无法更久的承载师生的学习和生活了。这个学期,小学唯一的一栋教学楼,仅有的9间教室,除了一间作为教师办公室,其他8间容纳了400多名学生,1-3年级的学生有3个班被迫放到中学的教室里。教学楼里本该作为教师办公室的房间,全部用来作为寄宿学生的寝室。今年下半年,全乡的小学生总数又将再增加100多人。
  
  值得一提的是,金子岩乡的村庄分布既散又远,小学生里面,有300多人只能选择在学校寄宿!很多集镇以外其他村的低年级小学生,家长们只好在金子岩集镇租房,以便这些孩子们上学!所以,在金子岩集镇,出现了租房紧张、租金堪比县城、其他乡镇“难得一见”的情况:学校的老师们没有房子住,只能在集镇租住民房,一年的租金高达4500元,而县城里的普通民房年租金也只是5000元!
  
  午餐是在中心小学的总务主任家里吃的。校长带着歉意地告诉我们,学校的食堂太简陋了,而且离公共厕所不足50米--按规定,这样的食堂是不能发放卫生许可证的。趁开饭之前,我再次来到不上锁的学生寝室,看着那些全部拼摆在一起的双层床,看着简陋的桌子上整齐摆放的刷牙水杯。在一间寝室,一只小老鼠悉悉索索地在床铺下摆放的鞋子中间穿梭。我观察着眼前的一切,想着这些来自偏远村子里的孩子们,为了求知,从小学开始,就过着条件艰苦的集体生活,这是在城里面读书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的!
  
  心情复杂地离开了金子岩。乡长和两所学校的校长紧握我们的手,再次诚恳地希望我们能够在调研报告中多说说他们面临的困难。他们是真的对我们调研组抱以很大的期望!对他们而言,要是因此能够引起上级的重视,从而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将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大事!
  
  车至洒溪乡,我们也是首先来到小学。这里的小学与金子岩小学一样,面积小,至今连个像样的篮球场都没有。不过校长告诉我们,现在已在学校右侧征了一块地,夯实地基后,今年将新建一栋楼房,学校师生住房紧张的情况可以得到缓解。在交谈中,校长苦笑着说,洒溪的民风可不像金子岩那边淳朴,反而是有些“刁蛮”。他举了两个例子,学校毗邻一条小溪,由于溪水冲刷,曾有一段校墙倾塌至溪中,附近的个别村民闹着要学校给其补偿,理由是学校的围墙砖石在水中引起水位上涨,给他们的财产安全带来威胁。另外就是学校邻近的一户村民家遇丧事,竟然指责是学校建筑物存在所谓的“风水煞气”所致,为此而吵闹不休。
  
  这两个事例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洒溪乡离县城不过区区十余公里,交通区位较为便捷,按道理当地群众的思想应该比较开明。但从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这些本应成为优势的因素却转化为一种阻碍。一些村民在市场经济的潮流中选择了“过分逐利”而非“尊师重教”。县教育部门曾经设想在洒溪乡集镇的一个开阔处将中小学合建为九年一贯制学校,也正是因为少数当地群众为了个人利益从中作梗,最终不了了之。这些事实提醒我们,抓教育远远不能只限于在学生当中进行知识的灌输和普及,政府部门还要花大力气在群众中开展更为广泛的思想宣传活动。
  
  从洒溪小学出来不远处,经过一个背街的店铺,店铺外面围着一大群人。同行者告诉我,这是有人在“打盒盒”(一种扑克赌博活动)。这里离学校不过区区几十米!一些人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们,有人在“嘀咕”:怕什么!只是些老师……
  
  在洒溪中学,我们看到了正在建设当中的新食堂。粉刷一新的墙面、明亮的玻璃,说明了这所学校正在经历一种“更新”:今年洒溪中学被列入了全县合格制学校建设范围,意味着“一大笔”财政资金能够注入到学校,用来完善硬件、改善软件,从而让这里的师生今后能够在相对满意的校园环境中工作和学习。一起调研的县教育局副局长胡新红说,过两天,全市有一个合格制学校建设的现场会要开,我县的宝田明德学校、粟裕中学、连山中学作为合格制学校建设的样板点,将迎来与会人员的参观检查。
  
  听到这个消息,让我们觉得精神一振。虽然现在我们县里的教育建设还有很多地方不尽人意,但上级和县里一直在努力,在统筹安排中迎难而上,逐步解决“短板”之处。也许,对于个人而言,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对于我们这个“老少边穷库”县域的教育发展而言,无论如何都是一份希冀!
  
  一天的调研结束了,但我的内心却始终不能平静。我们往往对那些堆积的数据无动于衷,是因为我们没有身临其境的感知和体会。“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句耳熟能详的话被大量引用着,说明各级各部门一直在重视教育。同时,我们还要更加重视偏远区域的基础教育的各种投入,要更加重视教育的公平和教育资源的均衡分配。这条路,很崎岖,也很漫长,但我们必须鼓起勇气往前走!
  
  2013年4月25日初稿。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