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党政资料 >> 思想汇报 >> 正文

思想汇报:2008年雪灾反思

时间:2008-4-1栏目:思想汇报

        连绵的大雪、冻雨、雪凝几乎让整个南方城市乡村也“凝结”起来,南方各省经济社会全面停滞,大半个中国似乎都停摆了,“本来很美”的雪给人们制造了巨大的麻烦,这是怎样的悲苦和伤痛啊!  范文先生网www.fwsir.com

  目前南方暴雪的积极应对,已经全面开始了。我们看到,广州警方启动春运最高一级预案,滞留车站忍受风寒与生活不便之苦的十多万旅客,或可基本疏散到各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安置点;湖南省委书记要求公路每隔10公里布置一辆铲雪除冰车辆,想方设法调集防滑链、工业盐等供被困车辆使用;武汉市十多万人无水可用,当地报纸正发起“欢迎来我家提水”的行动…… 

  尤其让人感到振奋的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赴湖北湖南,他在长沙表示,不彻底战胜冻灾,就不离开长沙!总理的身影是人民抗冻救灾的坚强后盾,相信向来以坚韧著称的南方人民一定能够克服冰冻、重见天日。 

  与此同时,关于此次雪灾深层次的反思、反省也次第出现。 

  吉林路政人员彭先生说:“这种大雪在我们老家并不少见。东北天寒地冻几个月,但交通仍然正常运转,但只要稍有准备,也不至于束手无策”。新华社最新刊发的文章也指出,我国南方诸省的“防寒机制”薄弱,以至于这场无论从降雪量还是时间上看在北方地区都不算什么的大雪,在南方地区却造成了50年一遇的灾害。(《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1月29日) 

  的确,南北气候的大不相同,各地在应对突发恶劣气候的时候,往往手足无措、动静失当。北方人可以在南方下大雪的时候诧异南方人的应对机制,而南方人一样也会在北方偶或发大水的时候,为北方人民的缺乏经验着急——在越来越暴戾的大自然面前,南方北方其实是站在同样的平台之上。指责南方各省“防寒机制”薄弱,固然有合理的成分,但却并不公允。 

  中国幅员辽阔,不只存在南北差异、东西差异,即便在东西南北各个具体的地区省份也都千差万别,无视这一点而要求各地政府人民在任何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面前都训练有素,怎么可能?以此程式化的所谓应急预案来格式化所有城市乡村,岂非虚妄?能让全年降水不足200毫米的宁夏西海固人民都学会游泳以应对理论上可能发生的“百年一遇”洪水吗?  

  北方水患时,指责地方“防汛机制”薄弱;东北森林大火,指责各方“防火意识”薄弱,南方雪灾,又指责南方诸省的“防寒机制”薄弱。这样的“反思”不仅简单、机械、教条,甚至可能因为其泯灭发生灾害的地区特定的地理人情常识而忽略真正的灾害主因。 

  实际上,面对突发的自然灾害,我们在积极应对的同时,应该摒弃简单的以地域来判断来认知的思路,而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去反思——无论南方北方、城市乡村,为什么我们一旦遭遇自然灾害都可能会发生举止失措手忙脚乱的情况?仅仅是建立一个什么“机制”的问题吗?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本身拥有的巨大弹性和包容性,不能在最短的时间段落里有效的起作用? 

  说到底,雪的问题,依然是一个人的问题。人的素质、人的应对灾难的能力、人的敬业乐群的精神……正如湖南台领导张华立在其博客所写:“雪本来很美。是人类太依赖现代化,退化了,不美了。”想想看,仅仅一个停电,就足可以导致铁路停运、供水中断,甚至城市瘫痪,而这样的薄弱环节,在我们这个日渐现代化的社会中所在多多,谁知道哪一个环节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是一个人和自然真正和谐相处的社会,并不是没有依赖,而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人固然是万物之灵,但绝不是超越于所有环境的万能的自然之主。没有一个“机制”能够保证人的这种“超越”;也没有一个人群能够永远的战胜自然。 

  如果说反思的话,我想,这就是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