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文秘工作 >> 正文

当女秘书爱上男老板(1)

时间:2007/1/20栏目:文秘工作

女秘书与男老板,会发生什么故事呢?是不是俗套了点?可是,长得像个精灵的婕儿(化名)却依旧飞落了这俗套之中。她还天真地给那个不该爱的男人定下了4年“爱的期限”。如今,期限已过,她却疑惑:他究竟有没有真正爱过我?

  电话里,婕儿(化名)那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很苍老,加之在电话里没听清她的自我简介,我以为她是个40多岁的独身女子。

  第二天上午见到婕儿的时候,我以为那是她的同伴,还往她身后看她本人来了没有,哪知眼前这个长得像精灵的女孩就是婕儿本人。她有着很精致的五官,一身运动型穿着,白色背心配浅蓝色牛仔短裤,显得活力十足。只有她那嘶哑的声音,给她平添了几许沧桑感。

  婕儿住的地方离徐东平价商场其实很远,但她执意要选择这个地方讲自己的故事,根本不容我反对。她说:“他以前给我买的房子就在那附近,我就想在那个地方讲我的经历。”我无法再表示异议,只好由她。

  “再等15分钟,他不来我就走!”

  我不知道,我投入他的怀抱是不是一种宿命。

  我半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当别人家的孩子在妈妈怀里撒娇时,我只能在为数不多的几张泛黄的老照片上找寻母亲的痕迹。几年后,爸爸再婚,家里又添了个妹妹,加上我的哥哥,一家五口的日子过得虽清贫但也还平静。继母是北方人,对我和哥哥还不错。在我初三那年临近中考时,继母突然去世,这对于我们这个家庭,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此后,爸爸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我也很犟,经常跟爸爸顶撞。一个鳏夫带着三个孩子,这个家没了一丝的祥和与欢乐。

  高中毕业后,我来到武汉读大专。转眼间,三年的大专生活即将结束,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我也和北京的一家单位谈妥了,准备年后就去签约。寒假前,同寝室的好友去参加了一个招聘会,进了一家公司,她回来告诉我们那家公司还缺个老总秘书,想让我们去试试,于是我们三个好姐妹就去了。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那老总正好要过来办件事,于是我们就约在一所大学门口见面,可我们等了很久他都没有来,于是我就火了,对她俩说:“再等15分钟,他不来我就走!”说来也巧,正好在第15分钟,文彬(化名)出现了。他就是我们要等的老总。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这当然跟他迟到有很大关系,还有一点,就是他给我留下了“没有品味”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家公司老板,开的车虽然不错,但身上的衣服让我觉不够品位。直到现在,当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土丫头,名牌衣服也认得几件了,才知道当时他身上那套西服价格不菲,可穿在他身上就是看不出高档来。这就叫“人不抬衣”吧。

  难怪婕儿现在搞服装经营了,她对服装确实有很专业的眼光。

  那天,文彬和我们匆匆说了几句便说“录用了”,我感觉这样的应聘也太简单了点,加上后来去他的公司看了看,没有想象中的好,我把文彬的公司丢有脑后,又开始记挂着北京那家单位。谁知几天后,文彬要我们三个女同学和他出趟差,说是见见世面,但我们警惕性很高,一个也没有去。

  回家过年时,我和父亲之间因为一点小事又爆发了“战争”,大年初三我就被赶出了家门,身上只有300块钱。没有钱也去不了北京找工作单位了,无奈之下,我便在正月初八去了文彬的公司上班。

  我成了他的女秘书

  到了文彬的公司后,我被安排做他的秘书,跟我一起聘去的另两个女同学跑业务。文彬对我似乎特别器重,特别关心。我对他的印象也渐渐有了改变,他在工作上很有自己的一套,不论是什么问题他总能解决得很好。而且他还很有才华,经常写写诗什么的。总之,在我眼里,他变成了有着成熟魅力的成功男士。

  去上班没几天,他便带我和司机去了苏州、湖南等地。一路上,他给我讲了他的创业史,让我特别佩服,他是个文化水平并不高的农村人,能白手起家,有今天的成就的确不易。他还给我讲了他的家庭,说他的婚姻很不幸,家庭给不了他温暖,现在的太太是他的第二任太太,但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一个成功男人婚姻却很失意,我为他感到惋惜。

  我差点要笑起来,“痛说家史”,这不正是很多有阅历的男人勾引涉世不深的女孩之经典伎俩吗?但我忍住什么也没说。倒是婕儿自己无奈地笑了笑说,文彬的这些小伎俩在现在看来痕迹太明显了,目的也太明确了,可我刚从学校的象牙塔里走出来,什么都不懂。

  一个双休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旅游区,那天他吻了我,当时我特别害怕,从来没有人吻过我,我竟然傻乎乎地认为这辈子我就只能跟他了,没有人会再喜欢我了,于是就稀里糊涂地跟了他。回来后我们就同居了,他许诺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也不让我再跟别的男人,其实我很清楚我们不可能长久在一起。我不想破坏他的家庭,因为我深知不幸家庭里的孩子会有多痛苦。

  怕我们不理解,婕儿是这样解释她为何陷入这个“女秘书与男老板”的俗套的:“我从小缺少家庭温暖,文彬对我好,我便深深地陷了进去。虽然我们年龄差距很大,他的儿女都只比我小几岁,但当时我天真地认为缘分天注定,爱情是没有对错之分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