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一袭长发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佚名

那是4月,雨后放晴的日子。我坐了几个小时的慢车后,在鄂北丛山柳镇小站下车,又徒步去镇中学报到。近10里的山路,映山红燃烧着山野。校长老曹在离校老远的桥头迎接我。在他从我手中接过行李那刻起,我就认定这是个热心而又厚道的山里汉子。后来,我才晓得,老曹不老,不过38岁,老相。

“这是林老师,我们都爱叫她卉儿!”老曹温和地介绍他一旁的披肩长发的女子。

长发女子浅浅一笑,满脸的羞怯:“也叫我卉儿吧,初一的语文老师。”言毕,硬是从老曹手中抢过我的包袱。

这是一个清纯不俗又有几分山妹子质朴如小白杨一样的女子。

柳镇是个老镇,蹲在山窝,因镇里古柳过百株而得名。镇中学不大,师生员工不过三百。

在老曹的张罗下,老师们给我挤让出一间宿舍。木桌,小板凳,床铺,都拾掇得洁洁净净。令人亲切和精神的是临窗的木桌上瓶插了几枝绽开的映山红。老曹说,你是咱柳镇中学第一个来实习的师专生,这儿收拾得还可以吧,咱们的卉儿可是心灵手巧的。

老曹非让我休整三日不可。登台试讲那天,老曹把老师们都召了来,事后才知道学校因之放了其他班级一天假。我有些腿发软地上了台,未开口,额上就冒了一层汗。老曹的眼光探视了我一下,微笑着;他右首长发如云的女子同老曹一样的神色。我心里陡地一热,有了讲好这堂观摩课的力量。渐渐,我进入了状态。教室里的气氛活泼起来。课文是《范进中举》。

下课时,老曹站起来鼓掌,卉儿向着我灿烂一笑,我感到那笑是甜美的。

“我说过,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老曹攥紧我的手,扭头对卉儿说,“以后多来听听!”

以后,我上语文课时,卉儿就像学生一样认真地且听且记。一次课休,她来到我面前,小心地问:“我提个意见行吗?”我想笑,看定她的大眼睛点头。哦——因为我的随意,误读了一个多音字。我得意的脸不由得红了,心里却认为卉儿真是心细、专注的老师。

卉儿也邀我听听她的课,于是,我也学生一样地坐进了她的教室。课后我给她提了些意见,她一一记在备课本的小结栏里,抿了抿嘴说:“经你指点,我还真明白了不少。”这天的天擦黑,我在宿舍改作文,有人轻叩了几下门,是卉儿。她手里捧着一束映山红:“那花该换了。”朝那花瓶呶嘴儿。换好映山红,卉儿看我一眼说:“你还这么忙。”便走了。我从小窗里一直看到那袭长发浸在夜色里。再看那鲜活的映山红蓓蕾,我感到了一屋子的温馨,一种甜柔的气息水一样地沐浴着我。

夕阳时分,我喜欢一人去溪畔散散步,看着水潭中倒映的摇曳的柳丝,蓦地联想到它就是卉儿的一袭长发,粼粼的波光是她闪烁的大眼了。这样想下去心里头就有股暖流一涌。一天晚饭后,碰上迎面而来的卉儿。她穿了件淡绿色的裙,亭亭如溪里的翠竹,一袭长发黑瀑泻下:“以前,我也常到溪边走走的。”

于是,5月的黄昏,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随一女子散步。我说了不少的话,卉儿欢快地笑,不时惊起沙滩竹丛里的鸟儿。交谈中,我知道了卉儿是土生土长的柳镇人,老曹的学生;高考落榜后,老曹跑到县教委游说,点名把她要到了学校……

绿肥红瘦。天气转热了。

一日,卉儿突然有些忧郁地说:“还有一个星期你就得回城了吧!”我一惊,扳着指头一算,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卉儿是少见的山里妹子。我是看着她长到20岁的。”老曹为我写完实习鉴定后自言自语,接着莫名地“唉”了声。这一声叹息,弄得我心里沉甸甸的。

第一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