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bbs的回忆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aircraft

我认识她时,刚考完一个倒霉的试。 那时我又开始了聊天,在春天的阳光中,埋在那个有点阴沉沉的实验室,一边做着课题,一边无聊地看着网上的车水马龙。- 那天开了个聊天室,有些得意和落寞地做着op,定义和练习着一些动词,一人孤单地停留在里面,我记得那个话题是愿者上钩的,因为那时在看着梁天演的那个经过上海,总想着那个可爱的咕嚷着要钓鱼的古怪的老头,所以我说,我要钓鱼,愿者上钩。 在踢出了n个无聊的拜访者后,我决定在那个倒霉的程序运行的那段时间,来钓条鱼,不论鱼的美丑和性别的,来聊聊天。 我知道我是有侃的天赋的,当我脸厚的不行的时候,我会说出许多不让自己恶心的话,当然,那种话在平静时是羞于的。因为我总觉得自己该是个君子的。君子,诚,信也,当然不能说那些不符合党的三大作风的话。

可是我常常不能平静,尤其当我觉得孤独的时候,而我大多数时候是孤独的,即使当我在面对着一万人演讲的时候,我仍然会自以为自己是那只上帝派来的孤独牧羊狗,在一大群羊中逡巡,可是,就是找不到自己可以交流的,哪怕一只只会汪汪的低智商的狗。

那在程序运行的那几秒内,我觉得自己尤其的孤独,谁都不需要我,我除了钓条鱼,还能干什么。

所以我没有踢出那个看上去傻傻的拜访者。我记得她是用了两个相同的字母作了聊天代号,是bb,还是ww,我不记得了。因为我每天都对自己说那是很久的事了。

我记得当时在她刚说了一句hi时,我狂乱地感觉自己那种压抑的感觉,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将户籍调查所常问的n个问题都倾泻在键盘上,并且给了自己的每一个她将反问的答复。

她后来回忆说,就是因为我在一刹那的洪水,将她淹没了,那时她就觉得,我该是她在这个bbs上该珍惜的朋友。

在那天的一些柴米油盐的切磋后,我匆匆给我的程序作了最后的一条消息映射,看着她嗑磕巴巴的话,那时我突然觉得,她肯定是个说话有着童音的那种大小孩虽然我当时不知道她是男是女。我突然觉得有些厌倦,因为我不喜欢太小的那种人,跟那种人说话聊天,我会感觉很累。而我,总想过的轻松一点——我是个懒惰的人。

我就匆匆给她说了bye,在她还没反映的刹那,离开了线,在午饭还没吃时,就忘记了这条匆匆无意去钓可是好象钓上了的鱼?nbsp;

然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大概也就一星期吧,由于老板忙着出国,因而对我抓的紧紧的,我一直没机会在上午好好的上上bbs。那个星期天,我记得我是上午10:00起床的看着哪个无聊的电视剧,突然想到去泡bbs。

在登录的瞬间,我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好象觉得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在拽着我去哪个遥远地方。当然,我是个唯物主义熏陶下张大的,我是不相信那种东西的,虽然中学时我经常在上课时因为老师对唯心的批判而跟老师辩解,而成为我们学校同学们笑论的在校内飞车n次被逮的具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人。--我一如既往,开了个聊天室,瞬间挤满了各色人鱼。 那天的我该是平静的,因为我一直在彬彬有礼地说着话,而成为大家所拥戴的op ,我突然想申请一个email来跟天的聊天室的羊们保持一种跨越很多东西的交流。所以我问谁能帮我申请个email,这时,哪个我在我记忆河流中早已干涸而死的鱼说话了,我当时还不知道、是不是条美人鱼的。她说她可以帮我申请一个。我当然很豪爽很迅速地编了个假名和假地址以及假生日,当然是那种无论速度和感官上都不象是假的那种,告诉了她。后来她说,她那时很感动,觉得我是个坦率的人——她以为我还记得那次的那条鱼 然后她用那个帮我申请的email给我发了一封信,显得特别有修养,有才华的样子。当然给我的感觉是那种满肚子才气,在呼吸时不小心露出的那种才气。你知道,我是不喜欢那种爱炫耀的人的,因为我自己常常是那种爱炫耀的人?nbsp;当然,我是装着才华无法掩盖的样子炫耀的,虽然我不懂书法,不懂音乐,还有很多能让俗人肃然起敬的东西,我都不懂的,但是这不能妨碍我将自己当作一个有修养的人。 说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无法不对自己作些交代了。当然,我没法保证大家不将我看作个自吹自擂的人。因为好象很多作品的主人翁和名流在做自传的或被作传时是别人描述成那样的。 首先,我从小就是个问题儿童,但那不是因为我顽皮,而是因为我从来不去打架玩泥巴之类的。我对自己小时的印象常常是那种一个人呆呆地在某个角落里看书,在人群中傻呼呼的那种样子。但是,看上去那么乖的一个孩子常常会无辜地被妈妈痛打,关键是自己那种常会突然冒出的惊人之语和怪异的让人无法理解的个体行为。当然那些是我的学问不深的母亲所无法理解的。为了让大家相信我没有撒谎,我觉得很有必要举一个例子。在我沉浸在地道战那段时间里,我常会梦想自己的家是一个被占领的据点,而我就是那个在地道中战斗的英雄,因而我常常一个人躲在床底下,想象着意念中的生活。有段想疯了一般的日子里,我整天上课都没有心思,因为在教室里我是没法在众目睽睽之下躲到课桌之下。我放学后不是在外面玩弹子,而是一个人马上回家,趁爸爸妈妈没回来,赶快躲到床底下呆一会。我记得第一次母亲看到那个灰头灰脸的从床底下爬出来的小小的脑袋时,她脸上那种讶异和怜爱的神情。然而在其后的日子里,我便因此挨了很多次痛打。直到过年时因为家里的人来客往我没有机会才被迫放弃哪个爱好。 我不想再说自己小时的事,因为总让我感觉很心酸,总有一种天才和创造力被压制的那种感觉。但是我应该承认,我特别仰慕我的父亲。因为我无法想象如果我的太太在给我生了一个象我这样的孩子后,我还对她那么的爱恋有加。 我觉得我有必要彻底结束我对童年生活的唠叨了。我得讲点我成年后的生活,因为虽然某个哲学家说“儿时决定一切”,但是我仍然觉得成年后的思维更能显示一个的精神世界。我整个中学时代都浑浑噩噩的。上了大学后也无法一下子改变,我常常在同学都去上课时,一个人回到宿舍,当然我现在不是补小时候无法尽性的遗憾,我现在是躺在床上的。我就这么懒懒地看着窗外的阳光,想象着窗外是蒙蒙的细雨飘扬着。过完了我的大学生涯。即使在酷夏,我直到现在都有那种感觉,觉得阳光是湿漉漉的。

第一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