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爱情擂台,谁是赢家?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杨晓梅

1 认识雄是在七年前,那时我还是哈尔滨商学院市场

营销专业的一名学生,那天,我们几个同学去逛街在大商

场里正赶上深圳一家不锈钢厨具厂在做展销,当时雄在场,

他用不怎么流利的普通话给我们介绍产品,我当时只记得

他个子不高,他身边的促销小姐叫他韩经理。

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巧,几天后我在街上又碰到他,

他竟叫住我说:“小姐,你是不是买过我的厨具”,上大学

的时候,心灵向世界敞开,对任何人都不设防,从那以后

我们相识了,也闪电般地恋爱了。

雄是一个真诚、正直而善良的男人,大我五岁,不会

说奉承话,也不会说谎,爱情把他在我的眼中变成了一个

孩子,哪怕是跟他一起去谈生意听他讲场面话,我也总觉

得他是那么傻乎乎的可爱,大学还没毕业,我就打定主意

为了扶助他的“厨具”事业而在厨房忙一辈子。然而,

这一切都在雄的哥哥韩凯出现以后改变了。

那天下午,雄去机场接他的顶头上级刚刚被提拔为深

圳总集团公司副总的哥哥韩凯,当晚就去学校接我去见他

哥哥,寝室的姐妹们帮我参谋着穿什么衣服,带什么围巾,

鼓励我不要害怕,“丑媳妇也总要见爹娘”,何况先见个兄

长而已……我带着紧张和拘谨见到了雄的哥哥韩凯,他长

得比雄英俊,但表情冷得像一张白纸,我站在他面前跟他

问好的时候,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地瞟了我一眼,

然后说“坐吧”,雄在他的面前竟也和我一样紧张不安,那

种没有任何交流的空场让我觉得无比尴尬,并且觉得压抑,

这间平日里充满着我和雄的欢声笑语的房子里面因为有了

一个既将成为亲人的人却变得空旷而阴森,韩凯始终都没

有用正眼看过我一眼,这种带着鄙视的不屑终于让我无法

忍受,我起身告退了,雄跟出来送我,却只是为我打了一

辆车就忽忽忙忙回去了,我预感我们的困难来了。

果然,韩凯不同意我们的事,他对雄说如果和我相处

下去,他要把雄调回深圳总部去做既没有钱赚又没有前途

的行政职员。韩凯走了以后,我们抱头痛哭,雄不会说谎

话,也不会周旋,所以留给我们的只是无比的伤心和痛苦,

韩凯说我们没有经济基础,房子怎么办,一个在南,一个

在北,户口的事解决不了,将来的孩子怎么办,他还说我

不是个安份守己的女孩儿……雄害怕分离,而且我毕业分

配还未定方向,我们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分别,于是我们暗

地里偷偷地来往,不让他的同事和客户知道,怕消息透露

给韩凯。

那一年我分配时的接收单位里根本没有深圳的,所以

我只能留在哈尔滨或者回内蒙古。当时市场上的厨具设备

竞争也相当激烈,生意不好做,雄根本没有实力解决我们

的房子、户口和孩子问题,而且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主要问

题,原因就是韩凯不喜欢我,而雄又没法不受韩凯的约束

第一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