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乔装打扮去恋爱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佚名

男人都可以洋洋自得地宣称:追姑娘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兴致勃勃地尖叫:跟男孩玩去!突然很想恋爱。23岁了,也该找一双温暖的手捧着我的脸,然后听他说:你真美!

姨妈总是心事重重又胸有成竹地告诫我,不要去舞厅、酒吧找男友。最好的男友应该去教堂里找。一个有爱心的男人,一个喜欢和上帝对话的男人,一定较成熟,而且富有同情心和责任感。

我信了。

某个星期六晚上,我一身素雅打扮,适时出现在东街口的教堂里。刚进门,看见一个男孩子孤零零地坐在最后一排。第一感觉良好,便心怀鬼胎地向他走去,隔着三张椅子,小心地坐下。我有点心虚,然后装模作样用手干洗一下有点发烫的脸,嘘了一口气,情绪稍稍稳定一点。

台上牧师在布道,口才很好。

在牧师高声说“请我们一起来朗诵赞美诗”时,大伙都站了起来,我也傻傻地站了起来。每人手里都有一本圣经,而我手里没有。再斜眼看隔座的那个男孩,手里也空空的,他有点难为情地对我浅浅一笑,然后向我这移了一个座位。这样,我们之间,还隔着两张椅子。

这是一种心跳的距离!

他只是浅尝辄止,通过移动一张椅子宽的距离,表示一种友好。于是,为了对他的友好有所反馈,我也向他靠近一点——移了一个座位。

不是想套近乎吗?为什么不主动一些呢?在我带有勾引意味的低头一笑的时候,他终于坐到了我的身边。他第一句话是:“请问几点了?”

“你不是有BP机吗?”我故意不配合。

他终于恍然大悟:“哦,对对!”我笑了。

“一个人出来?”当我主动问他的时候,他反问一句:“你也一个人?”

交谈就这样开始,整个教堂里弥漫着一种祥和而神圣的音乐。在这种音乐中,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旺,搞装修的,25岁,没有文凭,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天下……

当他知道我大专刚毕业时,有点为难地说:“认识你很高兴!你很特别!”

“是的,这个地方很特别。”我附和着,趁机再看一眼他那双黑白分明有点凹的眼睛,像个清清爽爽、稍黑但很精神的印尼人。说出我的第一印象后,旺放松了很多,他说,他出去一下,再来。

大概5分钟过去,旺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刚买的。我故意怪他小气,才买一本。旺狡猾地说:“一本自有好处,可以和你一起读!”当着上帝的面,我相信他的真话,然后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一见钟情可能就是这样吧!

于是,我们相约在第二周、第三周……约会地点,一直都在教堂里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当我们与众人诵到“仰躺在青草地上,看天空中的飞鸟……”时,我深深地陶醉了。我想,再等一周相会,这太漫长了,便对旺说:“下周二,我们去郊外看飞鸟,好吗?”

想不到旺兴奋地抓起我的手说:“好呀!我一直有这种非分之想,只是不敢提!”

趁我还在回味“非分之想”一词的当儿,旺用他的两只手把我的手合围起来,低头一嗅,深情地叹了一句:“好香!”

认识3个月来,这是惟一一次“感性接触”。这种慢节奏的情感方程,我喜欢。有点嗔有点恼地抽回自己的手时,全教堂的人在“阿门”声中纷纷站了起来,似乎他们都向我们这边看着,脸带善意的微笑。

终于盼到了周二的郊外之行。已是暮春,南国金黄的春小麦在阳光中跳舞,一浪接过一浪,像是我心里的波涛,明媚而生动。我们约好一人只能带一种食品,可我们各自打开食品袋时,都禁不住哈哈大笑:他带的全是巧克力,我带的全是牛肉干。前者是我爱吃的,后者是他爱吃的,只可惜没有饮料。那口渴了怎么办?旺终于露出他调皮的本色:“口渴时就接吻!”

第一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