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大课情缘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给你的情人写一封情书,让爱情升华成最美的烟火!  

作者:古名地(nbzxw@2663.net)

大学里有上大课的传统。不知学校是为了方便还是需要更合理地利用师资力量,习惯把《中国革命史》这样的公共课程安排在一个大教室上课,我们称之为上大课。大教室一般是阶梯教室,建筑风格仿照人民大会堂,虽然位置没大会堂那么多,但也能容得下150来号人口。

一到上大课,就出现不同专业、不同系别、不同班级的莘莘学子济济一堂的场面,闹烘烘的颇为壮观。不过,这样的场面不是经常会出现,除了第一堂课男生们想看看有没有美女女生想看看有没有俊男和最后一堂的考前辅导课,大课教室基本上有3/5的座位经常没事可干,做着寂寞等待的工作。

为了阻止这种"不学无术"和"视课堂纪律为儿戏"的态度,加强对教师劳动成果的蔑视行为的惩罚,忍无可忍的老师们就会在某个恰当的时候脑子突然清醒-----要点名。点到某人不在,就在他的名字前打一个红叉叉,当名册上的红叉叉达到他认为已经不能等闲视之的数字时,某人就会经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灭其成绩,授其痛苦"的折磨。而本学期的成绩就这样灰飞烟灭了。为了免受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学生们都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自己若不在,就拜托某一个人代其报"到"。我们寝室则更绝,每堂课都会有一个必定在上课的"代理人",大家互相轮流做这个代理人。

第一次认识薇就是在这样的一堂大课上。

那天轮到我做代理,第一节课时还有六个兄弟坚持作战,到第二节课时,其余五人感觉到图书馆看美女比在这儿听历史故事更有诱惑力,所以就只剩下我一个坚守着岗位。老师讲了几分钟好象也感觉实在没味道,就开始把双手大八字地撑在讲台上数人数,其实傻瓜都晓得有人在旷课,数了一下,感觉挺没面子,就庄严地打开他的法宝----点名册,开始两节课中最能集中学生注意力的"讲课"。"XXX!""到!";"XXX!""到!";"XXX!""到!"……每叫一个名字,就会有"到!"的声音从某个地方发出,回荡在空旷的大教室上空。就象压根没人在旷课。

当然老师和学生都心照不宣,点名也无非是找点活泼的事情做做吧!我一直都这样认为。

这位老师今天估计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一连点了我们5个人的名字,我直埋怨排学号的家伙,为什么把同寝室的哥们的都排在一起。老师喊了5个名字,我就喊了5声"到!",每应答一次我都有一种想狂笑的冲动。如表演口技一样,我每次喊"到!"的声调轻重粗细缓急都不一样,点名者和被点者似乎都没什么不良反应。"陈丹露!""到!"我很积极地脱口而出,刚一出口,就意识到犯了个形而上学的错误,不仅仅是这声"到!"引起的全场的哄笑,还有是左边同时传过来的一声显然是女声的"到!"。由于思维惯性的作用,我无意之中给沉闷的课堂增添了些须的欢乐。

循着声音转头望向左边,隔着四个闲着的位置,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正睁大眼睛讶异地瞪着。看到我望向她,忍俊不禁地笑了一下。我的脑袋"轰"的就炸了,因为她的会传递情感的酒窝吧!后来我仔细思量,想来那时就有可能给那个裸体的长着翅膀的外国小家伙的玩具箭给射中了,幸亏伤的不是很重,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本人虽然不是极端的聪明,但对竟然敢于在公开场合用那样的笑容来向我挑战的异性是绝不妥协的。所以马上收拾课本腾腾腾地就坐到了她旁边的座位上,摸摸鼻子说:"原来你在啊!早知道我就不应了。"她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说一番实际上也就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然后呵呵地笑几声说:"我也不是。""噢!原来同是天涯代理人。"我恍然大悟似地用笔端敲敲脸颊,很自然地瞅瞅她桌上翻开的书本,又看看她的脸(后来她告诉我说我这时的形象有点象街头无所事事的二流子,亏她想的出来,真没面子)。她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能获得别人注意的漂亮女生,只有看的久一些,仔细一些,近一些,才会感觉出那种让男人砰然心动的东西,那东西或许就叫魅力吧!一张完美的脸型配上并不是个个完美的五官,竟然组合成了另外一种柔和的韵味。

第一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