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情书:当爱已成往事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秋意浓

   上天安排我们见面又分手,只剩下我对你的爱。这一点已无法改变。我伤心、我痛苦、我止不住想起,在每一刻,想那个上午,多美好的上午,真好。因为它,我变、变得消沉。但我不得不活着,我怕死掉什么都没了,包括回忆。我每天吃饭、睡觉、焦急、工作、娱乐,但我不在看篮球。篮球和你是相连的,一个人看没劲。我想一直等你,因为我一直爱你。

  不知不觉中,喧已经20多岁了。外表看来他和同龄人没有什么两样,除了有点忧郁。但喧的心里知道他和别人完全不同,因为喧是个G.这一点也许是命中注定,天生就赋予了他。22岁之前一直潜伏着。之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终于爆发了。伴随而来的是一次次伤心痛苦的经历。喧是个喜欢用情的人。喧对爱极其投入。所以他也容易受伤,爱的不多却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刻骨铭心。随着经历的增多,喧仿佛悟出了一些怎样保护自己的意识,可是刚刚经历一次短暂的用情,却又让他陷入了一场无尽的苦楚之中。其实在爱面前他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怪圈,这是喧最大的悲哀。

  在喧自以为已能自如驱驾感情的世纪末的冬天。当时他正处在一场感情的取舍之中。无意中碰见了林。喧在外面很清高,从不会去主动认识谁,不管是喜欢的还是讨厌的。所以他算不上职业的G.因此他对林的友好无动于衷。于是林用直着的精神跟在喧的后面足足的走了一个小时,终于喧被感动了,给了林一个微笑。

  林是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人工作在这座城市。喧突然有些伤感,因为林和自己同是生活在别人的城市,于是喧把林带回了住处。其实到现在喧也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带林回来,也许是林的真诚与活力,或者是自己的麻木。

  后来便有了林不厌其烦的呼叫,喧真后悔把CALL机号码给他。喧虽不讨厌林却对林产生不了爱,于是每次都在电话中找各种借口拒绝,直至后来干脆不回电话。但林有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使喧不得不又一次的约他见面。一见面喧便感觉林对自己的爱不是预想的那么简单。因为林给了喧一封足以让任何人感动的信。信触动了喧的心,但还不足以让喧去爱他,人往往是这样。有一首歌不是唱到吗!"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我去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多么贴切的语言啊。

  那天喧很无聊,便随林去了他的办公室。林是搞电脑设计的,喧却一窍不通。林便一边教喧一边看喧笨拙的打游戏,很有耐心的样子。喧面无表情机械的望着屏幕,林却很开心。能和喧一起他便开心,林说过爱一个人和被爱同样是幸福的。林算是个不错的好男孩,他知道喧不喜欢他,所以他尽量不给喧一点压力,他喜欢把自己的一切经历毫无保留的告诉喧,而喧只是有意无意的听着,就象听背景音乐一样,只是依稀知道林有一个四年的朋友。喧从没在意过,因为喧不在意林也不会去理会 林的朋友,直至那天林拿出照片给喧看,并指着照片上的人说:他是锐,我们已经四年了。

  喧拿着照片看了很久,那一刻喧有些慌乱,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喧完全被这个照片上的男人吸引了。林说他已经30岁了。喧有些不敢相信。照片上的锐显得很年轻,并有一种与生具有的亲切感。以至喧有一种莫明熟悉的感觉。仿佛梦里曾经相识,或许前生就曾有缘。

  锐正是喧理想中的男人,喧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已经开始喜欢上锐了。

  喧当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歌名:不管有多苦。这是一个爱喧的人喜欢唱给喧的歌。喧突然有了兴致,便和林谈起了锐。喧了解到,林和锐是在林刚大一时相识的。锐的家离林的学校很近,林是锐生命里唯一的男人,锐深深的毫无保留的对待着林,并和林一起回过林的老家,一个北方的小镇。林的家人对他的期望很高,林是他们家唯一的希望,锐便一直默默的支持林,在物质上和精神上,甚至决定为林终生不娶。同时锐也是个非常出色的人,突出的工作成绩、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很上进,是一个没被社会所污染的人。这些使喧对锐又增添了几许好感。让喧不可思议的是,林把自己的日记摆在了喧的面前,在林的心里,只要喧喜欢的,他什么都可以,他不能对喧有什么隐私。看了林的日记,喧曾为林的爱和迷惘所感动,所以喧有些自责,喧觉得自己很卑鄙,但喧又抗拒不了自己,因为通过刚的日记,喧愈加感到锐的完美,直到和林躺在床上,喧还在想着锐,忍不住又谈起他。林告诉喧,原来他和锐经常看篮球比赛,因为锐住在城市的西北,和喧住的地方隔着一条江。而当地球队的主场正设在锐附近的体育馆,林无意的话无形中给了喧一个机会,喧对林说"你知道我也是个球迷"于是林毫不犹豫的给锐打电话,当时已是凌晨四点了。林说"明天我带一个朋友去看球,让锐给弄两张票".看林的表情,喧知道锐在追问什么,林说在一个朋友那,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大概因为喧在身边的缘故。当时喧有点不舒服。喧不能允许自己喜欢的人被不重视,尽管这只是个未知的人。锐答应了,约好下午先去他家,晚上一起去。喧当时心里又是欣喜又是害怕,心情极其复杂,但喧还是掩饰了激动,轻描淡写的甩给林一句"好吧,明天陪你去",便开始用想象明天来打发感觉无限漫长的时光,甚至把明天的头型、衣着都盘算好了。并不时看看甜睡的林笑了一下,当时的心情无异于待嫁的新娘。

  带着久违的心情,在那个暖暖的午后,林和喧出发了,喧感觉一切都是美好的,平日见惯的一切都很特别,世界完全是新的,连售票员的雀斑都带着美丽,旁人的拥挤都带着热情。喧一路都兴高采烈,去锐的家要转几次车,喧除了感觉时间稍长一点都不累,步行时他给林唱歌,给林讲故事,林则满脸幸福状的感受着,那一刹林的心情也是美的。喧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这长江".喧说,牛郎织女真惨,每年只能过一次鹊桥,现代人真好,可以随时从江上走过。林只是傻笑,喧看着林的样子想起了幼儿园的孩子,也莫名的开始傻笑,但喧知道,他们内心呈现的是完全不同的。喧对自己又下了一个阴险的形容。

  锐的家住在一楼,和着很有生气的声音,锐打开了门,但没有看清他的脸,锐便转身去开小房间的门了,喧只看清他的背影,很高大,透着灵巧的高大,林讲过锐一米八四,林热情的给喧和锐互相介绍,喧很放松,因为锐表现的亲切而和善,喧感觉锐比照片要英俊、干练,还有和说不出的摄人魂魄的气质,锐对喧热情而不做作,很自然,锐的电脑出了毛病,林便开始给他查找,锐带着足以让喧倾倒的微笑很有教养的和喧交谈,很坦然而不露痕迹的打探喧的来历,喧以同样坦然的表情,自然而有条理的回答,只是隐瞒了和林的关系。当时的气氛很和谐。锐的语言很幽默又透着深度,喧很喜欢和锐交谈,喧在言谈上很有风度,而且透着谦逊和机智,这也许是两人非常投机的重大因素。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人都找到了一种共性,好几次两人都说出了许多不谋而合的话,此时喧和锐已经感觉不到陌生,就想一对老朋友。而林自顾弄着电脑,不时附和着喧和锐的交谈,傻笑一声。喧有些感谢林。锐告诉林他把通讯录全部存在电脑里,并为每个人都画了像,喧很新奇的看着各式各样的头像,锐给喧讲他怎么把每个人的特征表现出来,然后他提出当场给喧表演,喧非常高兴也很愿意,锐开始操作起来,象艺术家不时的看喧一眼,而喧安静的坐在旁边,象个孩子一样,让锐仔细的看,喧故意说锐画的不对来拖延时间,喧喜欢让锐看他,锐开始仔仔细细的看喧,努力找出喧的特征,喧发觉锐漂亮的眼里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光芒,尤其是两人的眼光交织时,喧完全被迷恋了,他想他们彼此能够读懂。后来两人好象有些不对,像才终于画好了。林说太象了,喧就是这样。回去我也画。

  锐在画像下面打上了喧的名字,但联系电话一栏却是空的,两人谁也没出声,锐想到了林的存在,打上了林的号码,向喧自然的一笑。喧一下午都注意着锐,喧感觉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魅力,都是那么完美,不应该是说锐赋予了它们的完美,而且锐对喧的每一个动作、语气都能让喧感到一种潜藏着的关爱。喧知道两人有一种与生具来的默契,喧知道自己和锐已经通过一种潜移默化达到了一种真正的心灵上的交流,而且喧已断定锐对自己也产生了好感。

  但喧知道自己还不能表露,因为自己的身份锐还不知道,而且锐不属于自己。

  吃饭的时候,喧完全没有在意菜的口味,他的头脑一直用在锐的身上,所以喧吃的很少,完全没有林那么好的食欲,好在锐很善解人意,没有象林一样非逼着喧再吃一碗。喧刚放下筷子,锐便领喧去洗手,锐很认真的用手量着水温,让喧很感动,也很温馨,这一刻永远记在了喧的心里。喧当时产生一种靠在锐的怀里的冲动,但他控制了自己,因为他一直伪装成一个正常的男孩,不管锐是否已经识破,喧不能冒这个险。喧极力的压抑着自己。

  坐车去体育馆的途中,喧和锐之间隔着林。喧有些失落,一直无语,进门时人群涌动,锐有意无意的揽了一下喧的肩,很自然,仿佛怕喧挤丢,但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带给了喧极大的感触,喧真希望人群再挤一点,好让锐再次的接触自己的身体,喧知道自己的心已被锐完全带走了,喧的心里涌出一句歌词"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见你的安排",喧知道对锐他是无私的,那天三张球票有两张是在后排的,理所当然喧坐在了前排,如果没有锐,喧会非常开心,因为他是个超级球迷,可是那天喧从心里的不高兴,以至于完全没有理会球队双方的激烈争抢和周围人热烈的呐喊,喧一直遥望着林和锐在远处看台上的小小身影,喧真希望比赛快点结束,他知道了什么叫望眼欲穿。快终场时锐和林早早的来接喧,喧竟不知比赛的胜负,因为他只关心一个人,那就是锐。

  三人很平淡,锐送喧和林上车,简单的道句再见,然后向喧挥挥手,便独自走了。喧在心里默念一定会再见。林对喧说:累了吧?喧没出声,点了点头,便闭上了眼睛,一路沉默,直至分手,各自回去。

  那一夜,喧失眠了,整夜的想锐,他想各种和锐接近的理由,但他知道,这份爱他复杂了,今后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但喧忍不住,他太在乎锐了,这是他一生中最爱,即使头破血流他也不在乎。无尽的思恋迎来了第二天的太阳。喧迫不及待的去买了周末的排球票,比赛在一家大学的体育馆,离喧比较近。于是喧给林打了电话约林和锐看球作为回报。林很开心,有点受宠若惊,尽管他不爱体育,还是高兴的答应了。喧说我请看球,我来通知锐吧,林便给了锐的寻呼。喧对林又生出一份怜悯,说自己残酷。

  喧拿着锐的号码,高兴了许久。直到晚上,才郑重的给锐发了寻呼,然而不管喧怎么呼叫,却一直没有回音。那一夜喧的心碎了他开始怀疑自己,但又不愿意相信。他在心里努力为锐找着借口。黑夜伴着喧的胡思乱想蔓延着,他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颤抖着又拨了一通早已熟记心中的号码,几分钟过去了,喧失去了耐心,想出去走走,突然电话响了,是锐打来的,喧很肯定,话筒传出的是锐的磁性的声音。而喧的心、血液、神经都在翻腾,在这一瞬间,喧已泪流满面,不知是委屈、高兴,还是激动,喧说这是第十一个寻呼,锐说不可能,然后便安慰似的说可能发生的理由,喧没注意听,他此刻不在乎,他最在乎的是此刻终于和思恋的人在通话,喧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向锐说找他的目的。日问他是回请我吗?喧说绝对不是,干嘛这么想,有些事不须理由,锐说只请我一个吗,喧有些慌乱"不,还有林",锐迟疑了一下"好的,怎么见面""你和林约好后,给我打电话,号码你寻呼上有,二十四小时接听,寻呼号一会打在你的寻呼上",喧讲话有些乱,直到放下听筒,心还在乱跳,整个下午喧一直守侯在电话旁,他一直能体会到一种余温,锐留下的余温,久久不曾散去。

  傍晚,锐打电话来了,问比赛对阵的双方是谁,于是话题打开了,他们谈体育、音乐、人生……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喧和锐同时发现了两人的共性,只是双方都小心翼翼,谁也没有道破天机。夜里喧有些烦,因为虽然能和锐自由畅谈了,但喧却不能真实的表白自己,他不想欺骗锐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