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奇缘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情书给了我最大的勇气,让我为爱情为狂!--www.fwsir.com题  

作者:阿达

晓风刚结婚不久,有了个儿子。这一天晚饭后,妻子阎雯正在厨房洗碗,晓锋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忽然晓风叫妻子快来看,说是报纸上登着母亲找女儿的广告呢,领养人也姓阎,说不定找的就是你!晓风这话是信口开河,他知道他的妻子是一对江湖艺人的养女,从小从外地抱来,也不知她家乡何处。事情已隔二十多年,谁知道她的父母在什么地方,还在不在人世。这一叫实际上是与妻子开玩笑,然而却触动了阎雯一直挂在心头的思念。她根本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她的养父母其实也只在抱她的时候匆匆的见了她的母亲一面,早已记不得容貌了,更不知道是那里人。唯一能和父母联系的是挂在她身上的银锁。虽然养父母只有她一个子女,待她很好。但血肉相连啊!她总免不了要思念亲生的父母,她想搞清楚当初母亲为什么要丢掉她。尤其在梦中,常常会出现五花八门的父母形象,并且总是影射着丢弃她的理由:右派、反革命、劳改犯、走资派、臭老九。但出现最多的却是伸手要饭的叫花子。这些实际上是反馈着她醒时的猜测:要不是实在过不下去,那个父母肯把自己的子女送人呢。因为按自己的年龄推测,她正出生在十年动乱的前期。结婚以后这种梦逐渐少了,也许是有了丈夫的呵护;也许是因为日久无望。更重要是自己有了孩子。有感于自己的身世,她对孩子百般关爱,藉此填补了她的隐痛。再说,她的养父母年时已高,她应该报答养育之恩,尽责尽孝。工作、家庭,养老护小的繁忙使她失去了思念的余暇。晓风这一喊,又勾起了她的思想沉淀,不由得一阵隐痛涌上心头。然而这种广告报纸上每天都有,她已经麻木了,不可能有这么巧吧。但晓风不知从这则与其他寻人启事几乎一样的广告中悟出了点什么,却一反常态十分认真起来,一股脑儿摧促妻子给对方写信试探。阎雯拗不过,便说,要写你就写吧!就这样一封介绍阎雯情况的信寄到了广告中署名的某县。

谁知巧事却偏偏是有的。不久真的回来了一封满纸充满情感的信。信中告诉阎雯她的出生年月和银锁都对得上,很可能要找的就是她。过几天,找女儿的那个母亲将亲自她家当面辨认。见到回信,晓风是十分高兴,阎雯却失眠了,思绪万千。养父母是坐立不安,常露出眷恋、辛酸的目光。

现在应该来交代一下阎雯养父母的情况了。养父母原来是师兄妹,养父的岳父就是师傅,养母是师傅的女儿。一生以说书为生,浪迹江湖,四海为家。建国后,说书人组织起来,成为曲艺团。单位一大,加上行政人员,集体演出收入难以自负盈亏。因此动员艺人们各自找门路出去演出,只交一部分管理费。当时的形势对说书内容限制较大,说传统剧目要剔除封建色彩和迷信。说新书却听的人不多。因此收入微薄,养家糊口极不容易。现在老了,只靠文化部门发的几十元养老金过日子。如果没有子女的补助日子会很艰难。这使他们对阎雯找父母的事忧心重重。

约定的这一天终于到了。阎雯一早就整理好房间,采办果品。养父母也换上了新衣服。这以后全家就静静的坐着,谁也不说话。上午没有来。中餐草草了事。下午也不敢午睡。二时多,养父母打起了瞌睡。门铃响了。晓风打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位花白头发的丰腴妇人,穿着入时,气质不凡。见门开了,就问晓风,“请问,这里是不是阎雯的家?”晓风一边答“是!”一边连忙让妇人进客厅就坐。阎雯和养父母也一起站了起来。阎雯正好站在门边的光亮下,与进门的妇人闹了个面对面。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妇人突然抱住阎雯的肩头说:“你一定就是阎雯!多象年青时候的我。”搞得阎雯一时不知所措。“快把你的银锁给我看看!”还是晓风冷静,他拉着妇人到沙发上坐下,泡上香茗,请她先息息气。妇人被拉得勉强坐下了,一只手却拉着阎雯不放,拖着坐到了身边,一定要阎雯立时拿出银锁给她看。阎雯只得向妇人说明,回房间从贴身处取出银锁来。这时,妇人才有功夫向四周观望。她看见了坐在暗处的养父母,疑惑的走上前去凝视着,早已忘记了取了银锁出来,站在身后的阎雯。良久,妇人似乎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他们年青时的模样,一声带哭声的“真是你们!”说出口,忽然就跪在了养父母的前面。慌得养父母连忙站起来搀扶她。可见她对这张只见过短暂一面的脸记得多么牢固。

第一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