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情书:影子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gzi)

  (一)

  "想要认识一个并不很帅但绝对真实的男子吗?

  想要试试你的运气和缘份吗?

  想要听听最多人说过的无聊透顶的网络情话吗?

  想要一起kill time 并且享受虚拟爱情的滋味吗?

  为何不发一个email给我,因为——我是一个真实的影子,可以常伴你左右。"

  就是这样一张很烂很俗的帖子,一个自大轻狂的自我推销广告竟真的让我认识了一个网上MM.(今天收件箱里收到了一封叫"青色"的人发来的email,还没舍得去看)我不禁要对自己说佩服了。你真是天才,竟然想到这样的"痞子蔡"式的ad,真应该自己在留言板上写下"佩服佩服,你真了不起"之类的赞美言词。

  看来网上真的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或许你自吹的天花乱坠而无人相信,而当你故意贬低自己的时候又会引来意外的注意。

  难道网上的MM都喜欢直白的赤裸裸的表述,而不愿接受含蓄的暗示了吗?想起前几次在聊天室拼命想引起几个MM的注意而始终无法得逞的经历,不禁记起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情场浪子鬼见愁曾经说过:"如果你要让女人走开那你可以对她说我爱你,如果你要女人靠近你那你最好装做对她不在乎。因为女人,特别是出色的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有着和驴子同样的脾气。"

  现在只希望这位叫"青色"的小MM不要是一个恐龙才好。

  为什么我能肯定"青色"是一个MM?我当然不能确定,不过是一切往最好的方面去想罢了。如果这位"青色"是一个MM,如果青春靓丽,如果性格温柔,如果……真是令人激动,想到"青色"发来的那封email,我的心情忽然莫名的兴奋了起来。信的内容确实使我很是"激动".

  "真实的影子,你好!

  在交友栏目上发现了你的ad,感觉你是一个童言无忌的家伙,不过还是蛮可爱的,看来你挺真实和自信的啊。(Hi,注意,她说我可爱耶^-^)。

  知道吗?你的那个ad简直是一个变态做出的最无耻的发言。(情况怎么忽然急转直下了)凭什么你认为女孩会来追你,你以为都是象你一样的色情狂啊。"

  我已被激得上蹦下跳,确实是"激动".看来是一个女权斗士在向我宣战,因为她毫不在乎的把email 留了下来,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个八婆竟敢对我这么精彩绝伦的发言说不,真是不给face.不过看来至少我猜对了一项,她是个MM.虽然看起来这位"青色"小姐一丝温柔都没有表现出来,而且估计也漂亮不了(如果漂亮的话,一定有很多人追,她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当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火气了)但无论如何她是个MM.我总不能给她太多的难堪(本公子一向怜香惜玉,只是没有机会表现),小小惩戒一番也就算了。我决定给她回一封email.

  "青色,你好!

  多谢夸奖,从我生下来后便没有人说我可爱,你是第一位,真令我感激涕零,小生这厢有礼了。

  敢问小姐从何而之吾乃色情狂,真乃神人也,是否汝亦和吾是同类,故得知。

  吾忆起哉,青色者,大概是亲近色情的意思吧?

  实际上我们或许是同一类人,为何不物以类聚呢?"

  君投之以桃,吾当以李报之,况且我之言词极尽恭维,几可谓之礼貌,这位"青色"一定大为所动。以上的话是我从"痞子蔡"那里偷师而来,相信效果近似于"负负得正".而且对于这类肉食性恐龙,我当然不必讲求太多的绅士风度。(to be continue)。

  gzi 于3月25日昆明。

  (二)

  晚上和老李师吃饭,我和他聊起了青色。

  老李师并不老,和我住同一宿舍,真名叫李柯。他比我还小几个月,但由于从小混迹于花丛,属于侯希白一类的花间派传人,泡妞的经验和我这入门初哥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在我有求于他的时候自然成为了老字辈和师级人物。今天就是我有问题要请教这位情圣的时候。

  "你已经激怒了这位"青色"小姐,看来很快就可以摆脱单身了。"

  "滚,在我倒霉时,竟落井下石,拿本少爷开心,是不是不想活了。"正在心烦的时候,这小子竟还敢老虎头上拔毛,真令我怒从心头起,饿向胆边生。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食物遭殃的时刻,所以这回柯柯倒霉了(差点忘了交代,韦小宝有"珂珂",而我在平日里称李柯为"柯柯"亦有画饼充饥之意),"还不快快请本公子到卡萨布兰卡撮一顿"牛排大餐",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汝言谬也,首先你根本就没心可伤,都没女孩对你表现过好感,哪来伤心。其次,今天你根本就不倒霉,你很幸运。我一直奇怪你这家伙外部条件不错,还能偶而幽上一默,为什么始终与美女无缘?现在终于知道了答案,你实在是太不懂女人了。所谓爱和恨是一母双胞的姐妹,当爱和恨到了极端时,两者便很难区分了,爱即是恨,恨即是爱。所以这回你误打误撞已经引起了"青色"的注意,有机会窃取芳心了。"

  "不可能吧?"虽然柯柯是真正的"lady killer",几可称得是半个女性心理学家,但我还是对他的话持谨慎乐观态度。

  "MM你大胆的往前走呀,莫回头,网络的美女,任你逗?"柯柯没再理我,哼着歌下楼去了。他肯定从我这根朽木这里感到了孔子的无奈。不知今天哪个无知少女又要落入他的魔爪。

  MM当然指的是我,柯柯总说我不够大胆,连女孩子的手都不敢摸,象个害羞胆小的小妹妹,所以一直叫我MM.当然此MM非彼MM,正如同白马非马的道理一样,一般人是难以理解的。

  我一直对此表示抗议,其实那次毕业实习我就真的摸过marry的小手。不过柯柯总说那是marry拉我的手而不是我拉marry 的手,坚决的把我的抗议驳回,并且不准上诉。

  大慨是心情变好的原因,忽然发觉柯柯其实蛮有点歪才的,难怪总能诱骗无知少女,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能我就是因为人太好了所以没人喜爱。看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好人和女人也不可兼顾。怪只能怪我人太好。

  "我总是人太好,人太好,该泡的妞总泡不到,其实相爱不易,牵手太难,不是我的也要努力追到……"其实我也蛮不错的嘛,简直是天才,这首"人太好"比"心太软"可是强多了。(to be continue)

  gzi于3月27日昆明。

  (三)

  N掖用簧萃扒嗌备一匦牛幌牍扒嗌被岣液霉映浴K栽诙恋健扒嗌钡牡诙封信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真实的影子,你好!

  很抱歉,上次给你发的那封email 很不客气。

  其实那天我心情不太好所以说了很多气话,请你原谅。(看来我没猜错,估计是让人甩了,真是可怜!)不过我认为你真的是很直率,虽然……我实在不该那样说你,为此向你说声sorry."

  柯柯告诉我:"如果说第一封email 是铁血大棒,那么这封一定是怀柔外交了。这位青色真连我都看不懂了""我知道,青色肯定是一位可爱的女孩,现在如果谁敢说她的坏话我跟他急。柯柯你也是包含在其中的子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我总不能让个女孩给比了下去,得给她回email 表现一下绅士的风度。"我对柯柯发出警告,并把我崇高的理想告诉柯柯,(虽然他肯定不会了解)"我可是完完全全公事公办没有别的企图,你别把我往坏处想。这是代表男同胞表现我们男士的风采,你可得多多的帮忙。‘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我觉得好象没人授权给你让你代表男同胞发言啊,并且你最后说得怎么有点象江湖卖艺的。"

  "你别管,就说帮还是不帮?"

  "有选择吗?"

  "当然有,我一向是最讲求民主的,你不知道吗?克林顿曾经就这个方面请教过我不少问题。

  给你一个多选题。A、帮B、帮忙C、当然帮忙D、理所当然帮忙请选择。"

  "能不能不选?"柯柯愁眉不展的作可怜状。

  "不行。"虽然本人心太软,奈何为了民族大业,为了男性的权利和尊严,我决心放儿女私情于不顾,大义灭亲尚且行之不悔,何况小小之柯柯。

  "你不是最讲求民主了吗?"

  "民主和集中是相辅相成的,没有集中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的。枉你学法律那么长时间,难道这都不懂。"我不屑的对柯柯说。

  "我不是不懂,只是不忍而已。"

  "到底如何为不忍,小生这里请教了""不忍有三:一为我之名声不忍,想我花间派传人一向游戏花丛,今日不慎落入陷阱,要助纣为孽,将辛苦得来之名声毁于一旦是为不忍;二为汝之不忍,我虽有绝技在身,奈何所传非人,朽木不可雕。恐汝将来弄巧成拙为情所苦是为不忍;三为那位青色小姐不忍,原以为这位青色和你有所共同,其实今日方知其为一好女子,如果助你成功,那岂不是害其一生是为不忍。"

  "好小子,你的名声从来就没好过,说什么毁不毁的。每次考试要我给你答案的时候你怎么又不顾面子了。我才是应该三不忍。一、从此不再忍受你晚上睡觉时如雷的鼾声;二、不再忍受你每次带女孩回来把我半夜赶到街上去散步;三、不再忍受你穿我的西装出去约会,等到脏了才还给我。"

  看到我恼羞成怒真的发火了,柯柯急忙谢罪"开个玩笑如何当真了呢,不就是给你当参谋嘛,放心,一定让你‘卖油郎独占花魁’。"

  "我可是为了公事。"

  "好好好,公事,MM公子的婚姻大事。"

  这小子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to be continue)。

  gzi于4月3日昆明。

  (四)

  曾经有人说过: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和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剩下的那少部分则直接就是女人的事。

  柯柯的故事当然也逃不出这个法则。其实柯柯原来是一个很诚实可爱的家伙,他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有大半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当然是个女人,一个很不错的女孩,至少柯柯是这样认为的。

  我和柯柯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小学时到果园偷桃,是我为他放哨,至于冬天到农民田里烧玉米则是两人齐上。每次我惹祸打架总有他帮忙,而他泡妞的情书也皆出我手。所以别人总说我俩是穿了连裆裤。可是柯柯和阿美的故事,我却是在他们分手3个月后才知道的。

  柯柯虽然不太安分,但对于感情却看得很重。对于我是友情,对于我从未谋面的阿美则是爱情。

  详细的情况我不太了解,柯柯一直不愿提起,我也不忍追问。只是在有几次他喝醉了的时候说了一些,我也隐约的知道了大体的情况。柯柯和阿美认识的时候并不知道阿美已有了男朋友,结果孤军深入一番爱情攻势之后不可避免的遭到了全军覆没的打击。

  那时,我很同情柯柯,虽然他从不承认自己有失恋的苦痛,甚至会开玩笑似的告诉我:他之所以不介绍我和阿美认识,主要是害怕阿美会爱上我,到时朋友难做。其实我想柯柯是因为太在意阿美了,所以希望在他们关系没有完全确定之前不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我在内。

  之后,柯柯突然的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正如一只毛虫经历了漫漫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