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情书:影子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成长之路后忽然蜕变成为了美丽的蝴蝶一般。我不知道这对他是福还是祸。他的帅气,他的潇洒,他经历失恋后对爱情的更深的认识和对女人的了解,还有对世间一切都无所谓的态度交织成了一张网——情网,针对那些雌性猎物而设的陷阱。柯柯似立地成佛般的顿悟令我觉得很是可怕,很希望他还是以前那个热情冲动的男孩。

  我把这想法告诉柯柯,他却问我"你愿意被人伤心,还是伤人的心?"想到了柯柯的遭遇,我无话可说。但善泳者溺于河,柯柯你可知道?

  在柯柯的训练下,我的铁脸罩功夫相信一定有了很大的进步,因为在和青色的后几封信中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我一方面不惜拼命贬低自己,另一方面则是毫无根据的对她极尽恭维。

  柯柯教我泡妞的第一招便是:放下所有顾忌,用你所能想到的最肉麻的话去反复的恭维她,因为任何女人(丑的或美的)都绝不会对恭维的话说不。

  我当然遵照柯柯的指示进行了操作。我曾经对青色说,她的眼睛是我在浩瀚的人生银河中寻觅到的最亮最美的那颗星星。其实我根本没有见过她,她是美是丑我无从得知,更不必说她的眼睛。至于天上的星星我一向不太在意,哪一颗最亮我根本没兴趣知道,如果问天上的什么东西最美味,或许我还能够回答。

  接着几个星期的雨,很是使城市的空气得到了净化。青色在mail中偶然提到她喜欢在雨天到山上看青色的烟雨朦胧。我立刻回应,人生中我最讨厌的就是下雨,因为雨天我会弄湿鞋,还要洗澡。下雨天山上最危险,容易摔个马趴。(其实我也喜欢雨,但我不愿意青色认为我在附和她,所以有意识的表现出种种的不浪漫,是因为我希望把自己的种种缺点和可能出现的不足尽早表现出来。)             (to be continue)。

  gzi于4月7日昆明。

  (五)

  青色很快的回了信,她问我为什么有意识的丑化自己,她看过我那篇关于雨的散文,并且认为我应该喜欢雨,她凭感觉知道的。

  我没有回信,因为到了该好好思考的时候了。很可惜窗外这时没有下雨,不然就和电影中的情节同样了。我破例的没有找柯柯,因为这是我自己的生活,再也不同于以前的玩笑和消遣。

  柯柯推掉了女友的约会,在他的房间里看红塔和隆鑫的现场直播。我没有同他一起去为红塔加油,并不是因为知道红塔凶多吉少,又或不喜足球。柯柯的足球兴趣就是我培养的。

  我没有去看球只因为我想一个人想想。

  把房门关上,我拥有了自己的空间。打开电脑,播放着一张盗版的《世界名曲经典》CD,空气中立刻充满了轻松的感觉。这时,泡上当年新采摘的清茶一杯,看着茶烟从小口玻璃杯上缭缭升起,我的心也开始平静了起来。蓝色多瑙河的旋律在轻缓的进行着,我的思绪也和着乐曲漂流四方。

  曾经交往过几个女孩,要么太骄傲,要么没修养,虽然都有漂亮的外貌却无应有的内涵,和她们很难沟通,更不必说要她们对我了解。或许我只有在梦里才会碰到过真正了解我的人。

  柯柯不了解我,有些话我不能和他讲,正如同我也不了解他一样。其实人的思想要达到沟通无阻是多么的困难,朋友未必便是知己。伯牙子期的相交并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很难想象当你寂寞无助的在黑夜里独行那个持灯友人出现时带给你的激动和震撼。我相信青色的出现对我的震撼绝不会低于上面的情况。所以,在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约她出来见面。

  Email 发出后好几天没有回音,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青色的回信悄悄的躺到了我的信箱里。回信很简单:

  "影子周六晚上八点翠湖南门不见不散。"

  信上没有说见面的方式,我也没有问。我相信到时我自然会认出她,她也会认出我。

  到周六还有三天的时候,我和青色都停止了email.

  看我每天魂不守舍的样子,柯柯忍不住提醒我:"你是否真的决定要去见她?在网上彼此间从不见面的虚拟爱情不过是一种消遣的玩意,你怎么能够当真。或许青色根本不是你想象的人,或许他是个男的,或许她是一只恐龙。总而言之,根据网络无美女定律,你去见面是凶多吉少。"

  "吾意已决,休得烦我。"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抱的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当你发现你的梦中情人和现实不一样的时候,或许你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根据朋友的经验,网友见面后还能彼此保持良好关系的确实不多。

  柯柯无疑也是一番好意。但我是确实的想见青色,无论她的美丑,无论他的性别。这种感情柯柯是难以了解的。

  (六)

  和青色没有约定见面的细节,或许在内心中渴望一种相知的感觉,期待对方的了解,更有着相信缘份的冲动吧?青色也没有提,不知道是忘了,还是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我当然希望是后者,但又明确的警告自己,别把事情想的太好,要知道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周六下午的时间过的特别的慢,我的心中是一种高考般的感觉。整个上午就是在无聊的煎熬中度过,下午更是无所事从。薄薄的《时空浪族》读了一天也没看完。前几天买的"湖"至今还没启封,正好这时听听。打开电脑,放入CD.耳中便荡漾开了那牵动灵魂深处的情感,暗潮涌动的心绪渐渐变得如湖水一般宁静。

  "当我渐渐溶入这社会,自然便悄悄的离我远去。当我懂得如何做人,我已失去了人的光彩。我想彻悟这一切,我怕那之后的空灵,我以为我自己……"这是"湖"中的一段序,我很喜欢,我想这就是现实的无奈吧。人生总是充斥了种种的不得意,理想和现实的差距绝对要大于地球到火星的距离。很多时候我们明白的知道我们所做的事情和后果,可是还是必须去做,因为我们没有选择。这就是无奈,我最喜欢用的词。

  从湖水中爬上岸的时候,已是下午六点。我决定穿上那条又旧又破的通洞牛仔裤,和那件小花格衬衫(我曾经在《长发》中描述过的装束),虽然剪了长发,我想青色应该还是能够认出我来。不知道她会不会穿上她在《雨天的心情》中描述的那条碎花扎染布裙。

  到一家路边的小吃店吃了一碗4块钱的卤面,看了看表,7点15分。到翠湖只要20分钟的时间,我准备7点55赶到,女孩子一般到的较晚,我还有20分钟的时间做别的事。于是决定到音像商店去逛逛,或许再买一张"湖"送给她。

  在音像店发现了前段时间寻找了很久的newjery,那是我最喜欢的摇滚CD.等到满意的挑选了一张之后,忽然发现离8点仅差了10分钟。

  我跨上了破旧的单车就象骑上奔弛的骏马,大路和小街陋巷是我赶路的赛场。还好到翠湖南门时仅过了两分钟。希望青色没走。怎么对她解释呢?找停车的地方,不行,你这破自行车还当是凯迪拉克呀;表慢了,老套;要不直说去给她买CD.哎呀,怎么忘了买……

  南门在望了,门前一条美丽的碎花扎染布裙随风轻轻的舞着,一定是她。我径直走了过去,她也看见了我,明显的迎了上来。

  "你好,我是青色,我想你就是影子吧?"她伸出了手,白白的小小的一只。

  我感到了有些窘迫,虽然她和我想象中的一样,但我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还在做梦。

  "嗨"她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有些忙乱的伸出了手,又急忙缩了回去,擦了擦手心中的汗。一如电影中的情节。

  她轻轻的笑了笑,我更加的慌乱了。"妈的,我这是怎么了?大异平日的镇定自如,柯柯见了一定又要狂加打击。"

  我握了握她的手,感到她的手特别的柔弱。"我就是影子,见到你很高兴。"

  "你怎么迟到了?"她柔柔的问。

  "我……"一刹那,所有准备好的台词全都飞到了九宵云外。

  "其实我也是刚到"她微笑着,使人丝毫不会怀疑她说话的真实。

  我的脸一定红了一下,因为我的心在不争气的砰砰乱跳。她又笑了一下,一道优美的弧从她的嘴角划过。任何长有眼睛的生物都能看出她到了很久。她的脸在初春的夜风下已经有些发白,是因为冷,但她为什么晚上还要穿裙子?我不敢相信心中的答案:她是因为要让我知道她就是那个穿碎花裙的女孩。

  这一刻,如果她叫我跳入翠湖,虽然我不会游泳,但我还是会毫不考虑的跳入其中。当然她是不可能让我去跳翠湖的,因为她是生态环境保护的倡导者,让我跳翠湖无疑会影响翠湖的水质和环境,这样的事青色决不会做。

  (to be continue)。

  gzi 于5月12日昆明。

  (七)

  "等我一分钟"我急急的对她说了一句,不待她回答,便匆匆的推着车走向街对面的单车保管站。我的这匹‘老马’虽然已面临退伍的命运,可我暂时还不想让它为那些无所事事的游击队员所用,所以只好送去保管。

  保管站的老大姐狠狠的盯着我看,当然不是因为我的外貌,(我不是柯柯,对自己的外貌总还有一些自知之明,大概不可能有任何的女人会因为我的长相而盯着我看,无论是因为极帅或极丑)我想这女人大概是在奇怪如此破旧的车竟然还存在于人间,并且有人竟然还将它送来保管。这想法使我有些狼狈,于是匆匆的锁上了车,逃也似的在那女人的目光注视下溜走。在走回街对面的时候,我还在考虑着那女人看见我和青色在一起不知会怎么想。

  青色还是站在老地方,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我忽然有了一种自卑的感觉,这感觉使我有一种立刻逃走的冲动。实在的说青色并不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仅从外貌来看,她不是特别出众甚至可以用有些普通来形容。第一眼看上去,你并不会有惊艳的感觉。但随着接触的时间增加,她的气质和魅力开始挥发出来,慢慢浸入人心。如果说,有些人天生就应该骄傲,那么青色就属于这一类。在她柔柔的温和的目光下,我不知道有什么物质能够不融化。

  我悄悄的做了几下深呼吸,平静了心情,然后走向青色。

  "到那边坐坐怎么样?那里的coffee 还不错。"我指了指湖边的一家咖啡屋。还好前几天同学聚会来过,多少对这一带有所了解不然真不知该到哪去了?

  "好啊!"她轻快的回答。

  当我们正要走进"红苹果"(这家咖啡屋的名字)的时候,一个小孩拦在了我们的面前。

  稍微有一点泡妞经验的同志应该都猜到了。不错,这是一个卖花的小孩,这时他正举着手中的红玫瑰看着我。我立刻转过了脸看青色。并不是我吝啬,不肯买花。(昆明的花又不贵,一两朵还是买得起的)实在是想看看青色的反应。随便送花给女孩子有时是会犯错的。我有一个朋友和一个女孩出去吃饭,送了朵花。朋友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那个女孩却从此见了他就躲。我可不希望和青色搞成那样。

  我转头看青色时,她又笑了笑。我发现她很爱笑,可能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笑容很美丽吧。观察了一番,发现她没有反对的表示。于是便掏钱买了一支。

  "送给你,有了这朵花你才安全。"我笑着对她说,对于我的笑容自信还不是特别的难看。

  她睁大了眼睛,摆出一幅吃惊的样子。清楚的向我表达出了"她对我所说的话很是诧异"这样的信息。她的眼睛真美,充满了灵气和智慧。

  "有了这花,卖花的小孩便不会再来找我们买花。其他男子当然也不会借献花上来和你搭话了,这样不是很安全吗?"我解释道。

  (to be continue)。

  gzi于5月15日昆明。

  (八)

  她又笑了,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我不知道她为何如此爱笑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