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a girl at a loss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这是本站(www.fwsir.com)精心收集的情书,相信你的爱情在这些深情的情书中飞舞!永恒!  

作者:辛酸的浪漫(mailto:angela821116@sina.com)

茫然——似乎没有任何更好的词语能描绘现在我的心情了——

夜已经很深了,而我却丝毫没有睡意,我依偎着我的狗宝宝,蜷缩在墙角,看着桌上的圣诞蜡烛一点点地燃烧,烛油漫漫地滑落,我的心也越来越沉了——

夜静得让人可怕,听Hear me cry,流着泪的我终于明白:OICQ是让人躲避寂寞,又同时让人寂寞的地方。有时我忍不住在想——在这个虚幻又实际的网络红尘之上,有多少人在认真得交谈,认真得交友,甚至认真得相爱呢?

“如果寂寞就上网聊聊吧!”——朋友曾这样建议过。

“别去聊天,别轻信任何人,网络太虚幻,而你太真实”——也有朋友这样告戒过。

我是一个很现实的女孩,从不爱幻想,从小到大都沿着父母给我设计好的道路前进,顺利而平静。

很小的时候,我很努力得学父母让我学的一切:画画、乒乓、书法。在幼儿园我就是老师最喜欢的孩子,因为我听话,又总是画画得奖,所有的人都为我自豪、骄傲。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如果我一直这样,我得到的糖果会比别的小朋友多得多。

上小学的时候,我总努力做到父母所希望的最好,无论是学习还是学生工作,同样还有我的特长画画。面对眼前一叠厚厚得奖状,我没丝毫的兴奋,而父母以此为荣。

凭着我的学习成绩和我的特长,当然还有一叠厚厚的奖状,我免试进了一所重点中学。我还是如此充实而机械得生活着,学习着。很多朋友总觉得我很忧郁,我也觉得自己很没满足感,就如花般年华的我应该喜欢鲜艳的颜色,而不是沉闷的深紫色。可能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我有些心理变态吧!我也不知道!中学时,我似乎没有别的同龄孩子的叛逆时光,因为我忙得没有时间去想什么是叛逆——

高中时,可能就象朋友们所说的那样——我更“自虐”,除了学习我连已经盛行的上网都没没经历过,心中只有我的一个个目标和父母的期望。因为我总觉得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的,而更多的是为了父母的期望——

人生总会遭遇挫折的,谁都不例外。可能过去的一切太顺利的缘故。面对挫折,我几乎是绝望,觉得自己过去站得好高好高,现在却一下子坠落了下来,无奈与痛苦把我抛进了无尽的深渊,在这时候想起了朋友的建议,上网吧!

他——是我第一个聊友,也是第一个网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不错,挺绅士的,也很真诚。我一直认为交友最重要的是真诚。不知道那些文字是他经意或不经意打上的,总之我是个很容易轻信别人的,这是我的一大优点也是一大缺点。他是学校的网络管理员,正在等待实习,所以很空,那时我们几乎天天在网上聊天。聊我们共同的爱好,聊我们的理想,与他的聊天真的让我感到很轻松,很自然。

漫漫得我确信他是一个可以倾诉的人,然后我就把自己所遭遇的挫折告诉了他。他耐心得、真诚得安慰我,给我讲道理。虽然他只比我大四岁,但我真的很幼稚,为人处世还象个孩子,在我眼里他仿佛象个长辈。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父母和朋友给我说的道理往往我无法接受,而他的话总让我感到很容易接受而且很亲切,很真实。从他那,我漫漫懂得了许多为人的道理,真正从意义上理解了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把自己在生活中的迷惘告诉他,他总能很耐心得帮我解释——

那天是我18岁的生日,我们依旧在网上聊到很晚,我告诉他今天是我的生日,在祝福之后,他告诉我,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已经长大了。对于“成年人”这词我觉得既熟悉又陌生,对我来说更多得还有恐惧与茫然,一种不知所措——他象一个大哥哥那样劝导我。那天晚上我怎么都无法入睡,不知是兴奋还是迷茫,我竟很想听到他的声音,拿起无绳电话,拨了他留给我的手机号,我躲在被子里,听着陶哲的I’m OK等待着,不知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紧张,我觉得就象和一个老朋友打电话时的心情一样。电话通了,那端传来很可爱的声音,有点象唐老鸭,很快我们就很自然得聊上了——

第一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