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应用文 >> 情书 >> 正文

情书,消失风中的美丽

时间:2008/3/24栏目:情书

 

作者:轻轻小雨(chencl@joeco.com.cn)

一个人,在水泥铺就的笔直的路上无思无想的走着,感觉不到深秋第一场寒流的冷。

风凄凄着,天上还微微飘着雨。子言就这个无知无觉的走着,痛深深得刻在脸上。一路上,迎面的人一个个被他忽略,被忽略的基本都是熟识他、关心着他的朋友亲人。他们已经不知怎么来安慰他,痛也传染了,泪弥漫了所有人的眼。有些人已经不自觉的抽泣出声,又被什么人轻声制止了。这些声音都没能干扰他。他就在凄冷的风里感觉着馨仪还有那尚未出生的爱儿。一夜间,他失去了他的世界,他所有的世界。

思绪重又拉回到了过去……

也是落叶知秋的时节。因为误了最后一趟班车,只能打的回去了。这儿是全市人文气息最浓的地方,有许多的高等学府,汇集了许多的科研机构。这儿的街道感觉也要比其他的地方静了很多,的士不知怎的几乎也难以看见。等了好一会,只三两部经过,也已经是坐着客人,呼啸的从他的身边飞驰而过。

夜灯,懒懒的投下一抹光。象是笑着这个已经没有办法的年轻人。

这时,在他的身后响起一阵皮鞋嗒嗒的声音。知道是女孩子。子言连头也不想回,他哪还有平时喜欢调侃的样子。斜依着电线杆,低着头,抽着他仅剩下的最后一枝烟。这让他还能感觉到一丝暖意,真的好冷。没想到夜赋予了天降温的权利。他怨着。

深深地吸入最后一口烟,慢慢的吐出。一缕缕的,消散在空气里,没了踪影。他把领口翻起,双手环抱着。在想一个头痛的问题,我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么挨上一晚啊。

那样明天一准就义了。

“你是在等人吗?”

“鬼才等人呢。我是误了班车。”他象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了,声音大得几乎是吼出的这一嗓子。等他转过身,他没音了,他几乎不知怎么移动自己的嘴巴,刚才还想把他的愤怒延续下去呢。真糗!怎么对着女孩子吼,竟然还是这么个女孩子,他开始懊悔自己的冒失。

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子,看上去很清秀,一尘不染的。个子目测大约有160左右,虽不算得亭亭玉立,可在她却是恰倒好处。玲珑剔透的这么一个女孩子。刚才的懒散和无奈甚至是无助转而变为兴奋。他支吾着,有些尴尬刚才的无礼。

“咳!”他清了清嗓子想说些什么。

“我刚在楼上见你站这儿有一会了。这儿不容易搭上的士,我刚叫了一部车,不介意和我同乘一部车吧。”她微微笑着说。她笑起来的样子一下子让清秀的脸俏皮了几分。

“可以吗?我正一筹莫展呢,谢谢你”“当然,不必客气。”她轻笑。

问题解决了,阴霾扫除了。阳光又回到了子言的脸上。

的士来了。他们并排坐在后座。不知怎么的,空气里却弥漫开一丝难以察觉的异样。

持续了一段时间,两人都不开口,默默的。

子言坚持要先送馨仪回家,她也就没再坚持。

很快就到了她住的地方。他为她开了车门。看着她转身就要进去了。子言终于忍不住了,说:“明天,或者等你有空的时候请你喝茶,可以吗?” 他感觉着自己心跳在加速,脸一定很红了,还好有夜色掩饰了。看着馨仪脸上那漾开的好美的笑意,子言也笑了。

两人挥手作别。

这真是一个好的开始哦。子言觉得,自己是用了26个春秋的洗礼,才酝酿了今天的邂逅。

接下来的故事因为太美,没有一丝的波折。

在第二年收获的季节里,子言对馨仪说,让我们的爱情升华吧。馨仪还是用笑作答。

第一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