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一作文 >> 正文

鸢尾咖啡屋[第五章]

时间:2008/4/5栏目:高一作文

本篇高一作文是由范文先生网收集于网络,欢迎浏览!  
时间过得很快。  
有一天当我发觉坐在店里的高凳上再不能很自在的荡着双腿时,我第一个反应是叹了口气。很奇怪的反应,后来自己也觉得。再细想想这十几年也许是受老爸悲情主义的熏陶,自己也常常会莫名其妙的忧郁。镜子里曾经幼稚的脸庞消瘦了,那小孩子天真的神情也再见不到了,替代的是一脸的平静淡然。父亲老说我现在变得过于老成,常显现出一副超脱世俗旁观人的表情。我有么?为这话我曾经偷偷在镜子里仔细研究了好几次,可并没看到什么。动了一下嘴角,镜子里是一张甜甜的笑容。朋友们说我这种笑容虽然甜,却冷得很。  
也许冷和忧郁加起来并不适合我。  
但这也不是我可以选择的。  
十八岁那年,我明白了,有时候,该走的路其实并非在路口时才会发觉,是不是能走到这个路口还是个问题呢!  
这些年里,父亲每三天还是会留出一小篮新鲜的点心,小心的放在店里,似乎相信有一天那位蓝发少年还会推门而入,微笑着说要买点心。有时候我感觉大人们如果执着起来更可怕,或许,在经过了很多身不由己的经历后发现自己可以任性一次时,那种决定是最不可阻拦的。   
其实洋娃娃们还是出现过的。  
先是那个叫米罗的蓝发小孩。不过再见他时已是个目光锐利的俊朗小少年。  
那天意外的下了雨,不是个再次相遇的恰当时间。我正坐在店里的高凳上看书,门上系的小铃一阵乱响,一个人冲了进来。  
“真见鬼!”他一边抱怨一边甩了把头发上的水。  
“我去给你拿个干毛巾……”  
“没关系!一会它自己就干了!”少年抬起头,很灿烂的笑了一下。  
感觉眉目间有点眼熟,我却不敢肯定。  
“是我啊!”他把脸凑上前,加重语气强调。  
“不会吧……我一定看错了……你好象……米罗?”我不敢确认的小声问道。  
“是我啊!”  
“真不敢相信!”我赶忙走出柜台来,“等着,我去拿毛巾!”   
“真的没关系!”他酷酷的把头发往后一甩,笑得调皮,“还是给我拿点心来更好哦!”  
那天父亲很不走运,这么说是因为我相信父亲一定这么觉得,他和母亲出门去了。所以我相信了,运气的好坏与个人的期盼度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后的时间里,我们聊起了天。  
原来,米罗之所以会回来是因为这个月是他守宫的时间。这天他在圣域里晃着实在觉得无聊,忽然想起点心的事就在下一时刻跑来了。  
“没想到下了雨!”米罗笑道。  
“这么说你又是偷跑出来的了?”  
“哪有!我只不过很严肃的对守卫们说了句我要出去办点事而已。”他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他们谁敢多问?”  
我不由笑了:“米罗!这种表情很不适合你呢!……那个叫卡妙的孩子也许更合适……” .  
“卡妙么?”米罗马上急急的追问,“他也来过?”  
“没有……你是第一个……”  
“嗯……他守宫是在年头里呢……不过我能理解啦!”米罗看似老成的点点头,然后又神秘的小声道,“其实他可爱吃你们这的点心啦~~原来每次都是我把自己的塞给他……谁叫我们是好朋友呢!他没来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而且他从来都是个好~~孩~~子~~”   
“听说卡妙是法国人?”  
“是啊!”   
“那他当然会喜欢吃了,我母亲在法国待了很长时间呢!”  
“可他的修炼地是在西伯利亚!那个鬼地方!冷死了!”米罗有点厌恶的说,“上次我去看他差点没活着回来!”   
“他为什么要在那儿修炼?”  
“卡妙的绝招是冻术么!”  
我不禁想起那个小卡妙冰凉凉的小手和淡漠的表情。  
一个人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冰冷呢?   
或许,卡妙是因为知道自己是冰之战士才开始学着变得冰冷?  
“你还去看过谁么?”  
“不敢啊~”米罗吐了下舌头,“去看卡妙都是偷偷去的!教皇不许我们随便来往的。你可别说出去哦~~”  
“我和谁说去啊!”我哧的笑了。  
“啊!吃得好饱!”米罗夸张的拍了下肚子,“真不错,以后来守宫也会成了我期望的事啦!”   
“随时欢迎你来!”我笑着收拾东西。  
“嗯……我一定要叫卡妙也来吃……” 米罗低声念叨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回头时笑得既直爽又纯真,“嗯,还有,直接叫你爱瑞丝行么,叫姐姐老是不习惯!反正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这小子!差了好几岁呢!也叫大不了多少?算了,我本来也就无所谓称呼的。  
而后的几年里,每年的深秋,米罗都在一个特定的日子来到店里。   
每一次,他总会拿起店里摆设的木吉它,随便弹点曲子。  
他弹着一手的好和弦,轮指和滑音也很棒,于是店里会有人请他弹奏些熟悉的歌谣,米罗总是用他象阳光一样的笑容做答,然后开始弹奏。  
后来我知道了,那天是他的生日。  
“唉!其实现在好无聊的!所以就学了这个。原来生日时都一大帮人帮我庆祝呢!”这个蓝发少年笑得很洒脱,不过,笑容的背后却是隐藏不住的忧伤。  
他的手在吉它弦上滑出一串清脆的音符。  
看来这年头染上忧郁症的不只是父亲和我两个人。  
卡妙后来也来过,但并不象米罗这样固定。  
那时不爱说话的瓷娃娃开始慢慢成长为清俊的少年,只是愈加冰冷的感觉……如果说,当年的他还仅是装得比较冷漠;现在的他,也许已经习惯了这种冰冷的表现。  
我依旧记得当点心拿到小瓷娃娃面前时他那欣喜的笑容,就如冰雪初融的午后。而今的几次见面却再没见到他笑过。很有礼貌的点头,打招呼,说话,听人说话。或许,现在的他才更象一个精心收藏起来的瓷人,俊秀而平静的面孔下深埋了他全部的情感。  
他就象把自己冰封了一般。  
其他的人我就不认识了。  
也许他们来过,和平常人无异的衣着,只是独自一人,推开店门,走到一个座位上,或是要杯酒,或是一些点心,然后消磨些时光。  
我情愿相信他们曾经来过。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