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一作文 >> 正文

鸢尾咖啡屋[第六章]

时间:2008/4/5栏目:高一作文

本篇高一作文是由范文先生网收集于网络,欢迎浏览!  
 
二十三岁那年,确切的说,该是我还没满二十三岁整的时候。   
平静许久的圣域似乎再一次要引起一场波澜。  
传言总是比风还快。  
听说女神这十三年间都不在圣域里!  
听说女神马上就要来圣域向教皇挑战呢!   
听说……  
整个雅典好象也跟着兴奋起来。  
可是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对不起……今天不营业……”听到熟悉的铃铛声,我头也不抬的继续理帐。 “嗨~是我们啊!”   
当看到米罗和卡妙的身影一起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大概因为我的表情变化得太明显,米罗便走上前来笑问:“嗨,爱瑞丝!看到我们这么不高兴么?”   
那一刻我真的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那一刻之前,我还可以把一切传言当成虚假的捏造,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  
“肯定不是!”我克制了自己,勉强挤了一个笑容,“好难得!你们一起来了!”  
“当然啦!”米罗又笑了,“我们都返回圣域了……爱瑞丝,我们想搞个聚会,借个地行么?待会还有些朋友要来!”  
“没问题,今天反正也不营业的。嗯……我爸看到你们一定会很高兴的!”“爱瑞丝~~~你真太好了……”米罗探过身子,凑近了亲热的笑道。  
“是……是么?”我有点说话不连贯了。面对眼前这张略带调皮和不羁的笑脸特写有点慌乱。这一刻才突然意识到眼前站着的其实是两个可以迷倒众生的青年人。当少年的稚气蜕去,年青人特有的青春和成熟就成为了他们英俊外貌的绝佳搭配。我相信,没有一个普通女孩能在他们的注视下还保持镇定自若。不过这么一想,自己似乎感觉坦然了些,既然是正常反应就不用多想了。转身慢慢收起帐本,觉得脸不发烧了才转回身笑道:“跟我来吧,请这边坐。”  
可能至今为此,店里从没来过这么多的圣斗士,而且是——黄金圣斗士。如果就父亲开这个点心店的初衷来说,他算是如愿了。父亲看起来有点激动,兴冲冲的拿出家里收藏年代最久的葡萄酒来,嘴里念念叨叨的又忙着去端点心。他细心的挑了又挑,让我送出了一大盘子。然后父亲叮嘱我好好照应,但当他走进里屋时,我听到一声很轻的叹息。可耳尖并不是我的错。  
父亲有令,做女儿的就该执行。这个道理说明了我还是个孝顺女儿。于是坐回柜台里,顺手抄了本书,不紧不慢的随便翻起来。实际上我挺想看他们聊天的,也许是受画家母亲的熏陶,喜欢欣赏和分析,可一个女孩家老盯着人看实在不是件好意思的事。所以我决定看一会书才扫上几眼。  
除了米罗和卡妙之外,还来了五个人。  
米罗和卡妙坐得很近。想起来,他们似乎总在一起;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性格差别这么大的人会成为好朋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性格互补?米罗看起来兴致很高的样子,而卡妙却没有克制住的流露出心事重重。米罗的旁边是一个瘦瘦的青年,如刀削出来的长脸上嵌着一对冷冷的眸子,目光锐利而且高傲,他斜靠在座位上,不时摆弄着自己细长的手指,说起话来声音有些尖锐。听米罗的招呼,他的名字叫修罗。他的旁边依次坐的大概是巨蟹座和双鱼座,因为老听米罗螃蟹螃蟹和小鱼小鱼的叫。名字是什么?好象是迪斯马斯克和阿布罗迪。巨蟹的那位大概是这帮人里看起来最让人觉得不舒服的了。并非他长的对不起人,说起来,他牵动嘴角的微笑也会让人觉得坏坏的挺有点魅力。或者是因为他说起话来所透露出的狂妄和强势,和他周身所撒发出的一种气息吧?至于是什么气息我却不能明确,只觉得和他为敌不是件好事。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双鱼座美得惊人,那是种让女人都会自惭形秽的美,却是渗了毒药的一种美,靠近了也许是致命的。他闲散的靠在椅子后背上,嘴角总带着一丝无所谓的微笑,但在笑容后面隐藏的东西却让人觉得有些害怕。他的一举一动都美得让人着迷,听说双鱼座是圣斗士里最美的战士,看来的确名不虚传。他那纤细的手指一直在玩弄着一朵猩红的玫瑰花,衬着他雪白的肌肤煞是好看。他的旁边隔了点距离坐着一位很高的大个子青年,听米罗的玩笑话,应该是金牛座。这是一个不用看第二眼就很明了的憨厚青年,话不多,大概他早已习惯了在美形的伙伴中保持少言少语。记得刚才去给他添酒时他一脸的拘谨和紧张,话说起来都有点结巴,有趣极了。他旁边坐着的那位,却真的不象是人间的人了。这位金发青年很安静的坐着,长长的金发柔顺的披散下来。白晰的肤色,有一些消瘦,一脸的平静如水,眉间一点鲜红的小痣十分惹眼。他的周身散发出一种高贵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还有……那种俯视苍生的感觉。但他总是闭着眼睛,我就忍不住猜想起那浓密的睫毛下该是怎样的一对眼睛。或许是他察觉了我在注视他,头便稍微偏了偏,嘴角牵动了很细微的笑容。我红了脸慌忙地把头埋到书里。  
就是这样的一帮年轻人在这个本来很平常的下午聚会在店里。于是“平常”这个词因此而破坏殆尽,事后我才知道其实这本来并不是个平常的日子。只不过因为我仅仅是个局外人,所以才不能体会其中滋味。   
店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我相信这决对不是葡萄酒的问题。  
米罗开始时那种高兴的表情这会儿及近消失,焦虑无法制止的流露出来;当他注视卡妙之后,这种神情更加掩藏不住。其他人也是如此,虽然他们看起来都是一副很放松仿佛真的是来消磨一下时间的样子,可一种萧肃、紧张与压抑却在暗中浮动着。刚开始时,他们还随意谈论着小时候的玩笑事,后来慢慢的,味道就变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