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二作文 >> 正文

那些年月……

时间:2008/4/5栏目:高二作文

本篇高二作文是由范文先生网收集整理,欢迎参考!

    临江村是一个落后的村子,这里的人都很少读书,孩子长大了都随着大人外出打工,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人们都是绝对的良民,守着几亩薄地过日子。这里的孩子从来都是只上到小学六年级就算完事儿了,只有很少的能够上完小学后继续读书,大多是小学毕业然后打工,挣钱,娶妻,生子,重复着老一辈的生活规律。这些孩子都是在父母的巴掌和黄金棍子中受到爹娘的教育长大的。从来没有外来人到这里来过,有些年政府见这里实在太落后就大力找人来这里办厂,帮这里的人致富,人家倒也爽快,风风火火地这厂也办了起来,接着就是招工的事儿了,这些乡亲到也热情,不论老少了都跑了来,可人家为啥就只要这些年轻人呢?哎,搞不懂,那些老得走路都喘气的人只有叹口气,变了。可这厂没有开工几天人家就说掉了好多设备,没有机器怎么开工呢?开始老板也不好说什么,可是越到后来越是这样,人家后来只得搬厂子走人了,搬厂子那天,那几个人正吃得香呢。

    阿丽和我都是这个村子的,她家和我家离得不远,只要她家里有什么动静,我在家里都会听到。我们一起上过小学,她和我同桌,我记得那时我很老实,是个和女生一说话就会不知所措的人。她就老欺负我,和我同桌非得划什么三八线,我的领地只够我放下两本书的大小,我一旦越过界线胳膊上就得受好一阵疼,留下一个个血清的疙瘩,为此我没少掉眼泪。我都得咬着牙忍着,不然还要受苦。有时我真想打她一顿,可是我怎么也抬不起手来。就这样我们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六年级都是同桌,我们就这样在成长着,开始变得懂事儿了。

    我们放假老师总是留下很多作业,我是个乖孩子,一放学就把作业写完了,然后就去找她玩,每次去她家都见她在喂猪崽,扫地,在比自己还高的灶台上洗碗,然后还要烧饭,那烟熏得她直掉眼泪。做好了饭了又得去地里割猪草,背一个很大的背篓,走得很艰难,割完满满一背篓就忙着回来,洗衣服。我看她的表情好像很无所谓,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阿丽的母亲是一个哑巴一遇到什么事只会哇哇乱叫,她爸是一个石匠力气大得惊人,脾气很不好,心情不好总爱拿阿丽和她弟撒气。我不知道她哪里找时间写作业?那些时候没有写完作业是要挨棍子的,或者罚站。

    每次开学老师就会板着脸叫没有完成作业的同学站起来,老师的表情很吓人,好多同学都犹豫了好久才慢慢站起来,只有在那时候才会觉得那根木板凳是那么可信,对它表现得那么舍不得。每次被老师罚站的同学中都有阿丽,阿丽的成绩不好,每次考试都是大叉叉,她也不在乎揉成一个纸团远远地扔出去。老师也觉得奇怪,这孩子咋老不写作业呢?只是摇头,哎,这孩子  没救了,没追求。但老师也只是想想而已,真正的原因只有我知道。

    上了六年级她就不怎么欺负我了,每天都很少说话,有时在作业本上胡乱地画着什么,有时望着外面发呆,我不知道她想什么,问她她也不说。

    有好几回在夜里我都听到阿丽家里很吵,传来阿丽的哭泣声和她的哑巴母亲的哇哇乱叫。可她从不求饶,只是哭。

    阿丽上学从来不给我们说她挨了打,尽管她的脸上还留着一道道伤痕,还冒着血珠子,她只说是不小心摔了。在我们班上只有我和阿丽比较谈得来,她有什么事总是愿意和我说,不过不会在学校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在学校里说这些。

    有一次放假了,我去找她玩,她叫我和她一起去地里挖地薯,她扛着锄头走在前面,我看着她纤细的身体怎么能承受这么多呢?在地里,她也不说话只是不断地挥动着锄头,挖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说要把地薯上面的泥给刨干净。我们就面对面地坐着,我帮她刨,然后我们开始说话。

    “阿丽,为啥你每天都不说话呢?”

    “没什么,不想说。”

    “你有什么理想啊,我就想当科学家。”

    “理想,我不知道,我只想离开这里不挨打就行了。”

    “你爸经常打你吗?她为什么老打你啊,你是她的孩子啊,你不会反抗吗?”其实那些年我们哪会想到这些呢?甚至想都不敢想。

    “我不知道,他一回家心里不痛快就喝酒,喝完酒就叫我给他打水洗脸,我慢一点他就会狠狠地打我,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他和娘亲生的。”

    “那你长大了干什么啊,难道你永远都要挨打吗?‘

    “不知道,我只想不挨打就行了,如果我有很多钱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

    那天我们谈了很多,那些话到现在我都记得,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后来阿丽还是不写作业,还是被老师罚站,,还是做很多活儿,我还是会在半夜听到阿丽的哭泣声,还是看她满脸倦容地来上学。

    再后来,我小学毕业了,阿丽的爹说女孩子念那么多书干嘛,早晚是人家的人,于是阿丽就没有继续上学了。我娘把我送到了县城上初中,离家有好几里路,我很少回来,有时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听娘说阿丽这孩子真是苦,没有读书了,整天就干活,人像个瘦猴。也不知道她爹咋不心疼呢?娘说的时候还抹着泪。

    “娘,阿丽她爹还打她吗?”

    “打,怎么不打,他也真不是人,心里再不痛快也不能拿孩子发火呀,村里人也劝不住。哎,只是苦了这孩子。”

    有好几次我放假去找她,她好像都不认识我了,表情很木讷,不停地搓着手,坐吧,坐啊。然后给我倒水,她不向我打听学校的事儿,她不感兴趣。

    “还好吗,家里的活儿多吗?你爹还打你吗?”

    “还是老样子,他打就让他打吧,我已经习惯了。”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无奈与绝望。

    “你有没有想过去学点什么技术呢?将来没有技术怎么行呢?”其实我也不懂,只是从中学老师那里听来这些。

    “想过,我想学理发,可他不同意,说我走了家里没有人干活。”

    “哦,那你给你外婆说说啊,看她帮你不啊?”

    “好……吧。”

     ……

    我们没有聊很多,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有目的的。

    没有过多久学校就开学了,我走的时候没有去和她道别,这事到现在我都觉得是遗憾。

    又是一年,我回来听娘说阿丽跟人跑了,他爸气得不行,怎么也找不到。那孩子的外婆给她钱叫她去学理发,她就和店里的一男孩子好上了,后来干脆就跟人家跑了,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哎,这孩子。我忽然想起了那次在地里阿丽说的话。那孩子后来回来过两次,她爹一见他就要打她,说丢了他的脸,阿丽也不说话,只是躲。后来有一次她爹把她打得半死,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几个月后,她弟也被她爹给撵了出来不知道哪里去了,原因是她弟抽烟烧了一床棉被。费了好大功夫才找了回来,他外婆心疼,到处借钱,好歹凑了几百块叫他上县城学保安了。

    几年后,听人说阿丽被那男孩子给抛弃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