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三作文 >> 正文

高三作文-一个人的世界

时间:2008/4/6栏目:高三作文

本篇高三作文是由范文先生网收集整理,欢迎阅读、传播!


            (一)

  床,的确是件好东西:生命几乎都在它上面诞生,困倦则在它上面消逝。如此,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构建在它的基础之上了。

  而他,尹月,最憎恶的便是床了:是床,夺去了人生命中全部时间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是床,让人变得消沉、堕落;也正是在床上,死神带走了人的灵魂。躺在那里,他是看不下书的,因为结局终归于怀书入梦。而正是躺在床上,他读完了已读书籍的绝大部分。书籍在他看来只不过是消遣的工具,睡梦的前奏,平淡的催眠曲。

  尹月,一个看似女孩的名字,恰恰出现在他身上,这似乎注定了他天然的一段柔弱与凄美。对这个名字,尹月从未感到什么不妥。在他看来,名字的意义只是让一个人有一个代号而已,正如去看电影,为了避免混乱,你必须依号入座。初见尹月的人,都以他的名字为怪,但很快就没有了这种感觉,因为他和他的名字一样,怪怪的。尹月也许不是一个善于和人相处的人。他总是坐在一个不很显眼的角落里,和别人的交往仅限于一些必要之事。尹月很少帮助别人,也很少让人帮助自己。他没有多余的事,也没有多余的话。做完了份内的事,闲暇之时,他常常抱着一本砖头厚的书独自咀嚼,而非像别人一样凑在一起闲话,时而发出爽快的笑声;每至此时,尹月总是眉头微微一皱,继而把头埋得更低了。他似乎是个喜静厌动的人。

  生活在尹月身上已运转了不短的年岁,却总是那样平淡无味。就像用一克糖和一千克水配成的溶液,说它是糖水吧,很难从中品出些许的甜味;说它是水吧,毕竟有那么一丁点糖。尹月也曾尝试过咂摸这般溶液,然而得到的总是水的感觉,仍旧索然无味,终归于失败。这令他渐渐失去了兴致,失去了耐心。

  矛盾总是渐渐地在悄然无息中激化的,生活对尹月好像也失去了耐心,失去了希望,决意用独特的方法来“惩罚”他,一切似乎已僵持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双方在相互的挤压中艰难地运行着,彼此间越来越难以喘息,难以维持。终有一天,“炸弹”被引爆了:尹月感到全身的不适,骨架已困乏、疲软,身体将成为一滩烂泥,心底遭受着无尽的压抑。他跌跌撞撞趔进了医院,不知为何要去,也不知如何去的。例行的检查很快完成了,一切正常,出乎他的意料却又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你的压力可能太大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尹月听到有人在对他说。这样的治疗对于以往的尹月来说几乎可以完全忽略,而今他却超乎想象地接受了这无谓的建议,他只觉得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终于,尹月回到了家,一个他没有多少感觉的家,一间不很宽敞的屋子。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张写字台。书本被随意地砌在书柜的行列间,几支参差不一的铅笔散落在铺有厚玻璃板的写字台上。这很符合尹月的特点:追求完美,一切求简。房间里没有多余的装饰,惟独窗前挂着的一串淡紫色的风铃。这样的房间,只尹月一人便饱和了,再有人便是多余。

  掩上房门,尹月又见到了那张床,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半个月的时间即将消磨在它上面了。生活就是这样,既聪明又严厉,它总是用它独特的方式来惩罚与它作对的人:让一个人做他最不愿做的事,并强迫他认真做好。这将置人于怎样的境地呢?

  夜,悄悄地来临了,没有一丝的迟疑。黑暗渐渐地压了下来,其中隐隐透着一线死一般的沉寂。尹月又被安置在了床上,他随手拿起一本书,橘黄色的柔和的灯光映出了书的封面——《鲁滨逊漂流记》此前他已翻阅了两遍。尹月很随意地打开书,恰至鲁滨逊生活于孤岛上的第十二个年头,那种生活是多么惬意呀。粗略翻看了几页,尹月便合上了书。某些感觉只有在读书时才会有,离开了书,这些感觉似乎就失去了载体,像泡沫一样很快消逝了。

  尹月的思绪被生活拉入了现实,一些问题是无法逃避的。很快的,尹月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曾经有着很大的理想,曾经雄心勃勃,曾经满怀希望地步入一个新环境。但不久尹月就发现自己的目标似乎太过宏伟,似乎不大适合自己。他只觉得仿佛置身于一个盆地之中,四周环围的是高山,头顶上的那片天显得难以触及,那星星更加不易得到。但他仍念着那颗耀眼的星星,于是尽力去攀登。一段时间的努力没有带给尹月多大的安慰,他和理想之间的距离似乎缩减了,但仍是那么遥不可及。望望四周,山外还有青山,一山只比一山高。转视那天空,尹月愈感到它的深邃,它的茫远,那样的令人发怵。于是他渐渐停下了脚步,开始审视自己追寻的过程。就算摘到了那颗星星又能如何,还有下一颗,人生只能被这无穷的星星填满吗?尹月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要做。他已找不着北,迷失于群山之中。

  生活总像一场游戏,其中总会出现一些难以预料却又令人啼笑皆非的游戏规则。一个人如果陷入了生活的旋涡,迷失了方向,他的时间就会在无形中被拉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样的难以越过。承受着心灵苦楚的煎熬,人总觉得锋芒在背,以至于每一小步都如履薄冰。

  尹月在迷茫中消沉了下来,转而思考人生的意义。 一个生命的过程就是从生到死的过程,生命的两端是出生和死亡,生命的部分是存活和死掉。一个生命经历了出生和存活,最终走向的定是死亡。死亡是必然的,无可逃避的。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死亡,无论他将存活多久,可见生的本质在于死。如此以来,生活只是生命暂时的寄托,它又能有什么意义呢?无谓的逗留只会使人感到厌倦。既然生活的结局终归是零,那么所有的追求便显得十分可笑,就像一个不懂水性的人掉入了大海却做着无谓的挣扎。

  时间在推移,别人的生活在继续,尹月的生活却凝滞了下来。他做起事来总有些心不在焉。看着别人忙忙碌碌的身影,尹月觉得可笑,同时又隐隐感到自己的空虚。一时间他好像坠入了一个冰窖,四壁滑滑的,怎么也爬不出去,等待的结果也没有人拉他上去,他只好暂时呆在那里。

  尹月的思绪游荡回了现实,小屋的灯光仍旧昏暗,天花板依然苍白。大概有些许的风路过,淡紫色的风铃轻轻晃动了几下,终于没有发出声响。周围一片的沉寂,偶尔几声昆虫的鸣叫惊扰了将至僵硬的空气。一阵困倦忽而袭了过来,尹月随手关了灯。“让明天慢慢地到来吧!”尹月自言自语道。漆黑的屋子继而又被静寂笼罩。

  习惯了早起,尹月没有受到睡眠过多的侵扰。睁开眼,即刻又见到了那灰蒙蒙的天花板,一丝沉重的感觉随之而来,却始终没能靠近。往日的此时,尹月会立即跳下那张令人厌倦的床板,步入忙碌的一天。而今,日常的琐碎之事已不再困扰他,床似乎不那么面目可憎了。尹月大睁着眼躺在那里,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小屋,他的目光最终又落在那串淡紫色的风铃上。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抚摸着那串风铃,那淡淡的紫色沐浴在柔和的晨光中,愈显出它的高贵与典雅,而那梦幻般的色彩中隐隐透出些许的孤寂与忧郁,似乎缺乏一种与生俱来的宁静。

  尹月慢慢地穿上鞋子,小心整理了一下房间,而后倒上了一杯水。他那颀长的身躯和削瘦的脸庞与整个屋子显得十分配套,人与房间已达到了完美的统一。端起杯子,尹月缓步到了窗前,他的步速向来很快,只有在这间小屋中,如此轻缓的步履才得以实现。杯中的水轻微地振荡着,此起彼落,上下浮动。天是那样的蓝,那样的高深、广袤,不可触及;蕴藏着无尽的自由,无比的博大。相形之下,一个人更显出他的渺小,他的空虚,他所受到的强烈的束缚;以及他生命的短暂,他度日的碌碌无为。这样明净、爽朗的天空映出了宇宙的渺无边际与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望着,望着,忽而有一只鸟儿飞过,它的翅膀扇动着自由的气息,清脆的叫声中透出生活的欢悦。每一天都是可爱的,任何事物都是美好的,许多时候取决于你对待它们的态度。尹月虽有这种想法,可眼前的一切始终可爱不起来,或是这种可爱一晃就不见了。这是为什么呢?尹月摇晃着杯子,啜饮着杯中明净的茶水,水剧烈地晃动着,终于消失殆尽。

  不知不觉中,三天已悄然逝去了。时间这东西总是很奇怪,当你希望它慢慢流逝时,它加足了劲;当你想让它疾速奔驰时,那每一分钟却又宛若千年。时间就是这样与人开着玩笑,人似乎始终处于无奈之中,被时间所左右,为生活所牢笼。

  夕阳的余晖映红了天际,透过玻璃,一缕纤弱的光射在了那串淡紫色的风铃上。暗淡的色调,平静的姿态,风铃完全融入了一个属于它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那样的完美。躺在藤椅上,尹月的目光有些缥缈与深邃,穿过风铃,进入了一个遥远的年代,儿时的记忆一下子全在尹月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青青的山,绿绿的水,高大的核桃树,翠绿的核桃,树下的一老一少,略带涩味的核桃仁……一切的一切涌了上来,一切的一切无比美好。伊甸园,理想国,乌托邦,世外桃源……诸如此类的文字已显得苍白无力,再也无法发挥出它们的作用。时间在那美丽的地方凝滞,空间则在此无限地拓展。人与生活的矛盾被彻底阻挡在时空之外,所有的事物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给人以无与伦比的享受。然而人都必然要长大的,在这一过程中,美悄悄地飘落了,留存下来的只是一具镂空的躯体和一丝游荡的灵魂,前者在艰难地担负着难以担负的重压,后者则漠然承受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这样,生命体便被撕裂了,变得忙碌而又无措,压抑却又空虚……渐渐地,笼在天地间的浅红的轻纱褪去了。尹月忧郁的目光缩出了记忆的城堡,伸向那茫远的天际,天边的红云消散了,天也暗了下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尹月轻轻地叹道。人总是在幻想中绝望的,一天又走到了尽头。

  吃过晚饭,尹月打开了电视。电视剧他是不会看的,那带给人的只是烟云般的消遣,既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尹月偏好的是电影,电影既让人短暂地放松,又给人以思考、想象的空间。正在播放的是法国影片《陌路人》,画面在更替,片中两人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不幸的是他们一生都是如此的无奈,整日不得不做着他们不愿意做的事以维持生计,将生活演绎下去;幸运的是最终他们都从对方身上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归宿,使生命的风帆抵达了彼岸。“人与生活总是矛盾重重,更多的时候,人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在这种矛盾中,人总是受着压抑。一些人不堪如此的压抑,便选择了死——一种不很合适的解决方法来摆脱被生活主宰的状态。难道没有更好的途径吗?也许有,只是尚未发现。”尹月没有心情将这种思绪继续下去,只好让它暂时搁浅。

  走到书桌旁,尹月扭亮了台灯,橘黄色的柔和的光弥漫了写字台,风铃的影子也隐隐地靠在了墙上,那样的纤弱、朦胧。尹月拉开了抽屉,里面尽是些散乱琐碎的小物件——尹月全部的记忆。拨开那些可爱的物件,尹月抽出了唯一的一本相册。摊开相册,那一个个情景都历历在目。儿时的尹月十分活泼、调皮,时而学几句大人的言语,时而与邻居的伯伯划拳、行酒令……一切都在时间的推移中改变着,不知何时,这些天性被岁月冲淡;不知何时,他开始变得内向、拘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年轻的人终将老去,又终将离开这个世界,岁月是多么无情啊!尹月的目光停留在一张依旧崭新的照片上,画面被永久定格在那里:左侧是尹月,旁边是一个与他同岁的女孩——涵,她留着乌黑的短发,略显削瘦的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相比之下,尹月更显出他的深沉。

  那是尹月十岁时的照片,当时的尹月对书籍有着近乎疯狂的痴迷,一有空闲时间就去翻阅,结果家里的两箱藏书被他如饥似渴地啃完。记得他读的第一本书是《西游记》。那时的闲暇时间不少,在游戏中尹月常常失去兴致,无聊、空白的生活使尹月感到厌倦。终于有一天,他从家里翻出了那本破旧的书,略略翻看了几页,便觉得趣味无穷。于是他反复读,一下将那本《西游记》读了十多遍。而后他又陆续找到了《说岳全传》、《三国演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