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三作文 >> 正文

高三学生心情日记系列

时间:2008/4/6栏目:高三作文

本篇高三作文是由范文先生网收集整理,欢迎阅读、传播!

    夜色如水的夏日,清风交织着零碎的记忆,消失的已不见却铭记下那如林中湖泊澄清的双眼。

    迷离的时候,梦总不期而至,却不曾充实,若近若远,似及似离,仿佛有一声邈远的呼唤从远处而来。

    每每此时清醒过来,身边便有轻雾散开,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亦或是梦境的支离与现实的破碎的交织!

    每每此时,总感觉有一双手守护着我,总感觉有一种幸福笼罩着我,或许是太孤独,,孤独地久了便有了对梦的幻觉!

    可那一声呼唤呢!

    又一夏的宁静,大概自己18周岁了吧!不曾回家也已有数月,却并没有“月是故乡明”的哀愁,只是那挥之不去的声声呼唤总是萦绕,如那渺茫的歌声缕缕传来,有中“日日思君不见君”的悲伤。

    空院无人,我默默地穿上唯一的裙装,似乎是为了某个人。葡萄藤已青翠欲滴,演绎着亘古的故事。我微笑,感觉到异样,似乎梦境现实般地呈现出来。

    淡粉的裙摆在长城上的孤风中起舞,抚着粗糙的墙壁,虽经过千年的沧桑,却依旧清晰,往事依旧清晰!

    不知觉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忽然间脚踏的坚实的大地陷落,翻腾的滚滚红尘中惊惧漫上心头,随着坠落的巨石下落。

    长发顺风飘在空中,悠然的,恐惧渐渐淡下来,因为心中知道会有双手拥住下坠的我。

    安全落地后,尘埃落定,眼前坍圮的颓墙绵延,一如千年前的坍圮,似乎不曾改变或失去些什么,一如千年前的陈迹。

    “你终于在今天回来了。”

    一个眉宇不凡的年轻男子身配青剑轻走过来,我微震一下,他身上透漏出的胜气是我所惧怕的,那种能包罗万象的胸怀让我感到自己的渺小与微不足道。

    “你的决定呢?”他瞬间跃到我面前,胸有成竹地微笑着,盛气凌人地微笑着。

    我茫然地抬头看他,摇摇头向后退下几步。

    “他已不能再见你,你仍要那么的坚守吗?”他向前一步走到我面前。

    茫然的夜空,天阶夜色冷如水,缕缕微寒沁入心中不胜寒。我摇摇头再依次退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是谁,你说得他是谁?张口欲问,却无声,惟有泪如雨下。

    “孟姑娘,朕……”

    惊然抬头,他就是历史时空那个不可一世的秦王赢政么?孟姑娘,我么?

    再次张口,只两字:“良人。”

    他笑了,那么的雄壮,或许是可怕。

    “你的良人?或许早已化为长城的风尘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了吧!”

    又一次泪千行,看他身后颓废的城墙,我终于明白,梦的不充实,是因为少了良人归来,那一声声的呼唤,是良人的思念,那个哭倒长城的孟女,如今隔着千年的沧桑,踏着千年的风云,抱着千年的遗憾穿越亘古苍穹等待良人,望守归来,为他歌唱。

    “不。”再言惟有此字。

    他笑着:“你是第一个和朕说不的人,而且是个女流之辈。”

    “只有良人可以拥有一世的爱情。”泪水俱下,夜空流星如雨陨落。

    “那就让朕来做你的良人吧!”

    他扑来,我微微摇头,双手展开如羽翅般承起身体的负担升向空中,泪滴下,滴在长城坍倒的墙上,空中流星划过,坠入天际的永恒。

    空中,良人的身影渐渐清晰,在泪光中闪烁,他微笑走来,我笑如花靥飞去,为他唱歌……

    一夜无言,那是失去的梦的一部分,而后,听见乌江水流,听见楚歌飘来……

    “项王,我们……”

    突然沉默,睁开双眼,幽暗昏惑的光微微照亮黑暗的帐篷。

    起身,惊讶于自身绸缎却有所磨损的衣裙,四视,叹息于军帐中的寂寞。空中的分子激烈的撞击却没有一点声音。寂静的精灵优美的跳着哀伤的离别,一舞不停,仿佛在诉说着没有结局的结局,心中黯然。

    忽然一阵冷风,帐帘飘起,眉宇轩昂中透出暗淡的男子走近来,我知道,他是他们说的项王,是西楚霸王,是虞姬一生的良人。

    他看到惊了一下走来,紧锁的双眉立刻展开,双臂拥我入怀。

    “是我吵醒你了吗?”

    我摇头,此时楚歌四起,梦境中,原来不见的一部分梦境中有他的双眸,那呼唤声中他这句“虞姬”。这一句,让我等候了千年,让我怀念了千年,也让我幸福了千年。千年呵护我的双手中有他这一拥,千年的思念中有他这一句淡的爱“是我吵醒你了吗?”

    我低头无语,静听他沉重的呼吸。我明白他此刻的心境,身为项王,他有责任让他的臣民生存下去;身为良人,他有义务让等候归人的她幸福。

    “又有歌声了吗?”

    我松开他走出军帐,夜色朦胧,月光哀怨的尽情一洒或许是为了今夜我的守侯中最后一次看清楚他的容貌。

    沉郁的寂静中惟听楚歌婉转,我知道韩将军的大军正埋伏在这乌江的岸边,等待我的良人,心中绞痛。

    他跟我出来,月光中的他显得无助,此时,我知道绝望是什么,但我不会绝望,我知道我的等候不会遗憾。

    “虞姬……”

    我扑进他的怀里轻抚住他的唇,我不要“奈若何”的绝望,我知道,今夜是我们最后一次真实地望见彼此,最后一次。

    他握住我的手,轻吻我的前额,长发顺下,垂着最后生命的绚烂与美丽。

    “让我再给大王舞一次吧!”

    勉强微笑垂头,不想让他看到我眼中的泪水,藏在移袖里的佩剑贴在身上冷冷的。

    月光如水倾泻,楚歌四起,裙舞飘扬,让我最后尽情舞一次,永远记住乌江边的虞姬,乌江边一舞千年的虞姬吧!

    最后一次旋转,泪珠最终脱离眼眶抛洒,在月空下晶莹,心中哀伤:金戈铁马为谁的江山,让马蹄狂乱,让良人戎马一生,让我泪光残伤。

    最后一次微笑,月光黯然,拔剑,我看见从剑身反出的寒光中鲜红血迹。一声“虞姬”震彻垓下,楚歌一曲终结,一舞结束,生命也随着流走。

    飘然入良人温暖的怀中,他的泪滴在我的脸上。

    “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随你,等你,不悔。”

    最后一次微笑,感觉到生命从眼泪中点点滴滴流走。

    “奈若何啊——”

    仰天长啸,细雨微落,我还是听到了他的悲伤,但跟他,我不悔。

    含笑闭眼,泪下。

    “谁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是手机,睁眼,已在家中,细雨蒙蒙,冷院无人,葡萄藤依旧青绿。

    “喂。”

    “昕儿,我是良人,开门吧!”

   我微笑走向门,良人终于归来,梦境真正的充实,那一句“昕儿,良人归来”,为他歌唱。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