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考作文 >> 正文

高考作文-高考作文怎样让你的语言更生动

时间:2008/4/7栏目:高考作文

本篇高考作文是由范文先生网收集整理,欢迎阅读参考!

重庆一中 周 鹏

  上期谈了如何“生动”语言的两种技法,意犹未尽,本期再谈两种,以供同学们参考。

  其一,对称。所谓语言的对称,就是指语言的排列、组合具有一一对应的关系。语言的对称通常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出句,一是应句。出句和应句在某一方面存在对应关系。比如“倒下了,就像死去的躯体倒下”一句中,“倒下了”是出句,“就像死去的躯体倒下”是应句,两句的重心都是“倒下”,这便形成明显的对应关系。而“倒下了,扑通一声”这句,尽管也由两句构成,但完全没有对应关系,所以这不属于语言的对称。

  修辞的作用是让语言更美,对偶、排比、整句、联用、反复、顶针、叠词、层递、回喻、互喻、博喻、映衬、对比、回环等,均包含着语言对称的“因子”。由此也可看出,对称是语言生动的基本形式。

  1. 语言“形的对称”。语言“形的对称”包括三方面的对称:一是出句、应句的字数相等或相近,构成外在的对称;二是出句、应句的语法结构相同或相似,构成内在的对称;三是外在内在都相同的对仗似的严格对称。例如:

  一群白色的绵羊,/团团睡在天上,/四围苍老的荒山,/好像瘦狮一样。

  ——郭沫若《夕暮》

  外在上形成了对称,内在上也相似,一三分句结构相同,二四分句相异,基本对称,再加之韵律上的对称(押韵)、意义上的对称(绵羊对应瘦狮),所以,读来饶有诗趣。

  2. 语言“音的对称”。语言“音”的对称通常有四种情况:

  一是出句应句押韵对称,诗词无一不是,不多说。

  二是词语组合平仄对称,“平仄”是古人说法,平声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阴平、阳平,仄声相当于上声、去声,但这只是大致分法,不确切,只是经验,不可当知识。词语组合平仄相对,语言的声音则高低徐急舒缓抑扬顿挫洪细起伏,极具旋律之美。但此点对能力要求太高,我们不展开谈,聊举一例:

  不逢北国之秋,已经近十余年了。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雨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郁达夫《故都的秋》

  郁达夫古典诗词的功夫在现代文学领域堪称首位,这已是公认。其实,他的散文的韵律也是妙绝的。此句中加点处便不是随意列举,而是精心布置的。“陶然亭”念来声音绵长,而“钓雨台”却音声短促,形成对称;“芦花”音声高扬,而“柳影”音声沉缓,也对称;“西山”洪亮悠长,“玉泉”低沉剀切,也是对称;“虫唱”与“夜月”也如此。再整体看,“花——影——唱——月——声”,一起一伏,一清一浊,对称极好。

  三是音节错落对称。还是以前面郁达夫的句子为例,“陶然亭”“钓雨台”,三字;“西山”,“玉泉”,两字;“潭柘寺”一词三字,变化中却遥遥呼应,对称得漂亮。

  四是重叠对称。将语句适当地重叠,也是增强语言的生动感的方法。文字可重叠对称的地方很多:字词本身可重叠;出句应句可重叠,出句应句的起首可重叠,出句应句的结尾可重叠,出句的起首与应句的结末也可重叠,出句应句中间的蜂腰也可重叠,出句应句也可有前面列举的综合的重叠;段与段间也可像句子那样重叠。例如: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

  ——朱自清《荷塘月色》

  朱自清写散文,明显表现出两个“偏爱”,一是偏爱比喻,一是偏爱叠音。这个句子算是将叠音做到了极致。叠音词的制造不难,但表达效果甚好,高考作文中不妨多用,以增强文字的生动性。

  3. 语言“义的对称”。前面说的都是语言外观上的对称,这里说语言对称的本质——语言“义的对称”。语言“义的对称”往往是前两种对称的前提条件,意义对称了,形式的对称就容易。

  秋风萧瑟,月落残云。我的城头飘扬着秦国的旗帜,我的宫殿飞扬着秦国的歌。

  ——河北考生《亲妻远贤终误我》

  做到这种对称并不难,我们只需要展开联想,在同一情景中寻找相近或相关的物件就行了。在“深夜”这一情景中,与“秋风”相近的东西可谓多矣,落月,残星,夜虫,梧桐,西楼……同样,与“我的”相关的东西也多,“我的”宠妃,“我的”儿女,“我的”臣民,“我的”江山……于是,我们可以制造更多的“义的对称”,如残星隐隐,夜虫凄鸣,梧桐兀立,西楼静穆……,我的宠妃掳掠去了秦宫,我的江山破碎改易了主……

  制造语言对称的关键是思考角度的变化,横向变化,即是并列;反向变化,即是转折;纵向变化,即是层递。有了“义的对称”,“形”、“音”的对称就容易了。

  其二,倒错。汉字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文字,有时仅仅将词或句子的语序倒装、错位、重新组合,尽管表意并无多大差异,但情趣、意味却完全变了。

  1. 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

  这是王子用来批评他改嫁叔父的母亲的话。倘若将莎士比亚这句名言还原回正常语序,即“女人啊,你的名字是脆弱!”,则高下自分,尽管意义未变,词语也没有增加。莎氏原句将“脆弱”泛灵并以此作主语,使其得到充分的强化,而正常语序则激不起读者的情感涟漪。

  2. 峨眉山月半轮秋。

  ——李白《峨眉山月歌》

  这句也不能还原回“峨眉山秋月半轮”。古典诗歌中,这种倒错手法用得相当普遍,如“黄叶蝉吟晚”就比“黄叶晚蝉吟”好,因为“晚”的情景得到了凸现;“花落一溪春水香”就比“一溪春水落花香”好,因为“落花香”组合太俗,不如倒错将“春水”与“香”组合新异;“烟生墟落垂垂晚,雁下陂(bēi)塘处处秋”自然也不能还原为“垂垂晚烟生墟落,处处秋雁下陂塘”,因为还原后“垂垂晚”、“处处秋”分别成为“烟”、“雁”的修饰语,强化的效果、形象感远不如独立句末的时候。

  “倒错”是一种重组、创新的语言技巧,而运用这种技巧背后的思维方式却多是“泛灵”,也就是说“倒错”在“泛灵”思想的指导下会更呈异彩。前面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请再看看下面这首诗。

  算命瞎子

  台湾·余光中

  凄凉的胡琴拉长了下午,偏街小巷不见个主顾;他又抱胡琴向黄昏诉苦;空走一天只赚到孤独。

  他能把别人的命运说得分明,他自己的命运却让人牵引;一个女孩伴他将残年踱过,一根拐杖尝尽他世路的坎坷!

  先还原成常规句法:

  下午,胡琴凄凉悠长地拉着,偏街小巷不见个主顾;黄昏里,他又抱着胡琴诉苦;孤独地空走一天,没赚到什么。

  他能把别人的命运说得分明,他自己的命运却让人主宰;一个女孩伴他度过残年,他拄着一根拐杖,尝尽世路的坎坷!

  不加任何评点,读者也可自行领悟其中的玄机。

  让语言生动起来的方法很多,不必一一列举。综归一处,语言生动的关键在于我们头脑的机智感,而头脑的机智源于“变”的意识。倘若我们习惯于在表达前先有思变之心,那我们的言语怎可呆板呢?言语的呆板,往往是思维的惰性,甚至是生命力的疲乏所致。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件教学中的小事,便记录下来并以此作结。

  一次,甲同学生病,乙同学陪他上医院,结果医院下班了,一个人也没有。(面对这番情形,你打算如何表述呢?)后来,这位乙同学在作文里做了如下的表述:

  医院的走廊尽头,只剩一只孤零零的痰盂……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