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人生励志 >> 正文

曾子墨:财经美女要耐住寂寞

时间:2008/5/31栏目:人生励志


    曾子墨,凤凰卫视财经节目主播。

  生于北京,1991年保送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国际金融。一年后赴美留学,就读于常春藤盟校之一的达特茅斯大学,主修经济,并于1996年获学士学位。同年加入摩根斯坦利纽约总部,担任分析员,从事美国及跨国的收购兼并工作。1998年回到香港,加入摩根斯坦利亚洲分公司,一年后升任经理。2001年底加入凤凰卫视担任财经节目主持人,目前主持的栏目包括《财经点对点》、《财经今日谈》和《凤凰正点播报》。

  因为知道她是凤凰卫视新崛起的当家花旦,漂亮而睿智的财经女主播,因为了解她曾经是一身Armani套装奋战在华尔街顶级投资银行的财经界骄女,当素面朝天、一身休闲打扮的曾子墨推开咖啡馆的门进来时,我感到有些意外。果然是上电视的,她的脸又瘦又小,好像小女孩子一样稚朴,两只大眼睛因而显得特别突出,里面有藏不住的灵气。

  虽说有着华丽的背景经历和正如日上升的名气,子墨却像我们身边最常见的那种北京女孩,亲切随和,安然自在。为了挤出时间给我们的访谈,她推迟了航班,喝完手中的这一杯珍珠奶茶,她又要匆匆启程了。

    从来没有刻意规划人生

  问:你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简历。你觉得主要是什么因素让你能够一步步走向成功?是天赋、勤奋,还是你的美丽?

  子墨:我觉得我很幸运。在人大上大一的时候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奖学金,本科能拿到奖学金挺不容易的,可能因为当时我考试的成绩比较好,申请材料也写得很好,然后就很幸运地被录取了。另外,我觉得家庭的原因很重要,如果当时不是父母一直催促我,鼓励我,我可能很难自己下决心出国去念书。一个人走了怎样的一条路,你说到的那些因素可能都是不可缺少的,很难说哪个最主要。但是有一点是很重要的,我选择了做一件事,只要是自己做的决定,我就一定会尽力把它做好;当然也不会苛求自己,我始终认为,不能以别人眼中的好与坏为标准来为自己做选择,如果厌倦了一件事,就应该放弃。

  深爱纽约,但不会重返纽约

  问:从北京到达特茅斯,再到纽约,然后从纽约到香港,这样的经历之后现在怎样看你的出生地北京?

  子墨:我始终特别喜欢北京。当然春天回来会抱怨风沙大,抱怨归抱怨,但因为这里是家,你永远不会嫌弃它。这么多年在外面无论是去北京,去香港,还是去美国我都用“回”这个字,好像很难分清哪里是自己的家了。但在我心中北京始终是一个特别的地方,一回到这里,我就能找到如鱼得水的感觉。

  问:还有可能回到纽约去工作或生活吗?

  子墨:不会了。离开中国去任何地方我都会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我特别喜欢纽约,那里很繁华,有很多东西可以看,可以体会,那里的人也特别丰富多彩,在纽约疯狂工作的两年给我留下了特别有激情,特别灿烂、美好的记忆。

  但是,从我1992年第一次去纽约,到1996年去华尔街工作,然后到今年年初再次去纽约,除了世贸大厦不在了,这么多年来,我发现纽约没有变化。那是一个已经发达到了相当程度的地方,不会再有明显的变化。整个纽约就像一个运转得特别完美的机器,在那里工作和生活的人就好比一个零件,你只要加入进去,跟着运转就好了。

  而北京的变化是日新月异的,在这里可以体验参与创造的乐趣,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做财经美女要耐得住寂寞

  问:你加盟凤凰卫视已经两年,有人说,凤凰的女主播在经历了吴小莉、陈鲁豫时代之后,现在进入“曾子墨时代”了。你怎样看待这样的评价?

  子墨:这种说法太夸张。我进入凤凰卫视特别偶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某种类型的主持人,或者创造出一个什么时代。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同时还有一种责任感,因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财经的受关注程度提高了,我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视角去观察它,做一些思考。财经的话题可能沉重了些,给人很严肃的感觉,但是做财经节目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问:你喜欢“财经美女”的称号吗?

  子墨:这样的说法我觉得听到以后笑一下就好了,我不觉得自己是大美女,当然我认为自己也不难看,只是看着比较舒服就是了。一般听到别人夸奖我的话,我会照单全收,但是人要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问:女主播的工作光鲜、耀眼,也很辛苦。你觉得目前工作中最大的快乐和痛苦分别来自什么?

  子墨:我先说痛苦吧!最痛苦的就是要化妆,现在做《财经点对点》还好一些,在香港做节目的时候每天带妆8个小时。我从前是不化妆的,用了化妆品以后脸上过敏,越过敏妆就得越浓越厚,我觉得我至今都接受不了,这是最痛苦的。

  满足和快乐就是创造出了一个作品,然后得到大家的认可。都说电视是遗憾的艺术,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每次做完节目都会留下很多遗憾,都觉得下次还可以做得更好,这种不断向更好的方向迈进的感觉很好。

  问:据说你离开摩根斯坦利的主要原因是太累,没有了激情。现在对财经主播的工作还满意吗?有一天也失去了兴趣怎么办?

  子墨:作为财经节目主持人,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看到,没有学到,目前还有很多新鲜感。

  以后怎么样没有想过,如果喜欢我会接着做,不喜欢了我会放弃。我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没有什么三年规划、五年规划。我想不管做什么,所有的辛苦、努力和付出都是为了有一个特别快乐和平和的心态,这是最重要的。

     随性的曾子墨完美履历

  曾子墨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没有长期规划的人,做事喜欢随性而为,当初小小年纪去美国念书都不是她自己的主意,而是父母催促她去做的。但是这么多年走过来,她的经历和故事竟也成就了一份完美的履历表。

  从北京到达特茅斯--想家的女生

  1991年,子墨以优异的成绩考到美国东部著名的长春藤盟校之一达特茅斯大学经济系。这所建于1769年、与哈佛、耶鲁齐名的大学并没有她想像中那么多姿多彩和富有诗意,而是“冰冷的早晨”、“重重的白雾”、“厚重的积雪”、“无人的森林”,以及“潮湿阴冷的空气里传来的阵阵教堂钟声”,还有让她感到无所适从的根深蒂固的白人文化。

  从小生长在中国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从没有离开过家的子墨觉得孤独、迷茫、挣扎。第一个生日,她盼到了父母写来的信。坐在学校的餐厅里,看着爸爸亲切的笔迹,子墨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出来。那时候,她是中国学生里少见的回国特别勤的一个,秋天入学,圣诞节她就迫不及待地跑了回来,她太想念北京的一切了。

  一年以后,情况渐渐好了起来,子墨适应了达特茅斯的生活,朋友也多了起来,而且她的成绩十分突出,数学是第一名。如今回想起大学的四年,子墨会有一点点遗憾:“我错过本该非常快乐的一段时光。”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纽约的各大投资银行纷纷来到长春藤盟校选拔人才,子墨和她的同学们一样梦想着到华尔街去拥有一份激动人心的工作。于是,为了参加不同公司的一次又一次的面试,她穿着套装短裙和薄薄的丝袜,外面裹上大衣,在雪地里走来走去。“那时候校园里到处都是这样的情景,所有的人都冻得瑟瑟发抖。”

  在前后八轮面试、见过二三十个高层之后,最终,子墨的故事--一个中国女孩独闯美国,从最初连ATM机都不会使,到克服所有的困难成功完成学业----打动了摩根斯坦利。“能够被投资银行看中,首先可能是他们认为我很Smart,因为我是考试突击型,成绩很好,尤其是数学。另外,我的故事也让他们觉得我适应能力很强,学习东西特别快。”事隔多年之后,子墨总结道。

  从纽约到香港--投资银行里的疯狂女孩

  刚刚加入摩根斯坦利做投资兼并项目的时候,子墨以为自己会在那儿干一辈子,“我太喜欢纽约了。”在纽约的两年,是女孩子最好的年龄,而她除了工作便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疯狂,但是一点都不后悔。”

  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子墨休息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三天。她的时间几乎都在办公室里度过,她把住所安排在离公司很近的地方,走路两三分钟就到,通宵工作之后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继续回去上班。有一次她出差,在去机场的路上,她看见第五大道的橱窗和灯光,觉得特别好,她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了。

  那时候,她经常是同一时间手上有四五个项目在同时进行,陷入一种“做得好就做得多,做得多就做得好”的循环里,于是不停地被分派项目以及作为优秀员工可以自己挑选好项目,于是,她也越来越累,但越来越好;越来越好,也就越来越累了……


  辛苦是辛苦,但她作为Analyst Class分析师职别里惟一一个中国人被所有美国人都接受和喜欢,并且她那个部门竟把她作为榜样又陆续雇佣了很多中国人进来,让子墨觉得无比的自豪。她与几个美国同事做了一整年的BP和美国阿莫科石油公司的合并项目,也让她倍觉满足和具有成就感。要知道,那是全世界最大的五个合并项目之一。

  回想那样“疯狂而有激情”地工作着的两年,子墨觉得纽约给自己留下了特别灿烂、美好的记忆,更重要的是,在世界一流公司打拼的经验给她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在年轻的时候有那样一段经历,会终生受益。那样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不断挑战自己,在特别危机的时候学会应对,对于性格的培养和素质的提高特别有帮助。”回想那段经历,子墨依然觉得满足。

  从香港到凤凰--有想法的女主播

  两年以后,为了离父母近些,恋家的子墨自愿从纽约调到香港的摩根斯坦利分公司。当凤凰卫视准备在香港上市时,摩根斯坦利与其他很多大的投资公司都与凤凰接触,想争取到这个项目,作为工作小组一员的子墨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凤凰有了一个比观众更为全面和高层次的了解。

  与此同时,她已经厌倦了“好像永远在路上”、“飞机上昏暗的机舱”里和“酒店陌生的房间”里的投资银行的工作。有一天在去新加坡出差的夜航飞机上,她翻看棉棉的《糖》,突然发觉:“人怎么样都是活,我为什么非要活在别人认为好的生活里?”棉棉的这本小说让她看到了不同人的生活方式,“别人觉得再好的东西,如果自己不喜欢了,做得不开心,为什么还要做?”

  下了飞机,子墨辞职了,然后给了自己四个月的休假和游荡的时间,她首先去了一趟西藏。在休假期间的某一天,她与凤凰的一位高层通电话时聊及自己的人生经历,“突然想起”自己是否可以加盟凤凰做她一直心仪的媒体工作。于是,几个月后,她摇身一变,坐上了凤凰卫视的财经主播席。

  “我不太喜欢念别人的稿子,而是比较喜欢做专题和访谈节目,因为这样可以体现自己的思想。”子墨很感激凤凰卫视给了她一个充分发挥创造力和才能的机会,让她亲手打造自己的节目《财经点对点》。“凤凰从来不会扼杀人的天性,而是让你按照自己的特色来做发挥,找出最适合你的做节目的方式。这是凤凰最好的地方。”

  财经专业的背景再加上坚持不懈的努力,子墨和她的《财经点对点》赢得了无数挑剔的高级白领和财经人士的亲睐。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本文标题:曾子墨:财经美女要耐住寂寞
链接地址:http://www.fwsir.com/fanwen/HTML/fanwen_20080531161624_86703.html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