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人生励志 >> 正文

创伤,也是一种成熟

时间:2008/6/2栏目:人生励志

每日名言

    成功等于X+Y+Z:X是工作,Y是开心,Z则是闭嘴。

每日自励

    事实上,当你说谎的时候,你从来没有真正愚弄任何人。

每日短文  创伤,也是一种成熟

   创伤,也是一种成熟

  我发觉现在的自己最快乐。因为无事一身轻。

  以前总把自己弄得太复杂、太累、压力太大了。生活里,懂得割舍,也是一种智慧。

  在职场多年,仍然没有学会的就是"办公室政治",不过也满喜欢自己那点小小的坚持。人在孤独时,总觉得自己是颗漂泊的灵魂;走入社会时,又会发现拥抱的却是寂寞的自己。人在孤独的时候,我们最能找到的就是真正的自己。

  我一直在寻找一种能够贴近自己灵魂、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所以,不断的远离及疏离,并选择持续的流浪,不管是实际上或心灵上。

  在不断试图解脱世俗枷锁的冒险历程中,我对未来充满了未知,冀望追求认同,却无处寻觅。漂泊的灵魂,希望彻底的自由解脱,成为唯一可追索的目标。

  然而人世的无常、生命的飘浮,总在人类的追求过程中,放下一道道的栅栏,于是有些人都在栅栏边徘徊;但是有些人却经过不断的努力,跳过重重难关,开发人生的另一片新天地。

  漂泊不等于自由,有时可能更不自由。在泪流与狂喜交织的漂泊岁月里,每每在夜深人静时,跃入眼帘的是那些曾经爱过、伤过、生活过、寂寞过、快乐过的心灵。

  冷箭、明枪,虽伤了一些皮毛,我依然屡屡裹伤再战,唉!想想,不过是一场无聊的游戏罢了。

  我了了分明。

  心灵有家,生命才有路。

  我总希望自己有一个家,心灵的家,一个可以让天涯羁旅,倦游归来的生命,有个栖身的歇脚处,在文学中,我找到心灵的出口;在文字中,也寻觅到漂泊的港湾,在几乎灭顶时,成为攀附的浮木。

  游子终于回家了。

  现在的我,只想沏一壶热茶,温暖那颗漂泊不定的灵魂。

  弱与强

  弱即是强,退就是进的道理,我是很多年后,才明白了。

  "深水缓流,浅水急瀑。"老子说,人要处下,守柔不争,总说无为,不要造作,年轻的时候,总以为努力就可以成功,前进才是唯一的路。其实人生的道路也可以转个弯,换个眼光或角度来看世界,人生会有所不同。

  《伊索寓言》里,有则北风与太阳比赛谁比较厉害的故事,大意是说,有次北风跟太阳说,他们应比一比谁的威力大,看谁能让一个朝他们走过来的人脱下他的外套,说完后,北风就使劲发威,猛力的吹,风愈刮愈大,只见那人外套却愈拉愈紧,并没有多大的效果。这时,太阳露出脸来,只见那个人,慢慢把他的外套脱掉。

  所以,用暴力并不能使人屈服,反而适得其反,老子在经验世界的事项中找到论据,用以说明坚强的东西属于死亡的一类,而柔弱的东西则属于生存的一类,老子以人为例,他说,人活着的时候,身体是柔软的,死的时候,就变成僵硬了;草木欣欣向荣的时候,形质是柔脆的,花残叶落的时候,就变成干枯了,所以,"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柔弱的东西充满了生机,坚强的东西反而失去生机,所谓:"狂风吹不断柳丝,齿落而舌长存。"其实,老子的柔弱主张是针对逞强的作为所提出来的,逞强者必然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世间的纷争多半是由心理状态和行为样态所产生的。


  所以,最能持久的东西,不是刚强者,反而是柔弱者。其实,柔弱的另一层含意,是谦虚容物的意思,所谓:"谦受益,满招损"也是同样的道理,大家都想站在高处,都要抢在亮处,在现实的社会里,没有一个角落不是为着个人自私的利益,而争嚷不休。

  柔弱有时也是一种生存的法则。

  独处

  孤独时可以独处,寂寞时也可以独处;但孤独却不是寂寞。

  名作家也是艺术家的赵二呆先生,认为:"谈人,生是非;论事,多争执;情浓,有麻烦;曲高,无知音;故人宜独处。"加拿大钢琴家顾尔德说:"一个人和其他人在一起一个小时后,就得跟自己再相处几个小时。"

  孤独是深沉而优雅的,在孤独中,人特别感受到自己的清醒,也特别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这是一个神秘的经验,无人能分享的况味,孤独是一种哲学。

  有些人害怕孤独,就如同害怕独处一样,面对多出来的空白和自由,生命感到无所依恃,此刻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感觉自己不断的变大、缩小,好像天地之间,自己是唯一的存活者。

  如果孤独是一种自由,让人飞翔的自由。

  如果孤独是另一种寂寞,让人逃离的寂寞。

  那么请学会独处,和大自然独处,和生命独处,和自己独处。因为在独处时,你会发现孤独也是一种特权。

  简单就幸福

  生活简单就迷人,心简单就幸福。

  现在的你,是羡慕以前的你,未来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认为,只有珍惜眼前的人,才是惜福之人。现在的你只是寻找"熟悉的自己",还是"真实的自己",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寻找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习惯的自己。

  学会简单,其实不简单。

  简单不一定是一瓢食、一箪饮,生活简单也可以是有内涵、有品味的生活,所谓:不经绚烂,哪里知道平淡的可贵,不经过荣耀,又哪里知道平凡的可爱。

  欲望和野心,只会催促着自己想要占有更多的名利,人一旦陷入野心的沟壑,就很难爬出来,其实野心愈大,失去的自由也愈多。想要自由,就必须要不为物欲所迷,不被物欲所牵,所以,简单就能解脱。

每日文摘   在心灵最微妙的地方

  我原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客观,直到经历这些故事之后,才发觉许多事只有亲身参与的人,方能了解。那是人性最微妙的一种感觉,很难用世俗的标准来判断。

  当在圣若望大学教书的时候,有一位同事,家里已经有个蒙古症的弟弟,但是当他太太怀孕之后,居然没作羊水穿刺,又生下个"蒙古儿"。消息传出,大家都说他笨,明知蒙古症有遗传的可能,还那么大意。我也曾在文章里写到这件事,讽刺他的愚蠢。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其实我太太去作了穿刺,也化验出了蒙古症,我们决定堕胎。但是就在约好堕胎的那天上午,我母亲带我弟弟一起来。我那蒙古症的弟弟,以为我太太得了什么重病,先拉着我太太的手,一直说保重!保重!又过来,扑在我身上,把我紧紧抱住,说'哥哥,上帝会保佑你们。'他们走后,我跟太太默默地坐了好久。不错!我是曾经怨父母为什么生个蒙古儿,多花好多时间在他身上。但是,我也发觉,他毕竟是我的弟弟,他那么爱我,而且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来。我和我太太想,如果肚子里的是个像我弟弟那么真实的孩子,我们能因为他比较笨,就把他杀掉吗?他也是个生命、他也是上帝的赐予啊!所以,我们打电话给医生,说我们不去了……"

  二十多年前,我做电视记者的时候,有一次要去韩国采访亚洲影展。当时出国的手续很难办,不但要各种证件,而且得请公司的人事和安全单位出函。我好不容易备妥了各项文件,送去给电影协会代办的一位先生。可是才回公司,就接到电话,说我少了一份东西。"我刚刚才放在一个信封里交给您啊!"我说。 "没有!我没看到!"对方斩钉截铁地回答。我立刻冲去了西门町的影协办公室,当面告诉他,我确实自己细细点过,再装在牛皮纸信封里交给了他。他举起我的信封,抖了抖,说:"没有!""我人格担保,我装了!"我大声说。"我也人格担保,我没收到!"他也大声吼回来。"你找找看,一定掉在了什么地方!"我吼得更大声。"我早找了,我没那么糊涂,你一定没给我。"他也吼得更响。眼看采访在即,我气呼呼地赶回公司,又去一关、一关,求爷爷、告奶奶地办那份文件。就在办的时候,突然接到中影那个人的电话。"对不起!刘先生,是我不对,不小心夹在别人的文件里了,我真不是人、真不是人、真不是人……"我怔住了。忘记是怎么挂上那个电话的。我今天也忘记了那个人的长相。但不知为什么,我总忘不了他,明明是他错,我却觉得他很伟大,他明明可以为保全自己的面子,把发现的东西灭迹。但是,他没这么做,他来认错。我佩服他,觉得他是一位勇者。


  许多年前,我应美国水墨画协会的邀请,担任当年国际水墨画展的全权主审。所谓"全权主审",是整个画展只由我一个人评审,入选不入选,得奖不得奖,全凭我一句话。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尊重主审,一方面是避免许多评审品味相左,最后反而是"中间地带"的作品得奖。不如每届展览请一位不同风格的主审,使各种风格的作品,总有获得青睐的机会。那天评审,我准备了一些小贴纸,先为自己钟意的作品贴上,再斟酌着删除。评审完毕,主办单位请我吃饭,再由原来接我的女士送我回家。晚上,她一边开车,一面笑着问:"对不起!刘教授,不知能不能问一个问题。没有任何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那幅有红色岩石和一群小鸟的画,您先贴了卷标,后来又拿掉了呢?""那张画确实不错,只是我觉得笔触硬了一点,名额有限,只好……"我说,又笑笑:"你认识这位画家吗?""认识!"她说:"是我!"不知为什么,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是水墨画协会的负责人之一,而且从头到尾跟着我,她只要事先给我一点点暗示,说那是她的画,我即使再客观,都可能受到影响,起码,最后落选的不会是她。一直到今天,十年了,我都忘不了她。虽然我一点都没错,却觉得欠了她。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本文标题:创伤,也是一种成熟
链接地址:http://www.fwsir.com/fanwen/HTML/fanwen_20080602080023_87068.html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