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人生励志 >> 正文

激励:12岁,在美国中学领悟什么叫“强者”

时间:2008/6/2栏目:人生励志


    刚到美国,我就从表姐那儿打听到,美国的中学和中国的中学完全是两回事儿。这儿只分年级和科目,没有我所熟悉的“班”。课程安排是模仿大学式教学,每个科目按难易程度分为不同等级,学生可以依照个人志趣选上不同级别的课,因此,每个人都有与别人不同的课程表。课间只有短短的三分钟,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课程表在三分钟内赶到下一节课的教室去上课。

    还没开学,我就领到了学校给新生发的地图,地图上详细地标明了各学科教室的位置。因为美国的中学校园大得令人吃惊,如果地形不熟,三分钟的课间绝对找不到教室。上学的第一天爸妈笑着给我打气:“你就当今天是锻炼身体喽!没跑错教室就是100分。”

    我的第一节课是科学课,走进教室,看见别人随便找座位坐下,我也拣了个中间的座位坐稳。那位胖乎乎的达芮波老师领着同学们做了许多事,我却什么也没听懂,只是盲目地模仿着别人,他们笑,我也傻笑:他们说“Yes”我也说“Yes”……直到老师让大家填一张登记卡,我才傻眼了。

    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我鼓起勇气举起手大声把昨天妈妈教我的几句“应急”英语背了出来:“我三个月前从中国来,我不懂英语,我有个表姐名叫佩佩,她也在七年级上学,你若有任何问题,你可以问她。”结果,胖老师不仅连说带画地教我填完了卡,还帮我把课程表调成了同表姐一样——这是爸妈在开学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做到的事,高兴得他们直夸我机灵、勇敢。我自然也很得意。但我很快就发现,我得意得太早了!

    同学们知道我不懂英语后,课上课下都经常用恶作剧捉弄我。一次课间,我正在拥挤的过道穿行,准备去上数学课,一个小男孩儿指着我大声地对众人说:“看!她不懂英语,真蠢!不是吗?”在上学和放学的校车上,我也常常被大家孤立。表姐害怕跟我一起变成被孤立,被嘲笑的人,毫不客气地让我离她远一点。为了请她帮我翻译作业题,我不得不“低三下四”地讨好她,经常拿国内寄来的不干胶贴画来和她“做交易”。

    上数学课的时候,我们要在计算机上用老师教的方法独立完成一些算题。美国学生在小学时对计算机就已经能够熟练操作了,我却对如何进入程序一无所知。周围的同学怕我抄答案——其实他们的数学程度比我低得多——不让我看他们是如何操作的。多亏有个叫戴安娜的中国女孩走过来,帮我进入了程序。我感激地用英语谢谢她(因为我知道在西方住惯了的小孩儿不愿意在公众场合说异国语言,表姐就特地警告过我:不准在众人面前对她说中文),没想到戴安娜大声地用中文回答我:“别客气”,我一下子对她生出了敬佩之意。

    上科学课时,一头金发的女同学莎伦热情地向我打招呼,用极慢的语速向我提问,我也很高兴地回答她。不知不觉地她问出了我放钱和午饭的地方。下课后,大家回到各自的座位去拿钱或自带的午饭。我走回座位时却发现书包被人翻过了,钱和午饭都没有了!好半天我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刚才我还以为莎伦在帮我练口语呢,没想到她竟——哼!

    很快我就发现,这位莎伦因为长得难看而被大家孤立,常常被同学们骂得痛哭流涕。也许因为我不像其他人那样骂她,她倒把我当成了朋友,经常帮助我解决学习上的问题。表姐一看见我和莎伦在一起说话,就会鄙视地转过身去,受了惊似的念着:My God。她还专门问我:“你跟那个莎伦说话不觉得丢人吗?”我认真地说:“NO”。莎伦固然不是好学生,长相也不好看,但是她总是无偿地帮助我,从来没有张嘴先问:“你给我多少钱?”我当然不能以她为耻。我感谢她。

    存在决定意识,我再也不认为美国有那么好了。不过我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能输给那些欺负我的人!我没把在学校遇到的不愉快告诉父母,我要靠自己的力量摆脱困境。

    在美国中学读书不到三个月,我就发现:作为女生不仅要有漂亮的外表,还要钻研化妆方法,交男友之道更是必不可少的。否则,你就缺少了与别人沟通的渠道和共同语言。

    学校里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化妆、戴首饰。我也象征性地戴了条项链,以免别人说我怪僻。表姐则是全副武装——戴着耳环、戒指、项链和手链,她还多次和她妈妈谈判,要求得到化妆品和准许她化妆。后来有位睫毛长长的漂亮女孩告诉表姐,好多女生的化妆品都是从超市偷来的。课间的时候,常有女生要我陪着去洗手间化妆。每天上课前和午饭后,洗手间里都挤满了化妆梳头的女生,她们都会变魔术似的从巴掌大的衣兜里拿出镜子、梳子和口红,甚至还有发胶。洗手间的大镜子上时常有她们吻出的唇印,还有一些用口红写的“Iloveyou”的字样。虽然学校清洁工随时将这些迹印擦掉,但转瞬间,镜子上又会出现许多红色迹印。一个初二女生把十个大指甲染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另一位干脆把指甲全部染成了黑色。

    当然,一个聪明人在学生中也是受欢迎的。因为学校里许多项小组作业几乎都是由组里的聪明人完成的,其他人只不过装装样子,在小组作业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已。

    我貌不惊人,又不懂化妆方法,而且没有交过男朋友,我就争取做个聪明人吧!为了摆脱困境,我变得比什么时候都热爱学习。每天晚上做完作业,我就自学国内带来的初中数学课本,并且边查字典边读英文小说。我就不信我真的比歧视我的人差一等!

    心里憋着的这股劲儿,使我在长跑1600米的体育考试中拼命快跑,终于超过了表姐和时常取笑我的那些小美国佬。长跑之后,校长走进数学课教室,竟然向我颁发了当月的数学单科奖状“每月之星”!老师和同学们都热烈鼓掌,这是我到美国生活半年以来赢得的第一次掌声。

    美国人十分重视动手能力,他们从小就以自己有一双巧手而感到自豪。一上科学课,大家都争着抢着做实验,除了木工课之类培养手工技能的科目以外,社会课和英语课也会安排手工作业。

    有一次,老师要求我们在写读后感或文章内容简介时,根据书中的内容作些有代表性、有意义、不限形式的手工,一来提高学习兴趣,二来可以加深理解。刚开始我对这些并不重视,随便找了个旧纸盒剪剪贴贴画画,拼凑出一个《灰姑娘》的立体作品。这个作品一出台就成了全家人的笑料——皇宫歪歪倒倒;台阶摇摇欲坠;灰姑娘的头发被剪秃了一半;追赶灰姑娘的王子脖子差点被剪断,成了歪脖王子……已在美国生活了多年的三姨坚持让我重新做一个。在大人的帮助下,我精心设计制作了一个精美而艺术的立体作品。当我把它交给老师时,她大睁蓝眼,惊讶得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等她强烈感叹之后,一系列的赞美词一涌而出,还把我的作品展示给每一个同学看。同学们伸长脖子争相参观,不断有人赞叹着:“她是怎么做出来的!”

    在铁匠课上,老师教我们用铁皮和彩石烧制装饰品。我经历了一次失败之后,主动重做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彩色十字架——十字交叉处,又黑又亮的底色衬托着石头融化成的白色菱形,菱形中央还有若隐若现的两条青色花纹,菱形的边缘奇异地透出一种蓝,显得非常圣洁高雅。这枚十字架被评为那天的“最佳作品”,令同学们羡慕不已。

    最有趣的制作是社会课的一篇作业,老师要我们把关于南北战争的论文以当时的情报传递方式交上去,论文写作与“情报员”采用的传递方式一起算成绩。我没有效仿别人把写好的论文夹在三明治里,而是拆开一整包口香糖,将文章折叠成一个很硬的长条形,巧妙地包进一张糖纸内,又小心地把整包口香糖恢复成原样。当老师从最后一片口香糖里拆出了我的“情报”时,全班同学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随即是一片叫好声。老师点着头笑着说:“对不起,我想我只能给你一个‘A-’因为那时候人们没有这个——绿箭口香糖。我的创造与想象的“时差”,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笑声里,已没有了往日的讽刺和歧视,只有由衷的肯定和赞赏。

    就这样,我凭着不断表现出来的聪明才智提高了在同学中的地位,还被学校选入“数学天才班”。那位接替我成为被欺负、被孤立的人,是一位金发碧眼、地地道道的美国妞。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本文标题:激励:12岁,在美国中学领悟什么叫“强者”
链接地址:http://www.fwsir.com/fanwen/HTML/fanwen_20080602080119_87189.html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