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人生励志 >> 正文

EMBA:老鹰再生

时间:2008/6/2栏目:人生励志


    传说老鹰是鸟类中的寿星,可以活到70岁。当老鹰活到第40年时,利爪麻木老化,尖喙变成弯钩,全身羽毛厚重干涩。此时,老鹰会选择一处悬崖栖息蜕变——它拼命啄击岩石,使老化的喙全部脱落;然后用新长出来的尖喙把爪子拔掉;接着再用新长出来的利爪将全身陈旧的羽毛拔光——经过五个月的“浴火重生”,老鹰获得了一个全新的30年的生命。
    这个“老鹰再生”的故事被保存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舜德楼中。作为2005清华大学秋季EMBA的学生,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吴小莉在开学典礼上,就以这个故事说明自己为什么要学习EMBA。
    与吴小莉一样,所有选择了EMBA的学生,事实上都是选择了一所学校来完成自己的栖息和蜕变。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涌现了许多企业家,但大多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现代管理教育。这是EMBA项目能得到高层管理人员欢迎的客观原因。”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赵纯均说。
    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的第一堂课是“TECHMARK管理实战模拟”。这堂课可以为每个学生指出今后两年内自己需要“蜕变”和“重生”的地方——到底是尖喙、爪子、羽毛,还是全部。目前,国内EMBA的教育中,清华率先开设了这一模拟课程。
智力破冰
    参加TECHMARK管理实战模拟课程的学生,会被分到金木水火土五个不同的星球。在短短两天时间里,每个星球上的五个小组都要创立各自的“虚拟公司”,这五家公司在9个虚拟的子市场上展开竞争。
    “这个课程的作用就是四个字:破冰和预热。”清华EMBA项目副主任狄瑞鹏博士说。他认为,TECHMARK课程是一个浓缩版的商战,工商管理的主要环节都会在课程中有所体现,学生在参与中可以对各个环节进行全面的自我检查,并迅速了解EMBA教育的总体框架。
    作为TECHMARK课程的授课教师,美国百森商学院伍健民教授说:“中国的企业家有能力理解市场,这些EMBA在过去也有多年的管理实践。但是他们需要系统化的思考。”
    在TECHMARK世界,你要面对含糊性、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同时,你也要分析问题、进行决策,并承担决策所产生的后果。而在真实的商战中,就像在TECHMARK一样,时间、资源和信息都是有限的,企业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作出相对最好的决策。
    金星的培训老师李金晖说:“基本上这个课程会涉及今后两年内EMBA所要学的东西的方方面面,但是点到即止。学生在此过程中如果发现自己在哪方面特别欠缺,在接下去两年就要花更多时间学习。”
    金星一组把自己的虚拟公司命名为“卓越科技”。在根据各人以往经验,轻松定下公司管理层架构之后,问题马上显现出来了。究竟是市场部先定下主攻市场,还是科研部先研究产品技术,还是财务总监先提供资金预算?各个部门之间具有互相牵制的关系。决策流程成为组员们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流程很重要。”一位指导老师说,“现在中国企业很多都没有流程。以前我们引入ERP或者六西格玛,但要应用这些东西的前提是公司必须有一个流程。如果连流程都没有,谈什么改进呢?所以现在很多企业回过头来开始做流程。”
    此后几轮的决策中,市场环境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基本上,第一轮和第二轮决策属于企业的初创期,基本确立了企业的基调;第三轮和第四轮属于发展期,也是高风险期,面临强大的外部竞争和越来越多的不确定因素;第五轮和第六轮属于决胜期。
引入新概念
    一进入TECHMARK世界,伍建民会首先向学生提出董事会对各家公司的要求。其中一条是,在模拟实战结束时,每家公司的累计经济利润要大于或等于零。
    什么是经济利润?大多数学生都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概念。
    “我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伍建民说,“这也是我们课程的目的之一,向学生介绍新概念。”在课程中,伍建民告诉学生,经济利润(economic value added)也叫经济增加值。现在,全球前100强的企业都以经济利润作为衡量企业财务状况的标准。
    与传统的税后净利润指标相比,经济利润更注重财务杠杆,让公司的业务部门为财务承担责任,同时对公司借债债务进行限制。在中国,国资委在去年开始引进这一概念,作为资产管理的一项指标。

    在这一批EMBA中,就有一位来自国资委系统的某中央企业高层学生。“她只知道经济利润是一项政策,但是不知道经济利润在企业具体操作中意味着什么,所以她要来和企业家们一起学习。”伍建民说。
    在每一轮决策结果出来后,伍建民教授都会进行讲解,分阶段告诉学生一些基础的企业管理知识。这些讲解从企业的战略策略、财务状况、市场营销、债务风险、股价预测一直到股东权益回报率等等。
    伍建民认为,作为企业家,你必须每件事都知道一点。而狄瑞鹏则认为,在中国,许多企业家都在做拍脑袋的事情,对企业管理方面的问题只定性不定量。在定量问题上,中国的企业家需要学习更多相关知识。
学生的参与和互动
    金星一组的“市场部经理”在第二天早上开始不停地喝咖啡:“我昨晚真没有睡好。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第五组会在第三轮决策追上我们那么多。”而“生产部经理”则在前一天晚11点的时候和“首席执行官”通电话,因为他发现在上一轮决策中,公司犯了一个严重的失误。
    几乎所有学生都融入了实战课程,并且乐此不疲。很多人都成功地转变了身份,不再以老总自居,而迅速地进入了新角色。
    当然,也有少数学生仍然无法适应。在金星一组,另一位“市场部经理”从来不发表意见,而宁可当一个旁观者。“当了那么多年老总,决策过程中很多特别细的地方,我已经不清楚了。”他是这一届EMBA中年龄最大的学生,已经54岁了。他觉得自己在细节上,已经没有那么多发言权了,碰到要算数字就头疼。但是通过观察,他认为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金星一组的另一位成员则在模拟商战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要重点学习的内容。“学EMBA,我其实就是来学财务,学金融资本的。”
    他在上课间隙,就向本组的“首席财务官”学习怎么看财务报表。
    这位“首席财务官”来自台湾,她也并不吝惜自己的知识,不时向大家讲解财务管理的重要性。她说:“在台湾,很多财务都能把公司的应收账款做到负数,就是让客户来给公司付利息。在成熟市场,当市场战略和利润都一样的时候,大家拼的就是财务操作。比如很多美国公司,工厂本身是赔钱的,但是他们通过外汇却做成赚钱的了。”
    赵纯均强调EMBA的学习要注重学习智慧。在EMBA课堂,智慧包括了所有你能接触到的人头脑中的智慧,不仅包括老师,同时也包括同学。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本文标题:EMBA:老鹰再生
链接地址:http://www.fwsir.com/fanwen/HTML/fanwen_20080602080149_87252.html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