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人生励志 >> 正文

财富下的蛋

时间:2008/6/2栏目:人生励志


    这是一群出生于70年代后和80年代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是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家庭财产以超过国民平均收入的几百倍或几千倍的速度增长,父母财富积累带给他们最受用的结果就是得到接受更好教育的机会,中国人对教育的重视,使得送孩子自费留学成了这样的家庭一个相对共同的目标,就像其中一位家长所说的,“知识改变命运”,这批孩子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因此变得更加开阔。然而,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什么?
    1950年代出生的那代人饱受各种苦难,其中的幸运儿乘改革之风,财富得以迅速扩充,与此同时,他们的子女正在成为第一代的独生子女,如果心理正常,做父母的自然不希望子女遭受任何苦难的折磨,于是成就了这批为享受生活而生的孩子,他们躺在上一代人的财富和社会声望上,而父母自忖还算成功的积累经验,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借鉴意义,他们单纯的生活环境令其很难支撑起父母那一代人的命运框架。做父母的也逐渐发觉,虽然子女长大成人,但是很难与之交流金钱观,与自己的子女相比,掌管财富的父母更像是金钱的奴隶。     这些孩子大多在西方接受教育,他们甚至比西方世界的富家子弟更缺乏家族企业的概念,往往凭自己的兴趣选择与父辈事业完全不相干的高等教育,他们不会去想怎么将家庭财富的积累延续下去,要么是不以为意,要么是因为缺乏父母那代人的韧性而难以接手,要么是已错过社会大环境带来的机遇。
    今年23岁的张小京已经在荷兰留学5年,即将从一家商学院取得国际金融的学士学位。和父亲就未来做过简单探讨后,他决定申请接下来的研究生学习,研究院的学费比本科高许多,而张小京得到了父亲的热心鼓励和经济支持,“只要你想学,钱不是问题”这样的话,在少年时代就开始伴随着他。      在我们传统说法中,张小京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男孩,这让人想起崔健某张专辑的说法——财富下的蛋。出身于高干家庭的他,一直都享受着优于同龄人的吃穿用度,没有经历过任何苦难。父亲在离休前,就已经开始在山西经营煤矿生意。近年煤价暴涨,与纷纷将座驾换成宝马、奔驰的同业人员不同,张父最奢侈的一笔消费是在孩子的教育上。
    他还记得被小京的初中班主任叫到学校的那个午后,老师婉转地建议让张小京留级,张父拿出他在生意场上的魄力说“我们转学”。张小京在这家交过1.5万元赞助费的北京市区重点中学上到初二的时候,在父亲的安排下,转到了亚运村北的私立正则寄宿学校,交了更大的一笔赞助费后,以每学期5000元的学费,从初三上到高中。 
    2000年夏,张小京中学毕业,考取了一所市属大学的专科,他的父母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经过多番考虑,他们想到了自费留学。张小京的父母从来没有出过国,而且在那时,周围并没有多少可借鉴的成功经验,这个选择对他们来说有点冒险。留学中介的一番介绍,让张小京和他的家人对未来充满好奇和向往。衡量过紫铭留学中心提供的几套方案的性价比之后,他们选择了荷兰。 
    2000年秋,张小京成了他们家族中第一个走出国门的人,来到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所大学念预科,一年后,越来越独立的他,自主把先前填写的计算机改换成国际金融专业。 
    当别人问起儿子在做什么时,他们总把张父的回答听成在河南,他用一种不经意的态度矫正他们,骄傲之情溢于言表。问起在孩子的教育上做这么大的投资是否值得,张父说,做投资的时候不会考虑值得不值得的问题,总得有点冒险精神,看到儿子在这几年的变化,他觉得这件事做得对。而且,他稍显谦逊地补充说,这与当年母亲省吃俭用供他在县城上中学,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在电话中,张小京说他在欧洲的这几年,世界观和价值观都产生了很大变化,“很难想象自己如果没有出国会是什么样子。”他说。奢侈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物质的概念,而是可以相对自由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他曾经在荷兰上学的途中,又到美国游学一年,而这个在出国前会的英语超不过十句的孩子,自己安排应付了所有事宜。试着回想一下,从小就有学习障碍的张小京,求学之路如果不是父亲拿钱“砸”出来的话,现在的他会不会拿着一张高中肄业证在社会上厮混,谈吐和做派也是一股子江湖气?“知识改变命运”,他的父亲谐谑地说道,只是这个代价也略微高昂了一点,他粗略一算,到张小京完成他的硕士教育,要比呆在国内的同龄人多花100万元。      当记者提醒他这个事实时,张父显出了一个折衷主义者的本色,这些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总觉得对儿子难以启齿:虽然由于儿子学习不好,他花在他身上的教育基金比普通家庭多,但是另一方面,他觉得是自己以前过于重视工作,而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现在所能为他做的,也算是一种补偿。 

    去年,Flex完成在英国三年的学习后,拿着硕士学位回到北京。他有着相对复杂的身世,跟着做地方官的父母在数个城市长大,在陕西和山西都有生活经验。但如果不是他自己说,你想不到他来自一个很小的内陆城市,也许源于他的母亲来自北京的旗人世家,外曾祖父在解放前曾担任某省的省长。 
    Flex在国外的生活比总惦记着父亲挣钱辛苦的张小京还要轻松。在伦敦,他生活的区域,许多餐馆和茶室都认得这个温文尔雅戴眼镜的中国青年,他每天去喝下午茶的茶室,他常去的剧院,都会给他留着他常坐的座位。他所有的衣物用品都是在最好的百货商店购买,这样的生活经历,令他直到今天仍不时有放下一切返回伦敦的冲动。      25岁的Flex有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与稳重。小时候和别的孩子的母亲不一样,他的母亲会因为一件事狠打他,那就是他说了不该说的话。自从他的曾祖父在1950年代因政治原因被枪决以后,他们家的人就养成了少言寡语的习惯。张小京永远忘不了大二回北京的那个寒假,一个勒索电话打到家中,父亲表情凝重的脸和因为心脏受刺激而发紫的嘴唇。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张小京揣着警棍代父亲去送钱,没人知道歹徒身上是否有枪,那种仿佛有暗器对着自己的感觉,张小京现在想起来,仍然脊背发凉。歹徒被全体出动的警察制服之后,他的父亲认出,那是一个曾经来过他家的工人。再返回荷兰,张小京好像变了个人,来往的朋友圈越筛越小。而他的一些行为方式也在发生着细微而奇怪的变化,如果说,以前作为富家子,他还有些张扬的话,后来的他,则喜欢把自己缩得越不引人注意越好。        低调——对张小京和Flex这样的二世祖来说已经不是品德,而是生存的必要条件。而此时,“树小墙新画不古”的新富阶层还沉浸在炫耀带给他们的良好且新鲜的感觉中。世故的张小京和Flex,小心翼翼地择邻而居,他们周围不乏教育基础没打好的“败家子”——在赌场输光一年生活费的温州商人的孩子;一来就置房子置车夜夜歌舞升平突然失踪的背景神秘的孩子,对此,他们全都敬而远之。
    从英国回来后,Flex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从事着的职业是在大型跨国企业做总经理助理,实际在做政府关系,在企业高层访华的时候,负责为他们约见人们经常从新闻上看到而他称之为某某伯伯或阿姨的人。这样的职业由他做来,比普通人更加顺风顺水,而他也可以有一份优厚的待遇和大把闲暇时间。      借父母的光,加上自己的努力,Flex已经可以自己负担一种优越的生活。每天下午跟健身教练锻炼身体,每个星期做一次facial……晚上,他经常一个人坐在某家固定的酒吧喝点小酒,酒保比坐在他身边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渐渐地他又有了固定的座位。他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就像张小京一样,选择的朋友大多和他有相近的背景,在确认对方足够安全的时候,他也会兴致盎然地谈到他的曾祖(从不谈论他的父母)和生活习惯,这样的话题有利于他迅速得到别人的信任,并且在这个小圈子里确立一种地位,当然,多少知道他的背景后,人们就不再好奇他的BMW的来历。      在送张小京出国之前,他的父亲并没有料到,这条路将使他先前子承父业的想法成为泡影,然而通过在儿子回国时的几次长谈,这个结果已经越来越明朗,在国外受完教育的小京,恐怕很难接手他的与政府关系微妙的生意。现在的他只得培养亲信帮助打理公司,而自己的子女只是参与公司的分红。又有什么可失望的呢,他尊重儿子的职业选择,听上去似乎比他的更加体面,他相信,儿子的儿子将比他的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本文标题:财富下的蛋
链接地址:http://www.fwsir.com/fanwen/HTML/fanwen_20080602080149_87254.html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