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文秘工作 >> 正文

秘书学习文章:秘书莫学杨永泰

时间:2012/3/6栏目:文秘工作

秘书学习文章:秘书莫学杨永泰
  
  作者/史海威
  
  秘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岗位,古往今来,经由秘书岗位历练而后来成大事、立大业者,代不乏人。邓小平对此有过精辟的论述。但秘书岗位是一把双刃剑,因自身把握不好、处理不当而出事犯错,最终误人误己者也屡见不鲜。杨永泰就是一个负面典型,今天的秘书工作者应引以为鉴。
  
  杨永泰(1880—1936年),字畅卿,广东茂名人。他自幼接受严格的旧式教育,又曾留学海外,接受过系统的西式教育,知识非常全面,“既擅文事,又长武备;既懂立法,又精行政”。加之他热衷政事,对于“天下大事”观察已久,可谓满腹机杼,胸中装有万卷平戎策。蒋介石称其为“当代卧龙”,绝非过誉之词。1928年初,蒋介石与杨永泰一经相识,就大感人才难得,相见恨晚,遂诚心挽留。杨永泰也认为找到了“明主”,于是铁心追随蒋介石,历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南昌行营秘书长,豫、鄂、皖三省“剿匪”司令部秘书长,武昌行营秘书长,四川行营秘书长,随侍蒋介石左右,成为蒋的首席智囊。
  
  杨永泰不负所望,为蒋介石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贡献概括说来主要有:一是献上“削藩”策略,为蒋介石铲除军阀势力提供了路线图和具体的操作方案。蒋介石照此方案,只用了三年时间就荡平各路诸侯,名义上统一中国。二是提出“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剿共”策略,在“剿共”上取得重大成效。针对前期国民党“剿共”不力的情状,杨永泰上书万言,一针见血地指出,“剿共”“所难之点为共党与‘匪区’民众结为一家”。他进而提出“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策略,并坚信“变军事剿共为政治剿共,不出一年,会初见成效”。此策略立即在“围剿”鄂豫皖苏区红军中显示了威力:张国焘率领的工农红军四方面军被迫撤出鄂豫皖根据地,移师西去。紧接着在“围剿”中央苏区时,杨永泰又有针对性地献计建立保甲制度,对苏区民众实行“软化、分化、感化”政策,对根据地实行严格的经济封锁,与红军打“政治战”、“经济战”和“立体战”。仅一年多时间,这些措施就收到明显效果:红军被迫进行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三是帮助蒋介石兵不血刃夺取“天府之国”四川,实现川军国家化,川政中央化。
  
  可以说,这时候的杨永泰甚得蒋介石信任、赏识,被倚为左右手,参与军国大事,掌握核心机密,一时大权在握,横槊赋诗,舍我其谁。当时,所有国民党重要军政文电,都须经杨永泰先行过目,然后才能呈蒋;许多军政要人来见蒋介石,也须经杨永泰安排。作为一个秘书来讲,杨永泰这时已达到了职业的顶点、权力的巅峰。如果杨永泰能把握住自己,面对权力无野心、拥有权力不张狂、使用权力不傲慢,或许他的人生结局要圆满得多。但杨永泰背离了秘书的本职要求,走向了秘书要义的反面,自然也就走向了人生的不归路。
  
  一是拉帮结派,野心太大。国民党内本来派系斗争就很复杂,杨永泰不但不清身自好,远离祸端,反而主动去趟这个浑水。作为政学系首脑,杨永泰千方百计扩充本派势力。随着国民党内各反蒋势力的荡平,蒋介石越来越无法容忍陈果夫、陈立夫兄弟把持党务的现状,力谋打破“蒋家天下陈家党”的格局,削弱CC系的权力。在第五次“围剿”红军的斗争中,杨永泰借机向蒋介石提出集党、政、军大权于“剿匪总部”的建议,不论省或县都由书记长负全责,工作报告直接上呈“剿匪总部”党政处。而杨永泰是“剿匪总部”的秘书长,这样一来四省的国民党省、市组织就由CC系手中转到杨永泰为首的政学系手中。实际上,杨永泰早就开始拉帮结派,此前在任南昌行营秘书长时,行营内的6个处长有5个竟是杨永泰推荐和与杨有密切关系的政学系人物。拉帮结派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实现个人野心。杨永泰并不满足于做一个秘书长式的人物,他的权力欲很强,野心很大,后来行政院院长汪精卫被刺,杨永泰就想乘机爬上这一高位,只是因为遭到众人的坚决反对而未果。
  
  二是投机取巧,私心太重。综观杨永泰的所作所为,看似为公,实则为己,处处打着维护蒋介石的旗号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比如,陈果夫出任江苏省政府主席时,打算安排自己的心腹担任民政厅厅长。杨永泰看到名单后,就对蒋介石旁侧敲击:“这不成了CC的王国?”蒋本来就不满江苏省CC色彩太浓,听了杨的话后更加生气,决定“留中不发”。最终,这一职位由杨永泰的亲信担任,陈果夫的如意算盘落空。杨永泰深知,要想扩大自己的利益,关键是要抱住蒋介石这棵大树,为此,他想尽各种办法投机取巧。比如,为了迎合蒋介石,杨永泰每逢向蒋汇报工作,身上中山装左右两只口袋内都备有正反两面的条陈。在谈话中探察蒋介石的倾向,然后迎合蒋的意见,从口袋中取出预备好的条陈,请蒋介石审阅。人们把杨永泰这一手戏称为“乾坤袋”。 (范文网 www.fwsir.com) 但偷鸡不成蚀把米,时间一长,引起了蒋介石的警觉:“此人非我同道,非忠于事者。久之,其心必异。”此后蒋规定杨永泰的公文必须先送侍从室一处或二处核阅,摘要拟办后再送他,以防迷惑“圣听”。
  
  三是专横跋扈,人际关系太差。杨永泰自视甚高,“胸中自有万古,眼底更无一人”。他利用蒋介石的信任,俨然以“二领导”自居,目空一切,不可一世,不仅对蒋身边的工作人员颐指气使,对一般军政大员呼来喝去,甚至对蒋的其他亲信也傲慢无礼。有一次,陈立夫有急事要面见蒋介石,杨永泰从中作梗,借故说蒋介石正忙,没有工夫会客,有急件可先交给他,再由他转给蒋,让陈立夫白白等候了两个多小时。陈立夫对此十分恼火,当场大发雷霆,而杨永泰根本不当回事。在为人处世上,杨永泰与蒋介石的另一重要“智囊“陈布雷截然不同。陈布雷在杨永泰之后进入蒋介石侍从室,成为蒋的高参。他不仅对蒋介石矢勤矢勇、必信必忠,对他人也是谦虚低调、本分诚恳。他不仅赢得了蒋介石夫妇的信任,与陈氏兄弟以及蒋氏其他亲信也保持着良好关系,最终得以成为蒋介石之“文胆”。陈布雷曾在日记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