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九年级作文 >> 正文

怎样给平淡的素材增添色彩:给平淡的素材放一点“生活的味精”

时间:2012/6/9栏目:九年级作文

怎样给平淡的素材增添色彩:给平淡的素材放一点“生活的味精”  
  224400江苏姜有荣
  
  俗话说:“年好过,节好过,平常日子最难过。”就中学生而言,他们平常生活于“三点一线”之中,日子过得“波澜不惊”,要想“有点不同”都难,更不要说“时有惊奇”了。他们的生活素材库中更多的是“青菜”“萝卜”,因而在作文中熬出的也是一锅锅寡汤薄水的“青菜萝卜汤”。那么,怎样才能让这“大路菜”也喝出“味儿”来呢?你最好能在这“大路菜”中放一点“生活的味精”——生动的、感人的细节描写。它虽然剂量很小一一只需一小汤匙,但是作用巨大——顿使满锅生鲜。
  
  一、用“慧眼”去捕捉细节
  
  套用法国雕塑家罗丹的那句名言来说:“生活中从不缺少‘细节’,而是缺少一双发现‘细节’的‘慧眼’。”下面笔者通过一个故事来解读捕捉细节的基本要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一天,在前线苏军某司令部,突然来了由数名上级军官组成的检查组,他们要求该司令部主管汇报作战准备情况。在接待中,该司令部一位参谋发现,检查组一名军官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地敲击桌面,显出轻松自在的状态……他顿生疑心,立即向上级报告。经上级迅速核实,确认并没派出检查组,所谓的“检查组”,实系德军间谍,于是,苏军司令部马上将其全部抓获。
  
  这位参谋真可谓“火眼金睛”,他的“慧眼”使苏军避免了一次泄密事故带来的巨大损失。这个故事给我们写作带来了启示。
  
  (一)向更细处“看”一点。细节“形”的特点是“一言一动之微,一沙一石之细”(朱自清语)。你要知道德军间谍可不是傻子,他们冒充苏军军官,无论是军服徽章,还是言谈举止,都不大可能“露馅”的。那么,这位参谋是怎么“看”出他们的破绽的呢?原来,他从那名叩敲桌面的军官手指的动作规律和发出的声响中,“看(听)”出了他敲的是一支德国名曲。同样,我们在观察生活时也应该向更细处“看”一点,去捕捉为常人的眼睛所飘忽过的、忽略掉的细节。
  
  (二)向更深处“想”一点。细节“神”的特点是“一粒沙里看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郁达夫语)。你要知道德军间谍可都是绝顶谨慎的,那么,他们的身份是怎么暴露的呢?套用《南征北战》中张军长的那句经典台词来说:不是“德军”无能,而是“参谋”太狡猾。这位参谋“想”:一个人轻松自住的时候,也就是他不经意、放松警惕的时候,这时候他的言行是“下意识”的,而“下意识”的行为恰恰是真性情的流露——德国名曲已融入他的血液,“下意识”地敲击出来连他自己也是不“自觉”的。同样,我们在观察生活时也应该向更深处“想”一点,去捕捉细节所折射出来的、不易为常人眼睛察觉的灵光。
  
  二、用“慧心”去运用细节
  
  要把“慧眼”捕捉到的细节用好用足,用得恰到好处,还需要我们有一颗“慧心”。下面笔者通过品读一篇以“细节·距离”为话题的习作,来解读运用细节的基本技法。
  
  【例文】
  
  别了,二胡
  
  陈永昌
  
  在父亲的卧室里挂着一把款式很老的二胡,由于多年的闲置,上面已积满了厚厚的灰尘。随着父亲年岁的增长,它似乎也变老了,声音也不再那么悦耳了。
  
  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在晚饭后独自一人躲到卧室里,拉他那把在我听来无聊得很的二胡。那时的我对二胡没有什么感觉,也对父亲那一手“绝活”很不以为意,只有母亲每每听着二胡对我说:“你爸,只要二胡,不要咱娘俩了!”此刻,我便在心里想,父亲真的爱二胡胜过爱我吗?于是,每当父亲再拉二胡时,我便缠着他给我讲故事。可父亲总对我说,我给你拉二胡听吧!于是,他就陶醉在那优美的旋律中,全然忘记了我的存在。从此,我恨透了那把二胡。有一次,趁父亲不在家,我用剪刀将二胡上的弦都剪断了,父亲发现后,我很害怕,也有点后悔,因为父亲晚饭后,只能拿着二胡发愣,有时也拉一拉,但发不出任何声音。事后不久,我从母亲那里得知,其实父亲知道是我将弦剪断的,但并没有责怪我。后来二胡被父亲修好了,但不知怎的拉的时间却少了。
  
  我上学以后,为了不影响我温习功课,父亲晚上便不再拉二胡了,只是无聊地看看报,那仅有的一丝欢乐也从他的身上消逝了。
  
  随着我的成长,家里的开支也越来越多,父亲每天总是早出晚归,回来时常常一脸疲惫,吃过晚饭就去睡觉,连原来在周六或周日晚上拉两曲二胡的兴致也没有了。我觉得家里似乎少了一些什么。晚饭后,我默默地写作业,母亲在一旁做家务,而父亲则早早地回了卧室,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流淌着。
  
  一天,我问母亲:“父亲现在咋不拉二胡啦?”母亲告诉我说,父亲一是怕影响我学习,二是自己整天在外奔波的确很累,所以晚上也就没那兴致了。母亲还告诉我说,父亲每天晚上躺到床上都会对着挂在墙上的那把二胡发呆。我听后心里猛地一沉。一天晚上,我轻轻推开父亲卧室的门,发现父亲斜躺在床上,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那把积满灰尘的二胡。于是我就对父亲说:“爸,你想拉就拉一会儿吧,老师今天没有布置作业。”父亲却说:“拉不了啦!”说着就闭上眼睡觉了。转身之际,我突然发现那把二胡已没有了弦。母亲告诉我说,父亲怕控制不住自己拉二胡的瘾,就将弦拆下扔掉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眼睛一热,回头望着睡梦中的父亲,发现他的头上已多了几缕银丝。那没弦的二胡,静静地挂在墙上,一阵风吹来,在我心里它又似乎在演奏着什么。对着那把无弦的二胡,我默默地说:“别了,二胡!”但我又时常提醒自己,总有一天我会给二胡装上新的弦的。
  
  【剖析】
  
  本文源于生活,质朴自然,其撼人心魄之处凝结于父亲拆了二胡琴弦这一细节描写,它起到了二个“以一当十”的作用。
  
  (一)塑造形象
  
  《西游记》中的白骨精光凭一副嶙峋的“骨架”是忽悠不住唐僧的,她还需附着上丰满的“血肉”才能迷惑住唐僧。在记叙文的写作中,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