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正文

落落经典语录

时间:2012/6/28栏目:经典语录

落落经典语录
  
  好久不见。下雨是不是很好看?即使把我的鞋子全部溺亡,我的书包逃不了字迹被模糊的侵略,我依然觉得下雨那样好看。在朝南的墙下,谁在深浅不一的划痕里支起画满爱心的伞,伞柄这边是我的名,伞柄那边是你的名。
  
  我们一起听乐曲吧,我们会平分两只耳机。你在左边戴着右机,我在右边则刚好相反。简直不敢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这样的感觉——音乐只因我们两个才变得完整无缺。失去哪个都只是伴奏。
  
  你以前告诉我天上的星星是数不过来的,我信了。果然天上的星星是数不过来的。所以你的话我都信。
  
  把我的生命放大到最后的边际,是葡萄一样成串的欢喜,一颗一颗的叫喊誓死抵抗着步步靠近的秋季。
  
  总是没有风,阳光变着角度切在玻璃窗上,在眼里凿开一个刺目的小孔。路上没什么人,能在太阳下做各种姿势,看影子搞怪。有时经过一杆钢制旗杆,瞥到自己的脸在圆柱上变形——长圆状的女生。刘海湿透露出额头。一黑一白,却并不对比。而此刻,天空青蓝湿润,哪里有云,哪里都没有。
  
  或许这就是进退无路。在真正的进退无路里,悲哀显得如此无力渺小。但我却只剩下悲哀。
  
  有种事过境迁,只在一个截面中变得分外清晰,我成了那个人,在不知你为哪个人的世界里继续独自走下去。
  
  在离夏天最远的地方,十年的光阴让人发现,除了记忆外,什么也不能永久。
  
  其实故事的开始就已经预告了结局的走向
  
  ——我是这样忘却你。 (范文先生网 www.fwsir.com) 当世界的声音忘却你。
  
  ——我是这样记得你。在忘却的立场上。用我的声音记得你.
  
  模糊的熟悉和清晰的陌生
  
  仓田说他自己总会察觉有些东西溅落在眼前,它们渺小飞快地坠地,随后沿着中心向四处逃散。“我总按捺不住想要把它们用笔捕捉下来,最后却发现,我画的其实是朵花。”
  
  坚硬的城市里没有柔软的爱情,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
  
  那时我突然想,我和F在同一个空间里。近到同校的距离。我在这里计算物理题。身前身后都是空位置。
  
  而F,或许在教室里,或许在篮球场,
  
  或许在小卖部,或许在某个走廊里。
  
  只是。明明在同一空间。却偏偏看不见你。
  
  你要被照顾得好好的。你要吃热的饭和菜。你要一觉睡下去没有梦就直接醒来。你要天天手都暖暖的。你要穿干净的羊毛袜子。你要被人照顾得好好的。你要闯红灯也不会被抓住。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这样,我急得快哭了。
  
  太多的东西,只能单向行走。我可以放任地去讨厌你,但你不要讨厌我。我可以偶尔中伤你,但你绝对不能这么做。无法用古老的道理好比“己所不欲”来约束自己不良的念头,可对于这么自私的我来说,你怎么能够陷害我?你怎么能够厌恶我?你怎么能够不动声色地在暗中和我较劲呢?
  
  你喜欢的人,她没有一些特权可以享受吗?
  
  你请她喝饮料,对她微笑不停,常常找她说话聊天,有时候会一直跟到她的楼下。你把心里的游戏、网络和篮球拨开一点,让她小心地坐进去,从此驾着车要跑进豌豆花园里。
  
  那些是你给她的特权吧。
  
  在这么多的特权里,没有一条是你愿意相信她吗?
  
  简单的音节。不是空气。不是色彩。不是味道也不是血液里的细胞。不是赤橙黄与暗紫的阳光。不是起伏的山和下陷的谷。不是紧紧贴着身的上衣。不是头发和睫毛。不是情绪。懊悔的情绪。无奈的情绪。酸楚而柔软的情绪涌上来,淹没了自己。
  
  最深最深的地方,所有回忆被抹成空白的地方。当外在的一切依然并行无恙,生活继续以幸福而平常的姿态继续时,依然存在的无限寂静的地方。像停留在整个宇宙边缘的尽头,时光和记忆交融凝固在一起。依然能听到最完整最孤寂的声音。
  
  淡绿色的春天的蝴蝶,艳金色的夏天的昆虫,明黄色的秋天的归雁,和洁白的冬天的独角兽,它们都能记得,我是这样的想念你.
  
  对和错,真和假,虚和实,交织缠绕扎成密实的团。
  
  原来都是捉影。
  
  都是捕风。
  
  他出现于所有我记得住的过去里。淡淡存在。轻轻叫嚣。
  
  有什么是再见的了。
  
  有什么是再也不见的了。
  
  我举手不是为了让你看见,我举手是因为怕你看不见.
  
  那时的我,刚才意识到有些东西不应寄予它会产生什么结果,哪怕它在我的世界里耀武扬威横行霸道,却依然会在坦白给外界的瞬时萎缩夭折。

  
  我终于把头藏进肘弯里,小声地哭起来。
  
  电车在路上跑得像一条泪渍那么慢。
  
  那些你看不到的,都是我的生命。
  
  他们都说过去是甜蜜而怅然的夜河,带着不能再踏入的遗憾以完美的姿态流向往昔。
  
  失去了你的我过的很好,你不用担心,我是说,如果你担心的话`
  
  等谁出现,等谁永远
  
  已经下了站的客人,怎么和列车上的他人共享同一个旅途?
  
  我们总是习惯去伤害离自己最近的人们。因为我们的能力也只限于伤害那些身边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不论再怎么用力而无力的喜欢着谁,也只能强装如故.
  
  “那。”“就。”“请。”“你。”“以。”“后。”
  
  手里粉笔停了停。
  
  “不。”“要。”
  
  不要。
  
  不要再。
  
  不要在说“是我写的”。不要跳下自行车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