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高考作文 >> 正文

2012年高考作文阅卷报告之北京卷和天津卷

时间:2012/12/5栏目:高考作文

  2012年高考作文阅卷报告之北京卷和天津卷
  
  马俊强
  
  北京卷
  
  【作文真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按要求作文。(60分)
  
  老计一个人工作在大山深处,负责巡视铁路,防止落石、滑坡、倒树危及行车安全,每天要独自行走二十多公里。每当列车经过,老计都会庄重地向疾驰而过的列车举手敬礼。此时,列车也鸣响汽笛,汽笛声在深山中久久回响……
  
  大山深处的独自巡视,庄重的敬礼,久久回响的汽笛……这一个个场景带给你怎样的感受和思考?请在材料含意范围之内,自定角度,自拟题目,自选文体(诗歌除外),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最优佳作】
  
  久久回响汽笛时
  
  北京一考生
  
  一个人,一盏孤灯,一条铁路,一座大山,每天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老计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走在巡查铁路的道路上。有了他,列车便能稳稳她开过。但他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巡视员,每每列车经过,他都要停下来,庄重地向列车敬上一个礼,为这份职业平添一分肃穆。而作为回应,每一列火车都会回以久久回响的汽笛。然而,对于在现实这座大山中孤独的行者来说,长久以来,我们的“汽笛声”何其吝啬。
  
  在谶纬之学大行其道的东汉,在学术大山中那孤独的行者叫王充。他不及班固、扬雄般熟读儒家经典,将四书五经用了个滋味殆尽,自然也不及那些权势遮天的外戚内臣。他只是孤独地慢慢走着,用他蘸饱热血的笔挥就《论衡》一书,庄重地向他所景仰的时代列车敬礼。但汽笛声在哪里?彼时,皇帝忙着和大小黄门嬉戏取乐,名族忙着倾轧钻营。而现时,即使知道是他唤起了文学自觉的第一声,但不及魏武雄壮威武和稽康潇洒俊逸的王充,却似那独行在山中的巡视员,游离于公众最熟悉的地方之外。于是他们和我们,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忘记了回以汽笛。
  
  在抗日的烟火中,学界有一所西南联大。作为北大、清华、南开三校的合并校。其文化底蕴自不必提。教授才高八斗,学子经纶满腹,传为一时佳话。然而现实,总是看起来比表象黯淡些。多少名教授自香港出海外,一去不返。多少学子做着兼职,开着餐馆。我们现在不提这些,或许是提来伤心吧。但我们却也不记得给予另一个人足够的荣誉,鸣响我们的汽笛。那是清华的老校长梅贻琦。他同样好似一个大山里的行践者,没有胡适之、傅斯年那样的名士风度。但因为他的坚持,维系着联大直到抗战胜利,没有散,联大才仍是联大。但我们的汽笛声又去了哪里?很小就知道胡适之,却在很久很久之后,才偶然瞥见梅贻琦。
  
  对个人的忽视如果说尚可以理解,而对群体的视而不见呢?诗人穆旦参加过赴缅北的远征军,于是,他静静地写下这样的句子:“静静的,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见过穆旦晚年的照片,那是一个即使很大年纪,大大的眸子里还闪着诗人天真的人。然而,他在写下那些句子时,内心闪过的却必然是沉痛。是的,那是被遗忘的山坡,没有人知道的牺牲。(高考作文 www.fwsir.com)在野人山横死的中国兄弟们,就那样长眠。他们用生命敬出的军礼,竞轰不响一个回声。长久以来,现实中的汽笛声是缺失的。
  
  或许他们比老计幸运,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多少看起来闪亮一些;或许他们又比老计不幸,因为他们没有火车来鸣响那久久回响的汽笛,也就是说并未赢得足够的尊重。公众的目光总是集中在明处,去歌颂那些每一代人都在歌颂的伟人英烈们。然而,至圣先师被说得嘴上都生了茧子时,我们也不曾给予那些孤独的行践者一次回首。他们就那样长埋在史书的边角处,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腐朽。然而,这样的悲剧不只是属于他们自身的,在无视了他们的努力时,我们也经常在历史中看到荒谬与空白,找不到伟大事件的缔造者,从而感到一种空虚。是谁舍弃了这些孤独的英雄,又是谁夺走了原本的历史?
  
  请睁开眼看,那一片茂林中踽踽独行的那些人,正庄重地向我们敬礼。而到何时,我们才能久久回响起汽笛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以一种健康完整的姿态,迎向未来。
  
  【给分理由】
  
  作者由材料中的“列车用久久回响的汽笛回敬老计”引发思考,鞭挞了历史与现实中“对‘孤独行践者’的尊重过于吝啬”的状况,眼光独到,思考深刻,立意不俗,发人深省。开篇巧用“场景法”引述材料,形象生动,别具一格。作者纵论古今,横向对比,又能由个人论及群体,视野开阔,积淀丰厚,笔力雄健。
  
  你是一朵孤独的流云
  
  北京一考生
  
  铁路巡道工老计每天在深山中独自一人巡山,守护着往来列车的安全,一千就是几十年。他也曾孤独迷惘,也曾失落痛苦,却依然坚守岗位,数十年如一日。为何他可以耐得住如此孤独、寂寞的光阴?我想,大抵是因为他心中有一份不变的热诚与责任感吧。他就好似一朵孤独的流云,在天边一个人徘徊。
  
  但这流云终不会永远地孤独,终有一天它会遇到另一朵,甚至另一群同样孤独的流云。在蓝色的天空下彼此相视,微笑。于是,流云连片聚成云海,心底的共鸣交织成这天空下不褪色的奏鸣曲。于是,你似乎听见了另一群流云的呼唤。
  
  在那遥远的大海深处,有隐约的光亮在闪烁,那是潜艇观测员不眠的探照灯。他终年与这孤独的黑暗相伴,直到这海底再没有未知的神秘能阻挡前进的步伐。在那冷寂的雪域高原,有灼眼的火光在跃动,那是边防战士们取暖的篝火。他们日复一日地守卫着身后的家园,直到把自己站成一座活着的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